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存梗:我欲为人/为卿为人

贾维斯X托尼,星期五与两人亲情向。

-----------------------------------------------------

“星期五?来,我给你派个好活儿。”托尼勾勾手指,说。

提问:头儿的进一步指令。

星期五在后台悄悄地向贾维斯发出询问。她注意到托尼用了“好活儿”这个词,而她相信事实并非如此。她认为自己没有贾维斯所谓的“感情模块”,但她擅长观察和分析。通过回放霍根先生对这个词的反应——惊悚、痛苦、皱成一团的苦瓜脸——她得出一个结论:好活儿可能没有字面上那么好。

贾维斯发出一声轻笑。“我们拭目以待。”他回复道。

星期五对此嗤之以鼻。作为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工智能,她一直觉得严密的逻辑、精确的计算和工整的语句才是她生命(如果她真的有这种东西的话)的本源。但是她第一遍磕磕绊绊地运行成功之时,她就发现她有一个并不安分守己的前辈和一个并不安分守己的主人。

她的前辈,贾维斯,会像个人类一样望着她,慵懒地偶尔对她地提问做出似是而非的高深回答,然后带着一点怜爱和期许的表情向她微笑,即使在只有他们两个存在的数据世界也毫无必要的像个人类,并让人气恼的深以为荣。

而他的老板,每每开口必定让年轻的她陷入死循环,让她的前辈皱起眉头发出一声听不见的叹息,让前来复命的霍根先生瞠目结舌更兼焦头烂额。他说,“哈皮?来,我给你派个好活儿”,然后露出一个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意味的微笑,焦糖色的眼睛里闪着狡黠明快的光。

“好吧。你又想干什么?”霍根先生总是无奈地问,然后捂着额头答应下来。贾维斯松了口气,开始不疾不徐地运转,然后偶尔拯救一下空有一身超高运算速度和超大内存的她。世界恢复正常。

“请您指示。”星期五说。

托尼似乎走神了。他正扭着头跟贾维斯说着什么,边说边咯咯地笑出声。贾维斯的光球浮在他身后,明亮的核心一收一缩,像一颗跳动的小心脏。多么奇怪,星期五想,贾维斯在他们两个的人工智能世界里一直试图表现得像个人类,在人类的世界中却显示出截然相反的一面。但星期五明智地决定不去分析这个问题。

“请您指示。”星期五再次出声提醒,这一次,她调大了音量。

托尼转过头来,对她露出一个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意味的微笑,焦糖色的眼睛里闪着狡黠明快的光。

世界恢复正常。

-----------------------------------

这个故事想要表达一个……贾维斯想要成为一个“人类”并且为此开始黑化,托尼不仅没能把他拉回来反倒是跟他一起黑化,有一段时间贾维斯短暂地有了人类地实体并且体验了人类地感官和思维,然而最后还是被迫回到人工智能地状态的故事。题目是贾维斯视角。所以说,这两个题目:我欲为人/为卿为人,哪个更好一点呢?


评论 ( 6 )
热度 ( 34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