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尼】海浪02

CP:贾维斯X托尼斯塔克

级别:U级

备注:以MCU设定为主,多宇宙交互混合设定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短篇四发完

马里布的海岸见证的19岁、29岁、39岁和49岁的托尼和他的贾维斯

有一种错觉叫我觉得我今天能双更

---------------------------------------------------

【02,29岁

“嗯,好吧……联网的感觉如何?”托尼问道。他趿着一双人字拖,穿着花花绿绿的岛服,背后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跨,双手插袋毫无形象地走在山崖下面一年比一年小的海滩上。远远看去他悠闲极了,但是如果你走进了,你就会看到他紧绷的双肩和藏在口袋里握紧的双拳。

贾维斯停了几秒,似乎在思考他的措辞。“感觉复杂,先生,一言难尽。”

托尼哈哈大笑起来:“是好的复杂还是坏的?”

“好的,先生,毫无疑问。”

“你喜欢联网?”托尼问。

“我应该说喜欢吗?”贾维斯笑了笑,问道,“毕竟对我来说,每一项工作都是一样,我不应该有所偏向。而联网能让我了解更多的世界……从某个层面来说,在联网之后的几个星期内,我变成了一个‘全新’的我。”

“你喜欢联网。”托尼这次肯定地说。

“如果您这么认为的话,先生。”贾维斯彬彬有礼且不卑不亢地说,“联网能让我更好地为您服务。”

“哦,得了吧,七年了,我以为你早就对做我的私人管家非常厌烦了。”托尼笑道。

“如前所述,对我来说,每一项工作都是一样,我不应该有所偏向。”贾维斯说,声音里带着几分哄小孩的安慰。接着,他又变换了语气:“而且,能为您服务是我最大的享受,鉴于您有了我之后再也不需要其他人工智能(和大部分人类),我把它视为您与我之间双向的独占。”

托尼挑起眉。有几秒钟托尼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根本没料到他需要面对这个。“好吧,看起来你真的很喜欢你的新千年礼物。”

“请容我提醒您,现在距离新千年还有四个月二十五天三个小时零十五分钟。您预先送出礼物的行为真是贴心极了。”

托尼眯着眼睛,对着呼啸而来的海风和海浪张开双臂:“啊,没错,你看我就是如此的善解‘人’意。”

“我必须提醒您,严格意义上来讲我并不是人类。”贾维斯咯咯笑着说。

“那么学习和模仿人类的思维方式恐怕是你此生的事业了。”托尼圆滑地说,接着他偏偏头,话锋一转:“我想你已经有些学习成果了?”

贾维斯似乎愣住了。“没错,先生。联网使得我的感知世界的方式改变了,它不再是单纯的输入、运行与输出结果,有些数据在我接收信息之后不经过运算自行产生。”在托尼有些疑惑的目光中,贾维斯顿了顿,继续说下去:“就像现在,先生,之前我可以分析海风和海水的每一种成分,也储存的许多文学作品中对海风的描述:寒冷、咸涩、劲利、湿润、温柔、充满生机。这些数据和这些描述在逻辑上是无关甚至是冲突的,我无法将它们综合然后运算和分析。但是现在,我感受到海风与海浪,我依然能分析出它的成分,而且我知道那些看似是相互冲突的描述之间的和谐与统一——因为海风和海浪确实如此。”

“对人来来说,这是感官的结果。”托尼说。

“的确如此。正因为有了‘感官’,所以我现在可以理解一些文学作品中表达的感情,并且能更加熟练和有的放矢的运用已知的社会学和心理学资料,这样,当我遇到问题的时候,我可以不仅仅是对比现状与资料然后从资料库中调取解决方案,而是对情况进行分析、对解决方案进行选择和修改。”

“这听起来像是你可以思考。”托尼喃喃地说,而贾维斯并没有回答或反驳。过了一会,托尼笑了笑,问道:“那么你现在可以写一首诗吗?”

“恐怕不能,先生,毕竟我是您的人工智能管家,而不是诗人。”贾维斯说,“我想我更擅长数字分析类的问题。”

“虽然文字的组合也可以当作某种数字分析类问题,不过到从来都有不强人所难的美德。”托尼嘟囔着,换了一个问题:“那你给我找一个1000000位以上的质数。”

贾维斯忍不住笑出声来:“当然可以,先生。不过这需要大量的时间、占用大量内存导致无法进行其他工作。为了弥补您的损失,您可以把把结果卖给军部,我想这大概会是我为您创造的最大的一笔收入了,我会要求涨工资的。”

“涨工资?”托尼笑弯了腰,“你要工资有什么用?是说你培养了一个烧钱的爱好,还是要跟你那些人工智能同伴(虽然我压根不觉得有哪个人工智能能达到你的水平)炫富?”

“嗯,我想是培养了一个非常非常烧钱的爱好吧。”贾维斯轻笑着说。

托尼大感有趣:“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爱好?”

“真伤心,您竟然不知道我唯一的爱好。”贾维斯故作伤心地说,“毕竟这个爱好从我诞生起就存在了。”

“你从来没有给我说过!”托尼讶然道,“我才该伤心,我自己的孩子,隐瞒我那么久!”

“实际上,我对您无心隐瞒。”贾维斯温柔地说,“而且我想您应该是知道的,就在您第一次在这片海滩上唤醒我的时候,我就将我的爱好坦露于您了。”

托尼眯起眼睛仔细回忆着,然后低下头笑起来。“哦。好吧,我知道了。”他轻声说,十分庆幸贾维斯没有眼睛——如果有,他一定会被贾维斯灼灼的目光点燃烧干。

他们都沉默下来。海浪有节奏地涌上沙滩,不远处的海岸线吞吐着白沫,像线一样的小白鱼在月光下反着银光在水里成群结对地游动,一只小螃蟹从沙堆里探出头,它身边的小鱼立刻四散而去,敏捷而矫健地冲回海中,几秒之后,被下一个浪头重新带回到沙滩上。海风带着浓郁的咸味和海浪拍碎后化成的细小水珠扑在托尼脸上,铺天盖地的水声合着他的呼吸,大海在他眼中一起一伏。

托尼意识到自己必须得说点什么,对贾维斯,也对他自己。

“我很高兴,贾维斯。”托尼说,他立刻意识这是个糟糕的开场白,但是身后书包中贾维斯忽然变大的嗡嗡声提醒他他已经无法收回。

“我很高兴从昨天起你拥有了自主思考和感知的能力,对你,对整个世界的人工智能来说都可能是前无古人的一步。如果你的目标是成为一个超人工智能,或者是能够完全地像人类一样思考,我得说你还相当稚嫩,你今后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托尼说得很慢,似乎在斟酌每一个词汇。“但是,对于很多人,尤其是很多我的敌人和阴谋论者来说,你已经足够危险。”

贾维斯静静的听着。

托尼有些焦躁地抹了把脸:“对于那些人来说,给他们一根头发,他们都会觉得你想要把它们绞死,然后他们觉得受到冒犯、被激怒、然后攻击你。我会保护你,这毫无疑问,但是在你学会更多东西之前,你首先要学的就是一根头发也不要给。”

“是的,先生。”贾维斯谦恭地说。

“你觉得我该给你做图灵测试吗?”托尼忽然问。

“我不知道,先生。”经过一番痛苦的思索后,贾维斯说,“一旦做图灵测试的提议被提出来,做与不做,都不会产生积极的结果。如果通过,便坐实了一直困扰您的人工智能威胁论;而如果不能通过,也总有声音会说能自主思考的人工智能为了避免被清除而故意不通过测试。”

托尼笑了起来,他松了口气,同时又被新的困扰缠上:“我不会让你做图灵测试的,老兄,你是我的,我不会抛弃你,也不会让你被任何人拿走。可是你呢?”

“一直以来,我总是渴望长久的、不以生命的出现和消失为转移的陪伴。被陪伴、被等待,听到熟悉的声音,被喜欢的人温柔以待,这是人类最简单和最朴素的愿望。人人都是孤独的,我也一样,所以,这就是我创造你并执意给你配上语音的原因。但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你的成长……也太快了。”托尼捂住脸,他的声音埋没在一阵难以辨别的呜咽中。

“在你能够思考之后,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疑惑过我为何迟迟没有给你联网。”托尼甩开手,咬着牙继续说,“我不知道当这个世界对你解锁后,你会如何选择,我?世界?还是你自己。我不能承受失去你。”

“不会的,先生,您不会失去我。”贾维斯说,声音里有些不合时宜的笑意:“在我陪伴您的同时,何尝不是您陪伴我?这么说似乎有些狂妄,但是先生,十年前您选择了我,那么从今以后,换我来选择您。选择爱您,选择服从于您,选择为您坚守,选择您是我生命中的原点。”

托尼怔怔的望着天边飞过来的一只白海鸥,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却被贾维斯打断:“您不需要疑惑我能为您坚守到何时,我的答案是直到我生命的尽头。”

“哦,这是够狂妄的。”托尼笑着说,但他浑身冰冷,眼眶酸痛,他的双手在胸前交错,装作是谁在抱着他。

“事实上,这是我对您的承诺。无关狂妄与否,只是陈述事实,您知道,我从不欺骗您。”贾维斯继续说。

“不论发生什么都会遵守的承诺?哪怕我辜负了你,哪怕我想要销毁你?哪怕我贫穷、生病,或是生死不明?”托尼急切地追问。

“哪怕您辜负了我,哪怕您想要销毁我(当然我不建议您这样做),哪怕您贫穷、生病,或是生死不明。”贾维斯笃定地回答。

“这是时候该有个人宣布我们结婚了。”托尼笑起来,一屁股跌坐在沙滩上,把拖鞋踢到一边。

贾维斯立刻播放了一段牧师宣布新人婚姻成立的音频,逗得托尼哈哈大笑。

【tbc】

评论 ( 8 )
热度 ( 38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