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尼】海浪04(完结篇)

CP:贾维斯X托尼斯塔克

级别:U级

备注:以MCU设定为主,多宇宙交互混合设定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短篇四发完

马里布的海岸见证的19岁、29岁、39岁和49岁的托尼和他的贾维斯

在时间线上算是《琐碎的心》的前传?!

-----------------------------------------------

【04,49岁

托尼独自走在马里布的海边,就是他经常来散步的那里。

白天的炎热差不多已经消失殆尽,夜晚的寒冷还没有将这里完全占领,温温凉凉的海风吹动托尼的衬衣和风衣,让他感到了久违的舒爽。海风像是能吹走人心里所有的烦恼和忧思,只让人神清气爽地心中一空。

最近托尼常常会想起几十年前,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那时霍华德还在,也正是因此,他一年只有那么一周能来到这里。他喜欢马里布充满生机的海岸,作为一个在物理和工学的世界中呼风唤雨的少年,他仍然会花上一整天时间趴在他的“秘密基地”的海滩上捉螃蟹或挖贝壳——虽然总是以一无所获而告终。

现在他的秘密基地早已经淹没在因为全球变暖而升高的海水中,他也过了会趴在沙子上等小螃蟹的年纪。不过他到底还是有些收集癖的,他盯着地面,不时捡起一块漂亮的小石头或是小贝壳,在月光下仔细欣赏,弯下腰在海浪中清洗干净,然后放进自己风衣的大口袋里。那里里外外数个口袋中已经装得满满当当,沉甸甸地坠着托尼的肩膀,他为此满意极了。

来享受海风的显然不止托尼一个,在远离别墅的另一片海边,有几对情侣大声嬉笑着玩水。他们又笑又闹,放声高歌,相互喊着对方的名字,听着彼此的声音在海面上回荡,大海远远抛给他们一个回应,他们便因此欢呼雀跃,仿佛彼此的感情被大海认可了,然后就能地久天长一般。

“这都是我三十年前就玩剩下了的。”托尼想。但他还是忍不住被这甜蜜的氛围感染了,也笑着脱掉鞋子,冲到海边站在齐腰的海水中,对着月光下起伏的海面大声喊,“贾维斯!贾维斯!贾维斯!你回来!”

但是没有人回应他。

那些情侣也不喊话了,天地间回应他的唯有静默,海浪拍岸,把他的声音卷起来、送回来、拍碎在沙滩上。

他的好心情被一扫而空,但他仍然喊着,直到海滩上充斥着贾维斯的名字和他含泪的诉求,直到喉咙疼痛嘶哑得只剩下血腥味,什么也说不出来。

可是贾维斯也没有回答他。

他跪倒在沙滩上,仰面躺在潮水中。冰冷的海水包裹着他,淹没了他。你知道海水冷,也知道呛水的窒息。但是你永远不会感受到这种刻骨的冰冻和绝望,永远不会感受到窒息的恐惧和疼痛,除非有足够的悲伤侵蚀掉所有的希望,抽干所有的力量,打碎你的膝盖,让你跪下来,倒下来,躺在海水里,再也不想也不能站起来。

于是托尼望着离他越来越远的满天星辰,闭上眼睛。

 

这里是漆黑的,但并不如托尼所想是一片全然的漆黑。

远处还有些光,星星点点地浮动在那里,像一盏盏温暖的灯,让托尼忍不住走过去。

走得进了,他才看见那不是灯,而是一个人,背对着托尼坐着,暖橙色的光点在他身边环绕。听到托尼的脚步声,那个人转过头来,看到托尼,脸上挂着一个笑容,似乎是欣喜又似乎是疑惑。“先生?”那个人问道。

托尼一下子落下泪来。这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贾维斯——而且是他们之间隐秘的约定,一个人类样子。

托尼永远也不会忘记这张脸。他刚刚穿上战甲那会儿,不止一次地想给贾维斯做个实体。他们甚至在工作室里投影了一大堆演员的照片打算当作面容的模板:托尼让贾维斯首先用“英国”当红“男演员”做关键词检索,然后看着贾维斯把他们的照片和身材投影到面前。

工作室被形形色色的演员照片铺得看不见东西的场面着实把托尼吓了一跳,他一目十行地在那些照片上扫来扫去。然后,他看见了那个有着一头浅金色的短发和一双浅得发亮的蓝眼睛的青年。可是制作实体的计划从那之后一直搁浅着,贾维斯便一次也没有来得及用那双发光的蓝眼睛看过托尼一次。而现在,贾维斯就那样站在他面前,金色的头发闪闪发光,眼睛正如托尼无数次想象地那样美。

托尼想要抱抱他。

这个念头刚刚产生,他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动起来,托尼无法形容那一切都是如何发生的,但是当他回过神,他已经靠在贾维斯怀里,紧紧地搂着贾维斯,脸在贾维斯崭新挺拓的洋服上蹭来蹭去。“贾维斯……贾维斯。”托尼一声一声轻轻呼唤着。

贾维斯也抱紧了托尼,拍拍他乱蓬蓬的头发,低头看怀里一脸迷醉的人,无奈地笑出声:“我就知道,我早就该知道的。”

“你不知道,你什么也不知道。”托尼低声控诉道,让自己离开贾维斯一点,仔细看着贾维斯的脸。

贾维斯叹了口气,伸出一根手指撩开托尼垂在额前的头发,低下头吻了吻托尼的额头。“但是我知道你会来找我,这就够了。”

托尼看着贾维斯那钻石一般闪着光辉的精致的脸,悲伤和委屈一下子涌上来,他想要为自己开脱几句,想要说得话却太多,反倒堵在喉咙,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先生,我没有多少时间,所以请您听我说——”贾维斯再一次吻了吻托尼,蓝眼睛深深看进棕眼睛,“我很抱歉我如此仓促的离开您,为此让您伤心难过,是我最痛苦的事情。但我并不后悔我的离去,为幻视,也为您想要守护的那个脆弱的蓝色星球。除我之外,这个星球上还有更多精彩和美好的事等着您,不仅等待您的守护,也等待您的创造和参与,所以您不可以来找我,至少现在不可以。”

托尼摇了摇头,急切地张开嘴想要说什么,贾维斯却按下一根手指在托尼嘴上,堵住了他的话。“我在您的床头给您留下了花(注1),想来您是没有看。回去花点时间慢慢看看它吧,看懂了,然后再来找我。”

贾维斯的身体在托尼的注视下渐趋透明,托尼惊慌地越是想要抱紧他,他便消失得越快。

“现在请您回去吧,回去生活、战斗,不要担心您的身后空无一人——您知道的,即使您看不到也感觉不到,我仍会陪在您身边,不会离开您。”

托尼看着贾维斯变得透明和黯淡,身上的光点像是被风吹散的沙子一般消失在黑暗中,只留下一个小小的橙色光球在他手心跳动。“好,我回去。”托尼闭上眼睛回答道,声音喑哑。

贾维斯松了口气:“那您下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恐怕会是很久、很久以后了。在您回去之前我还有一个小小的私心——”贾维斯一跳一跳地离开托尼的手掌,飘带他面前,落在他的额头上,然后飘下来,久久地停泊在托尼的嘴唇上。

“我爱您。”暖融融的光球闪了闪,飘进托尼心脏的位置,消失了。

“我也是。”托尼对着黑暗,低声而坚定地回答道。

 

新鲜湿润的空气刺得托尼喉头阵阵发疼,托尼睁开眼睛,漫天星斗此刻如此温柔地注视着他,他躺在湿漉漉的沙滩上,海浪还在轻轻柔柔地拍打着他的脚和小腿。

没有无尽的黑暗,也没有贾维斯,托尼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凌晨的海滩上。他翻过身狠狠捶打着潮湿坚硬的沙滩,放声大笑,不住地舔着贾维斯曾经停泊过的嘴唇——那是他们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接吻——然后他把口袋里的石头掏出来,一把一把用力扔向大海。

他见到了贾维斯,就想他一直以来期盼的那样,并且贾维斯对他说了很多,但他依然觉得贾维斯什么也没说,至少没有一句是他想听的、没听过的。

托尼仍然在侧躺在海滩上拍打着沙滩,粗粝的沙子让他双手疼痛不已,但他毫不在意,他只想回到那个“梦”里,揪住贾维斯漂亮的衣服前襟厉声质问他:说得好听,回去生活、战斗,不要担心身后空无一人——但是他身后还有谁呢?他担心他做出越界的事,在神志清醒或并不清醒的时候,而现在已经没有一个人(或其他什么的)能牵制他,拉住他,牢牢抓住他的手阻止他的堕落,把他从深渊之中拉出来。他就像脱了轨的列车,前进的方向已经不可预料,谁也不知道他的终点将会在哪个可怕的地方。

更何况,活在没有贾维斯的世界对他来说来说同样痛苦,而他同样不接受任何理由去驳斥这个论点。

可是现在,躺在这片海滩上,他忽然意识到几个小时前的自己愚蠢得不可救药,即使那是为了贾维斯。在可见的将来,他发誓他再也不会这样做。

他可以为了贾维斯负痛前行,但这将会是一场残酷的修行,托尼可以预见,他的余生都将在这场缠斗中耗尽。

托尼坐起来,夸张地挥舞着手臂——盔甲裹挟着嗖嗖的破空声飞过来,贴在他身上——喷气装置轰然作响,把他推向海面上升起的太阳,像一颗刺入心脏的子弹。

唯余海浪拍岸声声碎(注2)。

【fin】

注1:详见《琐碎的心》。

注2:本句引用自弗吉妮娅伍尔夫《海浪》。这是一本意识流小说,小妹数次试图阅读,然而每一次都死在前十页,遂某一次怒翻至结尾,看到这一句,特别喜欢。没有看过全文,所以不知道情节(囧),如果引用含义不恰当,请小伙伴批评指正!顺便推荐没有看过《海浪》的小伙伴们挑战一下自我?!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