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椒】上京记06

CP:贾维斯X佩珀波兹

级别:U

备注:双方都是普通人(国内背景的)AU  博士生!贾维斯X本科生!佩珀

HE 短篇 前篇:《且看风去风留》,佩珀考研复试顺便跟贾维斯结了个婚的故事

【速速的、速速的把这一篇写完吧!我再也不想写了!】每次快到结束的时候都会这么想……

-------------------------------------------------

那天傍晚,下班前的几分钟,T校财经学院的研究生录取名单新鲜出炉。

佩珀靠在贾维斯身上,手指颤抖着点开了名单——果然没有佩珀。她查了一下自己的成绩,学院招收118个学生,她是第120名。佩珀看着这个名次不知该作何感想,她以为她会觉得懊悔、气愤或不甘,但她只是平静和释然。一年前的一月份她开始复习准备考试的时候,她并没有想过今天的境遇。在九月份遇到贾维斯之前,她甚至没想到自己能进入复试。之后发生的事情顺遂得不可思议,虽然偶尔有些痛苦忧虑,却像柠檬茶里漏网的柠檬核一般微不足道。而现在这一场美梦终于要醒了,她要回到她普普通通、枯燥却也恬然的平凡日子中去了。不过她也并不是没有收获的,贾维斯,她的男朋友,或许马上就要变成她的未婚夫或丈夫,就是平凡的生活给她的最好的回报。

佩珀转过头,想看着贾维斯的反应。出乎她的意料,贾维斯十分放松地靠着软软的大白枕头,托着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网页上佩珀的名次,若有所思,接着,他忽然笑起来。“我懂了,天啊,我懂他的意思了。”

“什么?谁的意思?”佩珀吃惊地瞪大眼睛。

贾维斯摇摇头。“没谁。或者说,那些老师们的意思。”

佩珀眯起眼睛,“我也该懂这个‘意思’吗?”她问,把一切交给贾维斯定夺。

“不需要。”贾维斯说。看到佩珀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他补充道:“因为懂了也没有意义了。”

“好吧。”佩珀说,“那接下来呢?”

“我们回家吧。我有个……惊喜,需要在家里才能给你。”贾维斯说。

佩珀歪着头,了然地看着贾维斯,灿烂地笑起来。

第二天中午,他们便坐上回S市的火车。从B市到S市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相比于去程的焦灼和漫长,回程的时间似乎过的飞快,大约就是黏在一起腻腻歪歪、有一搭没一搭地看上三集电视剧的功夫,他们就不得不下车了。

他们比原计划早一天回来,佩珀却一点也不想回家。贾维斯把她带到了D校的博士生宿舍,她在感叹了一下博士的待遇就是好之后对男生宿舍里糟糕的物品摆放状况表达了叹为观止的心情。贾维斯则坐在舍友的床上毫无顾忌地大笑起来。

接着,寝室里欢脱的气氛就被佩珀急促的手机铃声破坏了。那是一个B市号码,佩珀有些怀疑,在贾维斯鼓励的目光下她还是迟疑着接了电话。

“请问您是维吉尼亚波兹同学吗?我是T校研招办的……是这样,因为有一个学生没有来报道,所以我们现在有一个补录名额,按照名次排序,您可以补录进学校。请问您已经找好调剂学校了吗?还有没有意向来我们学校呢?”

佩珀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被陌生的幸福忽然淹没,她坐在那里,抓着手机,仰着头拼命吸气却依然觉得无法呼吸。有生以来第一次,她的声音背叛了她,张大了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茫然地望着贾维斯。

贾维斯则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手舞足蹈在原地跳着转了个圈,疯狂地打手势和无声地做口型:“快答应他!”

“我愿意!”佩珀立刻斩钉截铁地说,接着她才意识到她也跳了起来,正在对手机狂喊着我愿意。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是狂乱的一个小时。佩珀立刻按照老师要求登录研究生系统同意了学校的网上录取通知。她觉得在这一刻就连学校的校内网都特别眷顾她,速度快的惊人。虽然贾维斯在一旁干巴巴地泼冷水说博士宿舍的网络从来都是这么好,佩珀却依然感到无比幸福。接着,她向老师询问了选择导师的流程,佩珀要在月底再去一次学校,和导师沟通并填师生双选表。

挂断电话后,佩珀一下子跌坐在贾维斯的床上,按着胸口大口喘着粗气。“我被录取了。我居然被录取了!你看到我确认的网上录取通知了吗贾维斯,他们不能反悔了,他们录取我了。”佩珀反反复复、语无伦次地说。

贾维斯似乎并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从佩珀确认了网上录取通知之后,贾维斯一直像一尊石像一样弓着身子坐在椅子里,双手交握撑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又似乎脑子里一片空白,连眼神都是没有聚焦的。

接着,贾维斯忽然从椅子上滑下来,单膝跪在佩珀面前。他的戒指还没有拿出来,佩珀已经尖叫起来——半是惊恐,半是大喜过望。

宿舍似乎不是一个理想的求婚地点,没有浪漫的场景,没有见证的人群,甚至没有一束包装最最简陋的玫瑰花。只有坐在床上手舞足蹈,不知道是该放声大笑还是继续尖叫的佩珀,和单膝跪地拿出一枚连价签都没来得及拆的戒指的贾维斯以及他压抑着激动的告白。

“我知道这或许有些不合时宜,但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的让这一天变得更好。”贾维斯说,“所以,我现在做了这件我唯一能想到的可以讨你欢心,也万分应当的事情:维吉尼亚波兹小姐,我最亲爱和最被爱的、我爱如生命的人,你愿不愿意嫁给我,一个因为你而觉得生命有着无限趣味、再也离不开你的狂热的仰慕者?”

佩珀几乎被贾维斯这反常而浮夸的用词逗笑了。但一股混合着酸楚的暖流却在她眼里流动,让她拼命忍着眼泪和笑容,上扬的嘴角和紧皱的眉头扭成奇怪的形状。她不需要贾维斯再说些什么了,她坚决而用力地点着头。

但贾维斯没有理会她的点头,而是看着她的蓝眼睛,继续说道:“你是否愿意嫁给我,不管我以后是健康还是疾病缠身,富有还是贫穷,飞黄腾达或是落魄不堪,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佩珀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她只能点头,伸手去夺贾维斯手上的戒指,贾维斯却敏捷地收回戒指,藏到身后。

“我要先提醒你,你所嫁给的这个人,他现在贫穷落魄,身无长物,青黄不接且前途迷茫。他只有你,和一颗恋慕着你的心。你是否真的愿意嫁给他?”

“我愿意!”佩珀大声说,声泪俱下,她俯下身子抱着贾维斯,说,“我愿意嫁给你,不管健康还是疾病,富有还是贫穷,飞黄腾达或是落魄不堪,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我都愿意。”

贾维斯仰起头——未婚夫亲吻了他的未婚妻。

【tbc】


评论 ( 5 )
热度 ( 7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