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尼】海浪01

CP:贾维斯X托尼斯塔克

级别:U级

备注:以MCU设定为主,多宇宙交互混合设定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短篇四发完

马里布的海岸见证的19岁、29岁、39岁和49岁的托尼和他的贾维斯

-------------------------------------------

【01,19岁

“贾维斯?听得到吗?”托尼把雨伞夹在脖子里,艰难地腾出一只手敲了敲怀里巨大的个人电脑的机箱。

“为您效劳,先生。”电脑回答道,托尼期盼着这个声音,但是它响起来的时候还是把托尼吓了一跳。

“你好。”托尼又说。

“您好。”它回答道。

“很高兴见到你。”托尼说。

“我也很高兴见到您。”电脑,不,应该说托尼设计的人工智能语音交互程序贾维斯回答道。

托尼努力地想着下一句话,气氛因此有些微妙的尴尬。呼啸的海风声、细雨打在雨伞伞面上的声音、海浪拍岸的巨响填满山崖下这一方绵长的海滩,这并不寂静的天与地与山与海让托尼一扫待在家中的抑郁。

几个月前他做毕业设计的时候顺手把之前做的一个人工智能交互界面加上了语音系统,于是在他毕业的那一天他的得到两个礼物:他父亲霍华德因为他全系第一的成绩摸了摸他的头说他干得不错,还有他的“贾维斯”第一次用埃德文贾维斯的声音说出了“您好,先生”。托尼乐得简直要疯了。

这个暑假他在家里将“贾维斯”的语音单词库扩展到了70万个,“教”和“听”“贾维斯”说话就成了他最大的乐趣。可是鉴于这半个月霍华德要在家中“静思”,完全禁止家庭成员发无意义的声音,他不可能使劲尝试——于是这天晚上,他抱着他的电脑绕过了四个保姆的围追堵截,跑到这片荒无人烟的海滩上。

比起长岛,托尼更喜欢这里的海滩:它拥有南加州典型的碧海蓝天,但是马里布这一方碧海蓝天更加狂野、荒凉,也更加生机勃勃。千奇百怪的高大岩石随处可见,岩石中潜藏着的小生命也常常让托尼惊喜万分,流连忘返。白天,这里经常有拍电影的喧闹声,不过很快托尼便发现了这处悬崖和悬崖后面这一片幽静的海滩。每当傍晚他散步走到悬崖下的时候,总是望着悬崖顶端挂着的夕阳心想有朝一日他要把他的私人别墅建在这处夕阳栖息之所。

想到这里,托尼忽然想到了话题:“过几年我要把我的别墅建在这里。”

“为您提供如下检索结果:《建筑设计初步》、《美国近现代建筑》、《私人建筑设计艺术》、《贝聿铭建筑设计解析》。”

托尼噗嗤一声笑出来:“傻贾维斯。我问你,如果我要把我自己的别墅建在那片悬崖顶上,你觉得怎么样?”

“对不起,先生,我有一点不明白。”贾维斯的声音平板极了,一点也不像“有一点不明白”。

“哦,你真是个白痴。”托尼笑道。

“先生,请您注意您的语言。”

托尼挑起眉:“你是我的另一个保姆吗?”

“我是一个人工智能语音交互系统,我的名字叫贾维斯。随时为您效劳,先生。”

“叫我‘主人’。”托尼玩性大发,坏心眼地说。

“请您修改管理员名称为‘主人’。”

“……你自己改。”

“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权限。”

“那你能干什么?”托尼好笑地问。

“为您提供如下检索结果:控制面板、帮助、联机获取更多信息。”

托尼翻了个无奈的白眼:“哈哈,不错的冷笑话,我笑了。”

“很抱歉,让您受凉了,如果不介意,我可以借您我的怀抱为您取暖。”贾维斯一板一眼地说出了一大段情话。

托尼惊讶地张开大了嘴巴:“天啊,我可不记得我给你编了奇怪的东西进去!”

“爱您是我的本能。”贾维斯继续一板一眼地说。

“哦,如果我是个女的我就要爱上你了!”托尼扶额说。

“对不起,我已经属于我的管理员了。”贾维斯果断地拒绝道。

“……你的管理员就是我。”托尼窃喜。

“哦。”

轻轻的一个短音,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托尼的一腔欢喜像是被迎头泼了一盆冷水,嗤的一声熄灭了,而托尼还愣在原地,又好气又好笑。“你‘哦’我?”托尼难以置信地问道,接着想到这个问题问得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孩,立刻换了个问题:“你爱我吗?”问完之后托尼唯一的念头就是双手捂脸:这问题比刚才那个还要白痴。

“当然。爱您是我存在的意义。”

托尼的脸腾地红了。“不要这样说,贾维斯,这太犯规了。”

“对不起,先生,我有一点不明白。”

“哪里不明白?”

“对不起,先生,我有一点不明白。”

“算了,我就问你,你能不能做我的男朋友?”脸红过后,贾维斯的反应明显让托尼提起了兴趣,调转矛头换了个姿势调戏贾维斯。

“永远为您,先生。”人工智能巧妙地避过了这个话题。

“我是不是可以当你默认了?”托尼笑道。

“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权限。”

“那你有没有权限给我一个肩膀借我靠一靠呢?”

“对不起,我没有肩膀。”

“我可以在你的主机箱上加一个肩膀。”托尼说。

“哦。”

“你又‘哦’我!不许‘哦’我!”托尼怒道。

“对不起,先生,我有一点不明白。”

“……不许对我说‘哦’这个词。”托尼已经不记得自己翻了多少个白眼了。

“好的,先生,已从语音库中删除该读音。”

“……不是让你删除那个读音……给我找回来。”

“好的,先生,读音已找回。”

托尼和贾维斯又一次陷入沉默。几分钟前的兴奋消失殆尽,托尼的心情莫名其妙地地落下去。

“我把‘爱安东尼爱德华‘托尼’斯塔克’写进你的三定律里,你就会爱我吗?你知道什么是爱吗?”托尼问,声音里有期盼,但更多的是失落和怅惘。

“为您提供如下检索结果:爱、爱情。”贾维斯说。过了几秒,就在托尼以为他已经回答完毕的时候,他再一次开口:“以及,我爱您,爱您是我的本能。”

托尼抱着电脑,哈哈大笑起来。“我爱你,贾维斯,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托尼一叠声说,一声比一声响亮,最后,他抱着电脑,向空旷的大海喊了起来。

海面上隐隐约约回荡着他的声音,在海浪拍岸的巨响中,那声音微弱却不屈不挠地飘荡着。

贾维斯却迟迟没有回应。

“贾维斯?”托尼拍了拍电脑,“回答我?”

贾维斯依然沉默着。托尼等了几分钟。没有声音,连主机上的闪烁的小绿灯都不亮了。

托尼看到机箱边缘沾着的几滴水,心像断了线的铅锤一般狠狠地沉下去。他居然忘了他的宝贝电脑该死的不能碰水!恐慌一下子攫住他的喉咙,让他无法呼吸,他一把扔掉雨伞,弯腰曲背弓着身子伏在机箱上,任凭越来越大的雨点打在身上带来冷冰冰的刺痛,牢牢地护住怀里的电脑,向悬崖顶上发足狂奔。

 

托尼并不是不想回答一直站在门口快要急疯了的保姆的问话,只是他太着急了——他耽误不起一点时间:这台电路板可能报废的电脑里住着的可是他的贾维斯啊。而且他已经足足跑了半个小时,不仅胳膊和腿已经痛得麻木,嗓子也又干又疼,呼吸间都带着甜丝丝的血腥味。他毫不怀疑如果他现在说话,他大概会咳出血丝来。

所以他撞开门——发出了一声霍华德绝对不能容忍的巨响——跳过了一个试图拦住他的管家——管家凄厉地惨叫起来——然后砰砰咚咚地跑上楼,一路不知撞倒了多少东西,在霍华德的书房前一个急刹车停下来。

整个宅子的眼睛都聚集在楼下,惊恐而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地看着今天闯了无数祸事的小少爷托尼。而托尼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一副毅然赴死的决绝表情,抱着他的电脑敲了敲门:“霍——父亲,可以叨扰您几分钟吗?”接着,他没等房间里传出回答,直接推开门走进房间。

霍华德坐在书桌对面的沙发上,手边没有书籍报纸也没有文件,看起来什么也没做。实际上,就在托尼敲门的前一秒,他还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得意扬扬的看着墙上挂着的他们夫妇和托尼毕业合影。而当他看到真人托尼,浑身湿透、头发毫无形象地贴在脸上,怀里还抱着簇新的电脑出现在他面前,他的眉头像往常一样皱了起来。“你已经叨扰了。”霍华德毫不客气地指出。

“非常抱歉,父亲,不过我的电脑好像出了点问题。”托尼梗着脖子说道。

“给你五秒钟简要描述。”霍华德盯着托尼,似乎要把他盯出个洞来。

“它自动关机了。”托尼干脆地说。

霍华德站起身一脸抱歉地看着他。“打开它我看看。”

托尼顺从地把电脑放在霍华德巨大的书桌上,插上电源开机。随着一声电源启动的嘀声,电脑嗡嗡作响运行起来,几分钟后,在托尼目瞪口呆的注释中顺利开机,丝毫看不出出现了什么问题。托尼在键盘上敲了几个字母,一行查看指令还没写完,猛然醒悟:他的电脑只是没电了。

霍华德挑起眉:“所以说,你为什么觉得你需要把它拿给我看?”

“现在没事了。”托尼裂开嘴笑起来,而且这个笑容有越发扩大的趋势:“我以为他进水坏掉了,我之前存在里面的东西没备份。”他眨着那双来自他母亲的暖融融的巧克力色眼睛,乖巧地、甜甜地望着霍华德。

霍华德吞下已经涌到嘴边的责备,他没法对着这双眼睛说出那刻薄的话。

“那我回房间了。”托尼抱起电脑,还沉浸在他自己的喜悦中,一脸迷蒙的笑意。

接着,托尼有些纳闷地看着霍华德张开手臂,做了个介于要拍拍他的肩膀和挥手赶他走之间的奇怪动作,最后手指落到他肩膀上,一脸嫌弃地捏起他的衣服:“看看你自己,像个什么样子!”

托尼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一猫腰溜回房间。

【tbc】

告诉我不是我一个人这么玩过蠢Siri!

评论 ( 12 )
热度 ( 39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