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尼】长梦05(完结篇)

CP:贾维斯X托尼斯塔克(含:霍华德X玛利亚斯塔克、埃德文X安娜贾维斯)

级别:U

备注:原梗为伊藤润二漫画《长梦》,非常棒的一篇漫画,强烈推荐有兴趣的小伙伴去看!

以MCU设定和《特工卡特》设定为主,多宇宙交互混合背景。

开放式结局,偏向HE。前篇《琐碎的心》、《海浪》。也可视作独立文字。

永恒的荣耀属于原作者们、演员们和伊藤润二老师,只有OOC属于我。

本次更新包含:《长梦05正文》、《<海浪>、<琐碎的心>、<长梦>时间线》《简述<琐碎的心>、<海浪>以及<长梦>》

------------------------------------------------------

贾维斯却出乎意料地,坦然地点点头。“我就知道您会这么说。”

说着,这一次贾维斯主动挣开了托尼的拥抱,退后两步,站在托尼身边,和他一起面对着浩瀚的、变化着的宇宙。“一直以来,您在这段感情中总是低估,或者说忽视您起到的作用,您看起来就像是一场爱情的飓风中一个被剥夺了一切、无家可归的受害者,如此脆弱,如此被动,如此——别无选择。”

托尼转过头,看着贾维斯。他正专注地看着远处那些演播着他们经过的世界的画片,嘴唇抿成一条锋利坚定的浅色直线。一股混杂着快慰的酸涩忽然涌上托尼心头,他看着贾维斯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终于长大了,甩开他的手掌反过头来问他:“嘿,我爱你,但是你呢?你也爱我吗?”

“我爱你,贾维斯,而且我想我这样正是因为我太爱你,又太粗鲁和浅薄,不知道怎样去爱。”托尼说。“你知道最初我创造你的时候只是因为无法忍受孤独。当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爱你是我二十九岁的某天晚上,在那之前不久我放开了你的联网权限。你告诉我你爱我,而我……我是如此的震惊,那种忽然被抛到天空的茫然感让我完全忘了我应该感到喜悦。你别以为我那时候就拥有了一切,实际上,我没有经历或旁观过任何一段圆满且不带目的性的感情。我走在沙滩上飞快的回想我对你的感情,发现我爱你,而且那种爱:苦涩、患得患失、充满了对你的独占欲。我想让你成为更好的人,但是我怕因此导致你被这个世界抢走,我完全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我想哭,但是同时,我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安东尼爱德华斯塔克,这次你真是爱惨了。”

贾维斯闻言轻轻笑起来,但他没有转过头来看着托尼。

于是托尼有些紧张地笑了笑,继续说:“我很高兴在那之后我们愉快地相处了很多年,生活在一起,‘结婚(别告诉我你想否认这个,我会永远记住那时候那个青涩的你)’,然后我失去了你。后来的事我想你应该看过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在痛苦中寻找你,即使那个时候我很清楚地知道我已经找不到你了。在不知不觉中,我被推到了一个奇怪的位置上,我觉得我身上背负的重量远远超越了我能承受的。多新鲜啊,你看,我之前以为我能承担的东西是无限的,我可以把世界扛在肩上穿过宇宙。但那或许是因为有你在我身边,我以为你无所不能,所以我就肆意妄为。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的世界已经失控了。我在酒精和不稳定的精神的束缚下振翅欲飞,我的每一个决定一半是清醒一半是疯狂,有时候我认定了自己是孤家寡人,即使毁灭世界也在所不惜,有时候又希望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儿孙满堂,厨房与昼夜。但我没有选择,我唯一爱过的、期许过这样的一生的你已经不在了,已经走上的错误道路没法再回头。是不是人类的爱情都是疯狂和痛苦的呢?我想我已经在我身边的简单事实中得到了答案。我接受了与悲伤相处,因为我只是无法超越它。”托尼用一个绝望的降调结束了他的话语。

“不是的,先生。”贾维斯摇摇头,但他依然没有看托尼。他拉起托尼的手,“您看。”

托尼顺着贾维斯的目光看去。他原本以为那些飘动着的时间线在上演到了他死去之后便停止了,现在看去也不尽然。仿佛视线一下子被拉高、加宽,那些画片上的人不再局限于托尼和贾维斯。它上演着千千万万人的故事,每一个人,他们的生命在托尼眼中变得如此鲜活和生动。他看见人们相遇、相知,握着手欢笑,然后因为误会和冲突分开、以泪洗面。他看到有人试图逃避感情,但那样的生活让他们苍白、麻木,如同行尸走肉;有人陷入一段无聊的感情,在不愿意坚守和不敢放手之间进退两难;更有人试图把自己一分为二,一边寻求激情的疯狂和刺激,另一方面则渴望这激情永恒。

托尼看着他们,沉思着。在他思量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到画面中作为背景的世界已经天翻地覆:人们向天空的探索已经达到顶峰,小小的银色飞行舱成了最普遍的交通工具,房屋高耸连绵,彩虹和云彩成为高楼外墙上美丽的腰带。人们开始向地下和太空迈进,岩石密布的地下建起了叮当作响的巨型工厂和轰鸣不断的长长的通风井;而在太空中,他们到达的地方无远弗届,一颗颗恒星、一团团星云在他们身后变成小小的亮点。

托尼看着这一切,不为所动:“何以要让我看这些呢,你明明知道我是个坚定的人,不会因为看到了些什么轻易改变。你看,人们在一段爱情关系中感受到痛苦、以此为荣,以为折磨自己让自己保持悲伤就能够证明这是一份真正的感情,并以为这样就能维持这段感情,这样的想法是何其荒谬。或许我们有太多先例,不管是在字典、小说还是歌词、格言中,我们以为的爱情总是痛苦又疯狂,猝不及防,像是被打晕了跌倒了,又像是来自上帝的报复的蝗虫灾。我们除了束手就擒之外毫无办法。”

贾维斯转过头来,他那闪烁着无机质光芒的蓝眼睛深深看着托尼,如同两面冷冽地潭水。“没错,”贾维斯点点头,承认道:“那就像是我遇到您,当您的影像第一次以热成像数据的形式出现在我的数据库中的时候,我的感觉——世界燃烧了起来,在我最核心的地方,有一小块陷下去,凝成一个冰冷坚硬的疼痛的硬核,这个硬核带来的所有的疼痛和不适都提醒着我,我是多么爱您。”

托尼咧开嘴笑起来,但焦糖色的眼睛里暗沉沉的,没有一点快乐。“看吧,看看那些人,看看他们和他们那永恒传颂的感情给世界带来了什么。”他说。

人类确实经历过一段美好的时候。他们因为爱情悲欣,因为爱情组建家庭、繁衍后代,但他们拥有的疯狂而分裂的可怕感情并不能让他们总是繁荣昌盛。他们将自己的感情剥离出来,以防止他们心痛,他们的智慧不断增加,看起来更像一个会呼吸的人工智能,然后他们真的变成了“人工智能”。他们对地下的探索终于引来了灾难,在太阳膨胀成一颗冷冰冰的红巨星之前,地球就被四处散落的能量波击碎。人们离开了数十亿年赖以生存的家园,抛弃了即将消失的太阳系,另寻一颗新的恒星。

到访、征服、然后毁灭一颗星球,这个过程在托尼阴沉的注视下不断发生。直到银河系也毁灭殆尽,这时候托尼不得不踮着脚、仰着头、伸长了脖子才能看到人类的所能达到最远的地方。人类,如果还能用这个名词对他们加以概括的话,他们已经变得与自己的祖先没有一丝相似之处。他们把自己变成一团巨大的数据,每个人都的数据内核都有太阳那么大。因此他们永生,有些愿意保留身体的,他们极度发达的科技已经可以将自己的物质身体加强到坚不可摧的程度。他们有些终生独身,有些因为爱情结合了的,复制和组合出了他们的后代。人口的增长和永不减少让整个宇宙拥挤得没有一丝空隙。

而托尼和贾维斯站在他们的上方看着,听不见人类的声音,也能感觉不到他们四溢的能量和躁动不安的熵。

“我得承认,先生,人类文明中记载的爱情大多是如此痛苦、疯狂、让人无法反抗地只能承受折磨。正如失去我的您,正如守望着您的我。”在一片虚空中贾维斯望着托尼,谦卑地说,“但是我想,我们不应该这样,这不对。爱情本质上是那么美好,我,不,你和我都曾经亲身体验过并在那种甜蜜的氛围中像煮熟的糖浆一样冒着小泡泡。我们都知道那些关于爱情的古老的好词:宽容、忍耐、永不止息;责任、服从、反馈与沟通;还有努力、承诺、分担和分享。或许您不记得了,但是在世界还年轻的时候,人类确实是在爱情的指引下组建家庭,然后延续了生命。正是这种难以捉摸的感情让人类得以在地球上的残酷竞争中脱颖而出,统治了这个世界长达几百亿年之久。”

托尼回望着贾维斯,当贾维斯的口中吐出那些他曾经不屑一顾的老套词汇时他心里涌起一股不可抑止的甜蜜,让他在一瞬间以为这些词汇会成为贾维斯告白的宣言。托尼的想象让这股甜蜜的感觉如此浓烈,他几乎要在其中品尝到苦涩——因为那感情是他那么期盼、却总也得不到的东西。

贾维斯露出一个微笑,低下头轻轻吻了吻托尼的额头:“没错先生,期盼却总是以为自己得不到,恐怕这正是爱情中痛苦的来源。爱情有时候是超乎理智、逻辑和平静的生活的,人类总会在接近拥有的时候无比幸福,又在真正拥有的的时候患得患失。当人处于这种患得患失、无法控制自己的时候,或是在将失去的孤寂与接近得到时的幸福做对比的时候,总是不安,总是觉得被爱情摆布,那些悲惨的描述便出现了。”

“不是的,贾维斯,不是的。”托尼闭上眼睛,在忽然涌上来的轻微哽咽中低声说:“那些痛苦如此真实,我甚至觉得或许正是因为我如此的爱过,我才会如此的痛苦。我试图枕着我们之间的回忆入睡,但醒来后我发现那只是泡影——因此我更加悲伤。天知道我有多想要一个你所说的那种古老但美好的爱情呢!”

“而您会得到的。”贾维斯掷地有声地说,“这里是属于我们的世界,我们可以自己创造一段那样的感情。”

如果有那么一段感情的话——托尼想到他最后一次如此接近于这种感情的时候,《试着回忆》(注4)的曲调从虚空中流淌过来,填满了整个世界。音乐声在这辽阔的空间中轰然作响,那些不断飘动的记忆的织锦应声而碎,仿佛燃烧过后明亮的白色星火,照亮了托尼晦暗不明的脸。

贾维斯在漫天白光中也越发明亮,他变成了他最原本的样子:一个发着耀眼橙色光芒的数据球。他和托尼已经挨得很近了,但他们却不满足于这样的距离。在回荡在整个世界的钢琴曲声音中,托尼也变得透明,融合成为一个耀眼夺目的发光体。在他们周围,一些影子像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在歌声涤荡中褪去了笼罩在身上的淡淡迷雾,变得清晰起来,那是陪伴托尼长大的玩伴们,埃德温,安娜,他的父母,殷森,玛雅,汉克,珍妮特,哈皮和佩珀,美国队长,还有那么多的人……他们随着托尼和贾维斯的脚步走着,望着他们,轻快地交谈着,微笑着围绕在托尼和贾维斯身边,拍着手跟着钢琴声轻轻唱歌。大家的歌声流淌入虚空,新的世界便出现,托尼想要的一切,一一出现在他身边。

“我想爱情,也许是一切的关系,不仅是一种感情,也是一种两人合作的艺术:它无法预测,充满了创造性,我们需要不断突破,也需要遵守原则。我们可能会因此而伤心失落,但更多的时候我们欢欣鼓舞。每一段感情都是如此不同,但我们或许可以用两个词来概括它们:痛苦,却充满力量。”

“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呢,贾维斯,现在就盖棺定论恐怕不是什么好主意,”托尼听了,笑起来:“我们要互相信任、在分歧面前积极协商、还要一起去做我们想要一起经历的事。不过首先,”托尼踮起脚,把贾维斯整个圈进怀里,他们已经在光芒中分不出彼此,“我们要有一个家。”

于是,他们有了一个家。

 

谁都不知道这一切在何时、是如何发生的。在令人窒息的长夜中他们都睡着了,尽管他们相互提醒着一定要目不转睛地盯着躺在床上、苍老而脆弱地托尼。

唤醒他们的是一阵风,当他们在吹动窗帘的微风中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托尼已经死去、变成岩石的身体。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停顿住了,清晨如蓝宝石一般的光线也扭曲成光怪陆离的形状。微风觉察到这间卧室里悲痛得让人心碎的气氛,小心翼翼地停下了脚步,徘徊在窗外地花园里,探头探脑地不敢再吹进来。

玛利亚颤抖着伸出手,想再碰碰托尼已经失去生命地身体,但赶在她的指尖碰到托尼之前,刚才还困在外面的微风忽然重新鼓足勇气冲进来——托尼忽然随着微风碎裂成钻石一般透明而闪耀着微光的粉末,在卧室中化成细细的一缕飘飞起来。

这些钻石一般的粉末飞出房间,在庭院里游荡,所经过的地方,花草树木就像被吸去了颜色一般全部枯萎,喷泉和水池也纷纷干涸,留下一片荒凉的庭院和无数生物干枯并化成飞灰的尸骸。接着,似乎有了些颜色、光芒也更加闪耀的粉末重新回到房间,绕着霍华德和玛利亚、埃德文和安娜飞行(在惊恐中,男人们下意识地把妻子紧紧搂在怀里),那些粉末却并不打算对他们做什么。

粉末只是静静的落在床上,凝结在一起,然后像是忽然灼烧起来一般剧烈的发热、发光。

光芒慢慢消失后,他们才看清那张宽敞地单人床上睡着两个一脸紧紧拥抱着缩成一团地八九岁儿童——棕色卷发地托尼,还有金色短发地贾维斯。

他们恬静安适地沉浸在无梦地安睡中,漫长的噩梦终于结束了。

【fin】

 

注4:《美国队长3:内战》中,托尼的妈妈玛利亚车祸前弹奏的钢琴曲。

 

《海浪》、《琐碎的心》、《长梦》时间线:

(采用电影《钢铁侠》初始时间线)1969年,《长梦》现实中的托尼出生

1970年,《长梦》现实中,重生的托尼应当有的出生年份。

1979年,《长梦》现实中,托尼开始做特别长的梦境,同年,重生后的托尼重新开始生活

(接下来的时间线均为《长梦》梦境中的时间线)

1989年,托尼毕业于麻省理工,同年制作出人工智能贾维斯

1991年,霍华德和玛利亚因车祸去世

1999年,托尼放开了贾维斯的联网权限,贾维斯通过(托尼自定义的)测试,成为强人工智能

(采用电影《钢铁侠》初始时间线)2008年,托尼成为钢铁侠(《钢铁侠1》)

(采用电影《钢铁侠》初始时间线)2009年,托尼被汉默攻击(《钢铁侠2》),同年他和贾维斯约定了“死亡执行人”

2012年,托尼与美国队长等人组成复仇者联盟,将核弹送入太空(《复仇者联盟1》)

2013年,托尼遭到满大人袭击,对抗基里安博士(《钢铁侠3》)

2019年,发生奥创之战,托尼失去贾维斯,内战,之后托尼回到别墅小住(《海浪》中的49岁篇)

(采用经过调整的漫画时间线)2029年,美国队长死于被红骷髅攻击后的血清失效,托尼找来鹰眼培训可以代替美国队长的复仇者(《琐碎的心》情节发生时间)

 补写这份时间线完全是隐藏了小妹的一个恶趣味:在《长梦》中,托尼第一次的实际出生日期采用的是MCU电影初始设定的时间19690529,在梦中,托尼发出的预警是19901225霍华德和玛利亚会死于车祸。但是重生后的托尼年龄减小了一岁,即出生日期变为19700529(这个日期似乎是漫画中托尼的生日),(原理可以理解为托尼在梦中死去,但是又开创了一个拥有贾维斯的新的平行宇宙,托尼重生的日子是这两个宇宙的分裂点),因此,托尼的关于车祸的预警也应随着他的年龄更新为19911225。而霍华德和玛利亚却并不知道。也就是说,在托尼重生的新世界里,即使有了贾维斯,在原来世界中发生的一切还是会发生,不过时间线延迟了一年,变成了与《长梦》梦中世界契合的时间线。

一个更简单的解释就是:《长梦》开始时的世界是平行世界A,《海浪》和《琐碎的心》的内容首先在托尼的梦中发生即为平行世界A1,《长梦》结尾托尼重生后的进入(有贾维斯的)平行世界B,在这个世界中,《海浪》和《琐碎的心》的内容还会再一次发生,平行世界A1和B的时间线是相同的,比平行世界A晚了一年。

说好了无论如何都要HE的……但是谁让我有一颗熊熊燃烧着的BE之心。

 

简述《琐碎的心》、《海浪》以及《长梦》

沿用这一套时间线和背景设定的这一个系列,从今年2月开始构思,到8个月之后的现在终于写完了。

小妹一开始写这个故事的动机很简单,只是为了开解自己的心结,后来在构思、查资料和真正开始写的过程中逐渐想到要做很多事,比如尝试着思考一种面对亲密关系的更好的相处模式、锻炼自己关于细节和感情描写的能力、尝试着脱离自己习惯的文风、还有尽量找到一些可爱的小伙伴们,结果反而最想做的事没有做到……

对于这个结果,小妹倒是一点也不觉得诧异。写文是个宣泄口,但并不是情绪垃圾桶,在本质上的问题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写文可能让小妹得到一些浅薄的安慰,但是离真正解开心结、去承认和接受自己的力所不能及还差得很远很远。不过这一段时间也确实让小妹通过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去反思自己之前的行为,并获益良多。

《琐碎的心》是这个系列的第一篇,在漫长的构思和提纲期,他也是唯一的一篇。被建议说可以用写文的方式开解心情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是小妹直到现在才有勇气去动笔,而写完了这一篇之后,真的有一种“原来我也是可以把这个写出来的”的松了口气的感觉。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用,写完他的时候我就感到我想做的事应该是会失败了。

《海浪》是在写《琐碎的心》的过程中补充上的部分(所以说大概会有些细节情节和前文对不上,囧)。之所以会想到写这一部分,是因为有感于处在一段感情关系中的两个人,一定是因为有了丰富而令人动容的悲欣与共才会在失去的时候就像死过了一次一样,于是小妹就补写了托尼和贾维斯从相识、相爱到相互托付,然后变成守望的过程。最想写的部分是03话39岁篇,因为那种“死亡执行人”的承担着对方的生命之重的感觉是小妹一直以来的执念:)

《长梦》则是小妹私心想要给他们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当然这也算是小妹把自己剥离出来,从旁观者的角度去思考一段感情的一点想法吧。不过因为战线拉得太长,到了最后小妹反而觉得,或许一个完完全全的HE对他们来说真的不太可能……所以又有了时间线那一段,真的对不起啦。

写这一个系列的文是一种奇怪的(而且让人不太舒服的)体验,有太多的陌生、不安和无法得到反馈的恐慌,因此特别感谢每一个愿意在评论中或是在线下与我交流的小伙伴们,如果没有你们的不断支持,我绝不可能完成这个系列,你们是我写下去的最坚实的动力。在此特别感谢萧炑,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建议、支持和陪伴;和阿绛,谢谢你的鼓励!

最后,因为小妹觉得自己的写文的状态不太对(感情和技术层面上都是),以及三次元的事情有一点难以消化,所以小妹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将会去暂时停更,去读书和处理三次元的事情,努力修行。期间这里可能会更新一些关于读书笔记(手帐)的东西,不过手帐的主要更新阵地在微博端。希望下一次再与大家见面的时候,拿出一个全新的更好的面貌面对大家!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小妹爱你!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