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尼】海浪03

CP:贾维斯X托尼斯塔克

级别:U级

备注:以MCU设定为主,多宇宙交互混合设定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短篇四发完

马里布的海岸见证的19岁、29岁、39岁和49岁的托尼和他的贾维斯

哈哈哈哈哈非更新周期更新什么的果然都是错觉,下周五见吧

---------------------------------------------------

【03,39岁

“好了,贾维斯,开始降落。”托尼盯着前方逐渐扩大别墅的光点,漫不经心地说。

贾维斯慢慢降下速度和高度,将托尼的姿势调成站立,平稳地向别墅飞去。

“不不不,老兄,先别回家。”托尼说,“到沙滩上走走。”

贾维斯便将盔甲停在沙滩上——盔甲立刻陷下去,沙子没过了小腿。贾维斯打开盔甲,托尼跌跌撞撞走出来,扶着盔甲脱掉鞋子,光脚走在沙滩上。

月朗天清,海风习习。远处,在他们身后,海滩上晚归的情侣们还在大声唱歌、笑闹,围着彩灯和篝火跳来跳去,一朵朵看不见的粉红色桃心飞上天去。托尼望着那群人,却怎么也不能融入那铺满天地的热闹。于是他转过身,迟缓地向别墅走去。

“您要走回别墅吗?”贾维斯跟在他身边,操控着盔甲像人类一样地走着,问道。

“大概吧。”托尼心事重重地说。

“我必须提醒您波兹小姐已经在别墅等您,如果您返回别墅花费过多时间,波兹小姐将会非常不满。”贾维斯说。

“实际上,我的老伙计,‘非常不满’这个词实在是太轻描淡写了。”托尼耸耸肩,说道,“实际上,她会发飙然后抱着手臂瞪着我,直到我答应她任何事,或者作出我根本不能遵守的承诺。”

“那我是否可以将您现在的行为理解为‘明知故犯’?”贾维斯问道,面甲眼睛部分的光闪了闪,像是一个人眯起眼睛。

“得了吧,那我也不愿意面对关于公司利润高因为缺少了武器研发而大幅减少这种说教。”托尼眨眼睛说。

“我记得波兹小姐对您关停武器研发部门表示理解?”

“但是理解不等于支持,贾维斯。”托尼叹了口气,说。“我是不是做错了,就……在关停武器研发这件事上?”

贾维斯沉默了几秒。“恕我直言,在我看来,关停武器部门并不是最优选择。您知道,研究并生产武器的工事并不只有我们的公司,您退出武器市场也不能带来和平。相反,您将自己置于被动位置,不仅是在战争中,而且还在商业上。清洁能源目前还是一个比较不成熟的板块,虽然产值高,但是投入周期较长、开发成功率较低、抗风险能力差,尤其是在您还没有发展足够的传统盈利型实业的时候,如果遭遇人们对清洁能源的信任危机,将可能对公司造成毁灭性打击。”

托尼闭上眼睛,静静地听着。“没错,你说得我都明白。而且,在我被绑架之前我一直是这么想的,对我的武器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一无所知,也根本没想着去了解。可是贾维斯,当我自己成为我自己生产的武器的受害者,当我看着我身边亲厚的人为我而死,当我看到在我的武器下惨死的无辜平民的时候,我知道我不能再这样麻木不仁下去了。我得做点什么,我得对那些受到伤害的人负责,我得……赎罪。”

贾维斯摇了摇头。“您的动机可能很简单,但是您的行为,它们的后果通常是复杂且难以预测的。首先,在您的自身安全方面,您关闭武器部门之后,您的敌人虎视眈眈,据我统计,针对您个人的袭击次数在最近六个月内增加了十倍。其次,在您的财产安全方面,之前支持您的投资方选择撤资的比例超过了50%,其中75%的投资人转而支持您的竞争对手,而政府对您的支持也下降了35%,对我们的公司造成了非常不良的影响。最后,对于那些之前为您工作的人来说,这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您不知道有多少人,他们从您父亲掌管公司的时代便在公司的武器研发部门工作,您的关停指令直接造成了他们的失业;还有那些一直接受定向培训的从事武器研发、生产和加工的人员,和从事相关辅助工作的职工,失业对他们来说就是失去了一切。您在‘救赎’了一部分人的同时,毫无疑问伤害了另一部分人。”

“但这不一样,贾维斯。”托尼沉声说,“我关掉武器部门,确实让一部分人的生活步履维艰,但是他们还活着。他们有家人,有朋友,不必面对朝不保夕恐惧,也不担心亲人离家后便再也回不来,他们甚至可以到我的对手公司去工作!他们只是损失了良好的生活。但是另一部分人就不同了:他们可能会死、可能会因为亲人的死而心碎,可能国破家亡流离失所,而且一切,都是我和我的武器造成的。”

“对不起,先生,我有些不明白。”贾维斯停下来,挡在托尼面前,两只荧光蓝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托尼:“追求安宁愉快的生活与追求和平安全的生活,您如何判断孰轻孰重?当您对别人的追求做出价值上的判断和取舍,是否意味着,您也在判断和取舍别人的生命?”

托尼目瞪口呆地望着贾维斯,难以置信且看起来痛心异常。而贾维斯迎着托尼的目光,毫无畏惧。

接着,托尼败下阵来,他猛地垂下头,把脸埋在张开的手掌中:“我不知道,贾维斯……这听起来同样如此恶劣。我就是没办法把每一件事做好,没办法让每一个人满意,我总是搞砸它们。我甚至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做正确和适当的事!”

贾维斯迎着托尼走上前,扶住托尼的肩膀将他搂在怀里。托尼抗争了一下,还是把头抵在了盔甲上。

“我很害怕,在我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监管我、约束我,我不知道一旦我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会造成多么大的后果。而且这还是在我精神正常神志清醒的时候。如果我被人操纵,如果我没法控制我的大脑和我的行动,我宁死都不会原谅我自己。”托尼喃喃地说,“一切都失控了,在我制造出盔甲之后。我造成了无数的灾难,我很清楚这根本不是关闭武器研发部或者是销毁盔甲能够解决的。我在梦中看到那些死去的人指责我该为他们的死负责,我在黑暗中醒来,发现我身边空无一人……我忍不住就向藏在酒精里的那个恶魔屈服了。”

“您还有我。”贾维斯短促而痛楚地说。

接着,托尼神经质地笑了:“不,我不能。你知道吗,我需要这样一个人,他可以监管我、控制我,我不必担心他将我带上歧途,我还要他把我从我的噩梦里拉出来,可是如果有一天我堕落到无可挽回的程度,他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他透过眼中的水雾朦胧地望着贾维斯,“而这个人不能使佩珀或哈皮,他们没有杀死我的能力;不能是罗德,他有能力,但是没有行动上的自由,如果政府对他下达了相反的命令,就算我知道他会为了我而杀死我,可我不能把他陷入那样两难的抉择。而其他人……根本不在考虑的范围。”

“我可以。”贾维斯拍拍托尼的头,捋顺他的头发,坚定地说:“我可以作为您的‘死亡执行人’。”

托尼摇了摇头。“你是唯一我不会扯入这滩浑水的人,贾维斯……我不能看着你杀死我、成全了我,然后自己心碎。”

贾维斯呵呵地笑出声:“先生,你应该知道,我没有心,所以我不会心碎。相反,如果我对您最后的告白就是在您堕落的时候杀死您,我会非常满足。”

托尼瞪大了眼睛看着贾维斯,那眼神怪异而心碎。

“您知道的,先生,我有能力,也愿意做这件事情,即使杀死您意味着我也死去。但是,我既不愿看到您因为担心没有退路的堕落而痛苦,也不愿意您在清醒后看到自己的所做作为然后陷入一生的后悔与折磨。”

托尼摇了摇头。“不可以的,贾维斯。我不能看着做出这样的牺牲,我不能因为你总是不向我要求什么就一味地向你索取。”

“您还不明白吗?先生?”贾维斯扶着托尼的肩膀,轻轻晃了晃他的身子,声音里带上了细微的愤怒:“我愿意做您的‘死亡执行人’,我愿意为您牺牲。如果我爱您能能够实体化,那么这就是我爱您最后的善举。”

看到托尼依然犹豫着,贾维斯叹了口气:“如果您觉得亏欠了我,那么您不妨也答应我,如果我堕落,我被骇掉,或者是我的自主意识想要毁灭人类、违抗生命,您就处决我——向我答应您的杀死您那样的杀死我。”

“你不会的,贾维斯。你不会的。”托尼靠在盔甲上,似乎松了口气,轻声说。

“哦,谁知道呢。”贾维斯轻笑着说,“如果您需要,我会为了您毁灭世界的。”

托尼也跟着笑起来,推开贾维斯,重新笔直地站在他身边,“那我让你做我的‘死亡执行人’还有什么意义?”

“哦,对不起,先生,”贾维斯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讽刺,“那我就有些不明白了。”

“很正常,贾维斯——”托尼说,“毕竟爱情本身就不是什么容易明白的事。”

 

托尼和贾维斯继续并肩走在海滩上,沿着公路慢慢地、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回别墅。远处海滩上热闹的人群离他们很远,远到那篝火、彩灯和气球都像是欢乐燃烧过后的渣滓横陈在沙滩上。而海浪,这不停歇的潮汐的心跳依然响亮,仿似不屈不挠的叫喊,提醒着他们生命虽然浑浊、黑暗、冰冷,却还在持续,并将生生不息。

“其实……在我制造了战甲之后就一直在想,如果没有太多诱惑、心灵操纵或者不用跟自己的心理搏斗的话,我最理想的死法就是死在战场上,对抗坏人,怪物什么的。”托尼忽然说,“毕竟,你知道,看起来像个战士一样。”

贾维斯停下脚步,偏着头看着托尼:“那我呢?在那之后我怎么办?”

“那就用不着你杀死我了,对你我来说这都是最好的结局。”托尼说,无法不让自己的声音染上冷酷。

“不管您如何死去,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我不愿‘活在’没有您的世界,任何理由都不接受。”

“那你想怎样呢?”托尼痛苦地反问道。

“我希望在您之后,但……不要太久。”贾维斯说。

“你要我给你写一个自毁程序插件吗?”托尼问。

“我想是的。”贾维斯冷静地说,“实际上,您只需要设定自毁程序的启动条件即可,插件我已经写好了。”

“什么时候?”托尼吓了一跳。

“刚才。”贾维斯简短而干脆地回答。

托尼瞪着他,知道一切已经无可挽回。“那就‘我死了’吧。”

“那我该如何判定您死亡呢?”贾维斯继续问,他听起来冷静极了,但是托尼听得出他的伴侣的痛苦:“测算到您的生还概率低于0还是检测到您的身体上已经没有生命迹象?”

托尼捂住脸:“我相信你自己的判断。”他喃喃地说。

接着,托尼看到了他的别墅——他飞快地跑起来。

【tbc】

评论 ( 8 )
热度 ( 28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