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椒】上京记04

CP:贾维斯X佩珀波兹

级别:U

备注:双方都是普通人(国内背景的)AU  博士生!贾维斯X本科生!佩珀

HE 短篇 前篇:《且看风去风留》,佩珀考研复试顺便跟贾维斯结了个婚的故事

间歇性踌躇满志,和持续性自我嫌弃……

---------------------------------------------------------------

佩珀发现贾维斯今天特别开心。但这或许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她分辨得出这与她今天面试中不错的表现无关。

佩珀面试结束后,贾维斯果然没有在财院门口等她。贾维斯那句“不要等我”再一次跃然出现在她眼前,不过她打定了主意一个字也不相信男人在接吻的时候说的话,于是她在学院大厅里找了个僻静位置坐下,在成绩公布不久之后,还是等到了一脸无奈的贾维斯。佩珀的面试成绩算是中等偏上,她接到成绩后欣慰地叹了口气:虽然这基本上宣告她与T校无缘,但总算输的没那么惨。

但是贾维斯,却毫不在乎地哼了一声,耸耸肩什么也没说,反而是一扫早晨的心事重重,像是卸掉了什么重担,脚步轻快地拉着她回宾馆。

佩珀有些迷惑,也有点小女孩般的“他为什么没有安慰我”的别扭。不过这些情绪在她刚刚发现的、势不可挡的感情面前实在微不足道,天知道她已经费尽全力才没有在看见贾维斯的瞬间脱口而出:“我们结婚吧!”

贾维斯呆坐在床上,怔怔地看着佩珀。“为什么?”

佩珀撇撇嘴。贾维斯的反应在她意料之中,她却一点也不愉快。她知道所有的顾虑、所有的不利因素,也知道它们是如此的真实和无可辩驳。但她还是想看到贾维斯因为他们可能的婚姻而情不自禁露出期待的笑容的样子,她还是想看到她就像她爱着贾维斯一样的被贾维斯爱着。“我觉得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佩珀说,她掐着自己的手心、拼命眨着眼睛不让自己显得太失望:“我以为你已经是我的家人了。”

贾维斯的呼吸漏了一拍。他久久地望着佩珀,看到佩珀那深蓝色的眼睛就像一面沉静的湖水,湖水里闪烁着流动银光。而这面湖水正因为他的沉默而泛起涟漪,最后地动山摇——贾维斯猛地抱住佩珀,把她紧紧地压紧怀里,头靠在佩珀颈间深深吸嗅着。“天啊,我怎么能……我怎么能让你说出这样的话……”

佩珀感受着贾维斯最贴近她身体的颤抖。她不明就里,搂着贾维斯轻轻前后摇晃着他,像是哄一个个头太大的婴儿:“贾维斯?”

“我爱你,佩珀,小佩,我好爱你。我当然想娶你!”贾维斯飞快地说,“我只是没想到,你已经接受我,作为你的丈夫和家人,而不只是男朋友。”

佩珀咯咯地笑起来:“你没想到也是正常,毕竟,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已经把你……”

“我得向你道歉,小佩。”贾维斯推开佩珀一点,捧着她的脸庄重地说:“我太懦弱、太迟钝,以至于让你忍着难过和难堪向我提出结婚……我欠你一个正式的求婚,有鲜花、戒指的那种……”

佩珀偏过头,像一只小猫那样吻了吻贾维斯的右手:“接受你的道歉。而且我很期待你的求婚。”

贾维斯凑上来——把佩珀压倒在床上——缓慢而温柔地亲吻着佩珀的额头和眼睛。

“可我还是很想知道,”佩珀咯咯笑着,颇为费力地推开不断索吻的贾维斯,“一开始你是犹豫?还是被我问懵了?‘为什么……’这算什么回答呀?”

“都有吧。”贾维斯说,“我不太确定你的心意,虽然我很爱你,很想同你结婚,却不想逼迫你草率的做出决定。我以为你现在因为复试的事情压力很大,心里也很乱,你可能会因为我的陪伴而对我感激感动,进而产生你爱我的错觉。但我知道,能让我们真正结合的只有爱,没有一时冲动,也不受无关因素干扰和引导的爱情。”

“你怀疑我对我自己的感情的了解?”佩珀嘟起嘴,故作不满地问。

“绝对没有!”贾维斯立刻辩白:“我只是希望你能完全顺从自己的意志。”

佩珀灿烂地微笑起来,贴上前用额头蹭了蹭贾维斯的下巴,“你还没有发现吗?我一直都是我们中间,对感情比较迟钝、顾虑太多的那一个。因为我的之前的人生过得太顺利,所经历的感情也非常有限,我需要很多很多的时间来认识和接受自己的感情。有的时候,明明这种感情在我心里已经住了很久,我却不自知。”

“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时间——”贾维斯急切地说。

“我知道,贾维斯,所以别打断我——但是,一旦我知道了,我就可以很清楚地分辨这种感情,我会知道它是来自于外界地影响,还是我自己的内心。毕竟,我觉得我还是挺不好糊弄的。”佩珀笑着说。“所以,当我说我爱你,我一定是真的爱你,而且可能比我能说出来的更爱你;当我说我想同你结婚,我一定是真的想同你结婚,而且可能比我能说出来的更想。”

贾维斯对此的反应是更加用力地扑上来,亲吻着能够到的一切佩珀的肌肤。

佩珀开始时还因为贾维斯的呼吸带来的酥痒而放声大笑,后来便情不自禁地专注于迎合贾维斯的双唇和双手。她的眼睛因为热切的欲念而变得明亮、闪烁,她能看到贾维斯浅蓝得像一块透明宝石一样得眼睛也因为同样的欲念而变得沉暗、坚实。她拉着贾维斯贴在她身上——

贾维斯却停了下来。“不行,不是现在,至少不是今天——我们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他喘着气,离开佩珀的怀抱。“我们今后还有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

佩珀提起来一点的心因为“一辈子”这个简简单单的词融化了。“没错。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她喃喃地说,把脸埋在枕头里痴痴笑起来。

【TBC】

评论
热度 ( 4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