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椒】上京记05

CP:贾维斯X佩珀波兹

级别:U

备注:双方都是普通人(国内背景的)AU  博士生!贾维斯X本科生!佩珀

副cp是杜铁!杜铁!杜铁!【虽然很不显……

HE 短篇 前篇:《且看风去风留》,佩珀考研复试顺便跟贾维斯结了个婚的故事

我今天才发现,流氓天王里炮总一开始跟着的那个流氓头子居然是卢平教授!!!!!!

我要被月亮脸拐回HP坑了嘤嘤嘤嘤!!!!!!!!

---------------------------------------------------------------

既然结婚已经提上日程,贾维斯便利用佩珀和她的B市研友见面的那一天去看了看B市的结婚戒指。贾维斯不知道是不是B市女人都对婚戒大事特别讲究,他到了首饰店才知道原来求婚用的戒指和结婚后戴的戒指是不一样的。他看着价签算了算,除了要赔给导师的违约金,他的全部积蓄只够买一对朴素的结婚戒指。

他当然知道,即使他一五一十地告诉佩珀他没有钱买钻戒,佩珀也一定能够理解。佩珀给予他许多特权:允许他让她忍受艰苦的等待,包容他的焦躁和力所不能即。贾维斯既不能让佩珀收回这些特权,他便知道他有义务不去肆无忌惮的利用佩珀对他的体谅和温柔。对他来说,佩珀是他生命中最好的部分,他希望的他能给予佩珀的一切正像是佩珀给他的:纯然的、美好的记忆,没有一丝遗憾和伤怀。

贾维斯顶着B市三月初的寒风,坐在首饰店对面的长椅上,看着首饰店一次次打开的大门和进进出出表情幸福的情侣,他忽然找到了一条新的捷径:无所不能的斯塔克教授。

有过一次跟斯塔克交锋的经验后,这次贾维斯大胆了一些,也决定直接一些。所以他没有给斯塔克打电话,而是直接来到斯塔克的办公室找找人。

斯塔克还算客气地接待了他。或者准确的说,斯塔克将笑不笑地看着贾维斯,让贾维斯坐在他对面之后便抱着双臂等贾维斯先开口,一副“朕很忙但是朕对你开恩听你叨叨”的样子。

贾维斯在首饰店门口好不容易积攒起的勇气像指间的沙子,不几秒就流失得一干二净。“是这样,教授,我和维吉尼亚决定近期就结婚,但是我……没有钱给她买求婚戒指了。我跟之前的学校签了协议,毕业后要在学校服务满五年才能离校。我昨天问了一下,如果我退学也属于违约,需要付给学校违约金,而且违约金需要在我申请退学的时候立即支付。可是,我付完违约金之后,剩下的钱只够买一对普通的结婚戒指了。”他一边观察着斯塔克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毕恭毕敬地解释道。

“你就告诉我需要我做什么吧。”斯塔克有点不耐烦地说。

“我想请您先借给我一笔钱买求婚钻戒。”贾维斯一咬牙,坚决地说。

斯塔克听完,先是瞪大了眼睛盯着贾维斯,确定他不是开玩笑之后,他眨眨眼睛,问道:“只是钻戒钱?不是让我帮你搞定违约金?”在得到贾维斯肯定的回答之后,他咧开嘴露出一个被彻底逗笑了的表情,抄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维克多你快过来看看我的准学生么,就是我昨天晚上给你说的找我把他女朋友弄进我们学校那个,你猜怎么着?他找我借钱给他女朋友买钻戒哦!”

贾维斯的脸腾地红了。羞愧难当的热气直冲他的头顶,几乎让他跳起来逃出这间办公室,最好是永远不要再进来。但是他咬着牙,默念着为了佩珀,攥紧了拳头放在膝盖上,假装没听见斯塔克兴奋的喋喋不休。

“我不管哦反正你快过来,你懂行,给我学生挑钻戒这个事情么就交给你了。”说完,斯塔克心满意足地挂断电话,眯起眼睛看着姿势和表情都十分僵硬的贾维斯,指指手机,“维克多冯杜姆,咱们学校唯一的神秘学教授,你的……师母。”斯塔克一脸狡黠地说,不过在说到师母的时候,似乎有点被贾维斯的僵硬感染了。

贾维斯闭上眼睛默默叹了口气,每当他觉得自己的处境不能再尴尬的时候,斯塔克总是有本事让他更加尴尬。这下好了,他的问题虽然似乎是解决了,但在他还没有来学校上学的时候,就已经被之前两个老师(还不包括财院那些目睹了他和佩珀接吻,听佩珀掷地有声地坦诚他们的关系的老师)所认识,还是因为无关学术的桃色事件。他预感到他的五年博士生活注定是在斯塔克领导下鸡飞狗跳的五年。

还没等他感叹完自己的悲惨际遇,斯塔克就抱起双臂,一反刚才看热闹般地调笑,严肃的问:“你刚才说你交完违约金,剩下的钱就只够买一对婚戒了?”

贾维斯点点头。

斯塔克抱着手臂,一只手撑着额头,似乎有点无奈:“那你想过没有,如果过几天你女朋友考上了,你来B市之后怎么生活?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B市的物价和S市可没法比,而且在你考进T校之前,你是没法住进T校的学生宿舍的。”

贾维斯想了想。“那就要看您能不能允许我做兼职了……”接着,看到斯塔克的脸色更加阴沉,他飞快地补充道:“不能也没关系,我想我可以过几个月比较……艰苦的日子,为了她我觉得还是非常值得的。”

斯塔克叹了口气。“只要课题组里的事情你都能做完做好么我当然不会拦着你做兼职。但是你不要想得太简单,‘艰难’的意思是你没有地方住,没有钱吃饭,可能一时间连轻松一点的兼职都不好找。”

“我知道。”贾维斯说,他不在乎一时的艰难,只是庆幸佩珀并不会看到他将会在B市游荡的样子。

斯塔克看着他,犹豫了一会,从抽屉里翻出厚厚一叠文件:“如果还有什么困难可以再来找我。还有,现在我先给你派个事情:速速的看这些题,月底之前搞定它——你要参加月底那次博士招生考试,晓得吧?”

贾维斯重重点点头。

不久之后,他带着由杜姆挑选,斯塔克付钱的一枚巨大且华丽的钻戒回了宾馆。

【tbc】

评论 ( 1 )
热度 ( 4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