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椒】上京记01

CP:贾维斯X佩珀波兹

级别:U

备注:双方都是普通人(国内背景的)AU  博士生!贾维斯X本科生!佩珀

佩珀考研复试顺便跟贾维斯结了个婚的故事 HE 短篇

前篇:《且看风去风留

自己萌的CP自己发糖😂大家情人节快乐哟~

本周末恢复更新~笔芯。jpg

------------------------------------------------------

“身份证、本科学生证、准考证。学籍认证书,本科成绩单,政审单。四六级证,操作技能证书,奖学金证书,简历。”贾维斯一边把佩珀的行李放上行李架,一边面色凝重地对佩珀数道。

佩珀耸耸肩。“即使忘带了也没法回去拿了。倒是你,就这么陪我去面试,你导师真的没关系吗?”

“我请了两个星期假。”贾维斯说。“有备无患。”

佩珀咯咯地笑起来。“那么等我考完了,不管好坏,我都要在B市玩上整整一星期。”

“希望你不要拉着我去看B市的升旗仪式,我讨厌早起床,谢谢。”贾维斯摊在椅子上,说。

“我要去W街,听说那里有很多有趣的小玩意。”佩珀靠在贾维斯身上,闭上眼睛期待着。

“还有的P园的古玩市场。”贾维斯补充道。

“还有F博物馆,我喜欢那些可爱的和纸胶带。”

“但是你已经买过很多了呀。”

“他们是不一样的,贾维斯。”佩珀责备地说。

“好吧好吧。”贾维斯从善如流。

列车开动了,他们细碎的谈话消失在白色的车头破空的呼啸声中。这列车载着佩珀和贾维斯,或许还有一些和佩珀一样的复试考生来到北京,从小小车窗外一闪而过的大片泛着新绿的农田和开白花的果树随列车带起来的风微微弯腰,像是对这些即将越过龙门前最后一道门槛的考生谦卑热情的鞠躬致意。

两个小时后,他们在宾馆放下行李,一起来到T校熟悉校园。T校是一所有着近百年历史的著名综合大学,但是他的校舍却一点也看不出“百年”的样子来,崭新挺括的建筑漂亮得人神共愤。贾维斯和佩珀花了半个小时看完了财经学院,便在校园里游荡,打算找出一条从宾馆到财经学院的最近路线。

绕道物理学院的时候,贾维斯眯起眼睛长叹一声。“考博的时候我是想考T校来着。”

“那为什么……?”佩珀脱口而出,问完之后才发觉自己的问题有点尴尬,于是短促地尖叫一声,捂住嘴。

“因为你在D校啊。”贾维斯眨眨眼睛,笑道,“世界上有那么多高校,但我考进了你所在的哪一所;还有那么多日子可以去图书馆,但我选了你去的那一天。我想这就是我考D校的原因吧。”

佩珀抱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而贾维斯则露出一副受伤的表情。“我有种预感,”终于笑完之后,佩珀认真地望着贾维斯蓝得没有一点渣滓的眼睛说,“最终你也会来到T校,甚至到B市来定居——可能比我还快呢,相信我的直觉。”

贾维斯在一笑置之和相信她之间犹豫了十几秒,而佩珀看起来像是要随着他的犹豫而窒息了。最后,贾维斯决定相信她。

 

佩珀和贾维斯一直以为他们算是来的早的。

但是当他们走到财经学院的复试材料审核窗口的时候,那里已经排了长长的一条队伍。形形色色的女生,中间夹杂着零星的几个男生,站成松松垮垮的一排,每个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捏着一摞厚厚的材料,似乎神色轻松志在必得地大声聊天。

这让站在队尾,素面朝天且攥着一张纸简历的佩珀相形见绌,差点崩溃。贾维斯站在她身边,抓着佩珀的手不断安慰着她今天只是资料审核和查体,他们还有时间,明天化个漂亮的妆容,然后写一份长长的、神乎其神的简历。而佩珀毫不领情,气呼呼地甩开贾维斯的手,让他到学院外面等她——不接到她的电话,不许靠近财经学院。

百无聊赖的贾维斯只好游荡到物理学院。即便不能在这里读书,仔细参观一下自己心中的白月光也不坏——

然后他看到了大厅里,照片墙上的学院简介。

在博士生导师一栏的第一位,用最显眼的大字写着:安东尼斯塔克教授,物理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贾维斯简直窒息式后悔。T校是贾维斯最喜欢的高校而托尼斯塔克是他最喜欢的教师,但是去年他考博的时候,斯塔克教授还窝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学校当副校长,谁料到一年之后他摇身一变成了T校的博导?

贾维斯坐在大厅里的盆栽花坛边长吁短叹。

然后,一只手抽了他后脑勺一巴掌:“干什么呢坐在这里叹气么不去做事情,你是谁的学生?”

贾维斯嗷地尖叫一声跳起来,辩解着说他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接着,他瞪圆了眼睛:刚刚还被他念叨的托尼斯塔克站在身后,叉着腰眯着眼睛看着他,虽然比他矮上半头却硬生生昂着脖子站出了居高临下的气势。“斯塔克教授……”到底也是男神兼业界大牛,贾维斯的声音立刻嗫嚅起来。

斯塔克反倒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警觉起来:“你不是物院的学生么你在物院干什么?”

“我女朋友考研投考贵校的经济学院,我陪她来参加考试。”贾维斯老实地说。

“那你到物理学院来做什么?”

“我博士的专业是核物理,知道T校的核物理非常有名,所以过来瞻仰一下。”贾维斯说。

斯塔克仍然怀疑地上上下下前后左右把贾维斯看了个遍,让贾维斯的寒毛都倒竖起来。

“T校的物理学院果然很有名,”贾维斯干笑一声,说,“今天真是很荣幸能来瞻仰,不如我就……”

“你说你是核物理专业?那你现在在哪个学校研究什么?”斯塔克忽然阴森森地开口,把贾维斯的告辞噎回嗓子里。

“我在D校,正在做托卡马克缩尺降温进行冷核聚变反应的模拟计算的物理数学部分。”贾维斯说。

“哦?你们学校做到什么程度了?”托尼挑起眉,问。

“体表常温理论上没问题了,但是尺寸还是太大。”贾维斯说完,满怀希望地看着斯塔克。他想到,如果斯塔克能给我一点点指导,哪怕是几句话的点拨,说不定他就能格外顺利的毕业了。

斯塔克瞄了他一眼,笑起来:“那你觉得这个课题难不难?”

斟酌过几种反应之后,贾维斯决定实话实说:“比较有希望,但是挺不容易的。”他既不希望因为夸大自己的水平失掉被斯塔克指导的机会,也不想为了得到指导而装作特别艰难。

斯塔克眨眨眼睛,像打量市场里的白菜那般挑挑拣拣地又看过贾维斯一圈,然后说道:“是这样,同学,我现在的课题就是基于新元素的托卡马克型缩尺反应装置研发。你要是愿意跳到我们T校来,你就可以跟着我做这个项目。只要你自己不作么我能保证你不延期,至于工作,你是想留校还是去核研所你可以自己挑。”

贾维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只是在T校的物理学院转了一圈,就遇到了业内顶尖的托尼斯塔克,还被他看中赠送一个课题组名额,贾维斯平生做过的最好的梦都梦不到这样的神展开。“可是,斯塔克教授,我还没毕业,那我原来的学校怎么办?”贾维斯小心翼翼地问出那个最明显、最尖锐地戳破他美梦的问题。

斯塔克继续眨眨他漂亮的眼睛:“退学呀,重新考来嘛。”他轻描淡写地说。

 

贾维斯攥着存了斯塔克号码的手机,恍惚地回到财经学院,就连佩珀地电话都没能让他回过神来。幸好同样满腹心事的佩珀同样的恍惚,他们牵着手,跌跌撞撞地回到宾馆,食不知味地吃饭,心如枯井地复习,第二天面色阴沉地参加笔试。

佩珀是沉默的,贾维斯亦然。千万个念头从贾维斯脑海中闪过,像是下了一场五颜六色的烟花雨,那转瞬即逝的欢快和光明却不足以让他看清他该走的道路,跟随斯塔克的机会固然好,可是他必须承受大半年青黄不接的时节。退学再考,这对他来说就像一条铺满尖刀的钢丝,他踩在这一头,而另一头在茫茫大雾中他根本看不到。还有佩珀,每当佩珀握住他的手或是贴近他的时候,他们身体相触的地方总是传来一阵新生的灼痛和欲念。对他们来说,最好的和最坏的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而通往天堂的路似乎只有两个人都成功考上T校、留在B市这一条。

直到各自躺在床上,关掉的灯,卧室沉浸在一片静谧的漆黑中,只有透过窗帘隐约闪烁的霓虹灯给天花板镀上一层极光般亦真亦幻的颜色时,贾维斯才似乎清醒过来。

“今天考试情况怎么样?大家……都怎么说?”贾维斯轻声问。

佩珀翻过身,背对着贾维斯,不让他看到自己咬着被子一角强忍眼泪的样子。“还好吧。大家都说今年的笔试题挺难的。”

“那你呢?你觉得题目难不难?”贾维斯在黑暗中眯起眼睛,紧紧盯着佩珀耸动的肩膀。

“英语还可以。做的时候手忙脚乱的,但是感觉对了不少。”佩珀说,“但是天啊英语只占25%!折算到总成绩里不到9%……”

“可是你还没有面试呢。”贾维斯轻柔地说。但他直起身子,面向佩珀的床坐着。

“我觉得我完了。”她说,声音因为绝望和哽咽而颤抖,她现在甚至无力掩饰她的眼泪:“发下卷子的那一瞬间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记忆也无法思考。我看着卷子上的每一个字,我认识他们却不知道他么是什么意思,然后我盯着他们看,直到他们变成一行模糊的线,变成我都不认识的字……我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我只记得收卷的时候我的手指、胳膊和肩膀都在酸痛。我把所有的事情都搞砸了。”

“佩珀……”贾维斯喃喃地说,他在佩珀的床边坐下,试图拉开她蒙在头上的被子。他知道此刻任何语言都不足以安抚她,他却仍然想要告诉她不要伤心不要绝望,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想你真的不应该陪我来的,因为这根本没有意义。我只不过是来走个过场然后乖乖被淘汰,我还要自私地拉着你浪费你的时间和感情。”说这,佩珀掀开被子,用灼热而有些狂乱地目光死死盯着贾维斯哭道,“可是我为什么还是那么希望你能陪在我身边?我,还有被我迫着地你,已经付出了那么多、努力了那么久,我真的好不甘心……”

贾维斯的心猛地陷下去,他知道他唯一无法忍受的就是佩珀的眼泪。于是贾维斯拼命咬着嘴唇,一丝细细的血腥味让他口中又甜又苦,而他握住佩珀的手和捋平佩珀额前碎发的动作却那么轻柔:“明天你先心无杂念的考试,什么也不要想,不要考虑任何后果——然后剩下的一切交给我。我会给你一个让你满意的结果。”贾维斯锐利而沉郁地凝视着佩珀在黑暗中因为哭泣而镶着一圈红边的眼睛,不管是他在没有遇到佩珀之前还是与佩珀交往之后,他的目光都不曾如此敏锐过。

“可是你……?”佩珀顿住了,她迷惑地望着他。

“睡吧,佩珀,我的好姑娘。”贾维斯温柔地拍拍佩珀地额头,安抚着她。

贾维斯的动作似乎有神奇的力量,须臾之间佩珀被难以言说的安心和温暖包围了,她困倦地打了个呵欠,闭上眼睛。

而贾维斯就着半伏在佩珀身上的姿势,给托尼发了一条短消息:“斯塔克教授,我是昨天跟您见过面的D校的贾维斯。明天您有空吗?我有点问题想请教您。”

几分钟后,贾维斯的手机被返信点亮了:“明天上午十点,物院我办公室。”

【tbc】

评论 ( 4 )
热度 ( 6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