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椒】上京记03

CP:贾维斯X佩珀波兹

级别:U

备注:双方都是普通人(国内背景的)AU  博士生!贾维斯X本科生!佩珀

HE 短篇 前篇:《且看风去风留》,佩珀考研复试顺便跟贾维斯结了个婚的故事

啊!小妹!不愿!上学!!!

---------------------------------------------------------------

贾维斯一路狂奔到斯塔克的办公室门口。他的心激烈地撞击着胸前的肋骨,让他狠狠按住胸口才能勉强压抑住那充满了恐惧和心疼的疼痛,因此他只能躬着身子敲响托尼斯塔克的房门。

还没等贾维斯站直身子,斯塔克便打开门——手指还停在门上的贾维斯一个踉跄差点栽进去——一把抓住了要倒在他身上的贾维斯:“弄得自己那么狼狈么是做什么?这两天你考虑得怎么样啦?”

“斯塔克教授,我觉得在您这儿学习必然是比在我原来的学校机会多,学术前景也更广,所以我还是希望能跟您学习。”贾维斯说,接着,他艰难地吞咽一下,“但是您知道,我前几天非常犹豫,是因为我的女朋友是S市人,而我在S市上学。如果我来到B市,那么必然是两地分隔。”

“但是你女朋友不是考了T校的研究生?”斯塔克眯起眼睛,抱着双臂望着贾维斯问。

“是的,教授,但是根据她给我说她的面试情况,她能留在T校的可能性似乎不大……”贾维斯咬紧牙,孤注一掷地说。

斯塔克猛然露出介于恍然大悟和怒形于色的表情。贾维斯倒抽一口气,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他以为斯塔克一定要咆哮着赶他出去了。但斯塔克摩挲着下巴反反复复又一次认真地把贾维斯从头到脚打量个遍,反倒是哈哈大笑起来:“后生仔好本领,跑到这里来跟我谈条件!”

“我可以明天开始就进组工作,教授,也可以三年内不要任何酬劳和论文专利署名,我可以保证每年给您写至少一篇SCI级的论文,”贾维斯仰起头,哀求地望着斯塔克,“我可以答应您的很多条件,只要您能帮我,让我女朋友留在T校……”

“别那么可怜巴巴的,贾维斯。”斯塔克这会好整以暇地靠在他柔软舒服的老板椅上,笑得十分和蔼:“让你的女朋友留在T校,确实不太好操作,但也不是不可能。”

“教授您说。”贾维斯窒息般地说。

“那你这个博士生,我估计至少要读五年。还有你的那些承诺。你明白吧?”斯塔克循循善诱。

“好的教授。”贾维斯沉默了几秒,然后痛快地答道。“那我明天就进组?”

“那倒不用,你可以先陪你女朋友考完试,等她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之后,再决定要不要进组。”斯塔克笑得甜蜜极了,“不过我需要提醒你一点:如果你女朋友留在T校之后你不想进组了,需要承担责任的是你你晓得吧?”

“当然,教授。我真的非常想跟着您研究学习。”贾维斯说,但他的声音平静至极,像是被抽掉了全部生机的一潭死水。

斯塔克满意地点点头。“那好。回去之后把你女朋友的详细信息发给我,越快越好。”

 

所有老师都抬起头看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而佩珀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她茫然地瞪着提问她的老师,只有一个名字在她停滞的思绪中浮现出来:贾维斯!佩珀想起他们一点也不浪漫的见面、在图书馆的走廊里消磨的那些下午,他们的正式交往的那条河堤和那天河里星星点点的燃着烛光的小船。还有贾维斯握着她的手安慰她的时候那双手的冰冷,几分钟前他对她说的“不要等我”……自从佩珀遇到贾维斯,她的感情就像海上的张满了帆的小船,随着贾维斯这阵风加速前进。她已经想不起没有他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了,他像空气,无形却无所不在地环绕着她。然后,在佩珀的认知中,或许早在她能够开口归纳和承认之前,贾维斯已经自己找好了自己的位置——

“因为他是我家人。考研对个体来说是一件大事,对整个家庭来说也是一样。家庭是一个人除了个人之外最重要的属性,是一个人感情和力量的本源,是一切外在条件的基础。而他作为我的家庭的一部分,给予我支持和勇气去面对世界和驾驭外在条件。这与依赖或独立无关,仅仅关乎我个人,和我的家庭。”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