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椒】上京记07

CP:贾维斯X佩珀波兹

级别:U

备注:双方都是普通人(国内背景的)AU  博士生!贾维斯X本科生!佩珀

HE 短篇 前篇:《且看风去风留》,佩珀考研复试顺便跟贾维斯结了个婚的故事

快要完结了!三话之内可以完结的!终于!!!

-------------------------------------------------

当他们坐在民政局办公大厅的桌子面前,心不在焉地读着登记结婚告知单时,他们头晕脑胀,因为这一天太过充实和漫长而疲惫不堪,却轻飘飘的仿佛走在云上,互相对视一眼都能露出心照不宣的幸福的傻笑。

佩珀曾经想过很多次,自己结婚到底是个怎样的场景,却从来没有想到过,她在被求婚的几个小时后就坐在了民政局,东奔西跑地凑齐了材料之后,只需要填一张单子、签几个字就要和自己的男友结婚。就在几分钟前,她还一边抱怨着“结个婚怎么需要这么麻烦的材料”一边乐此不疲地找户口本、陪贾维斯开户籍证明;一边担心他们的关系发展得太快,一边又已经跟贾维斯在她的想象里过完了这一生。

之后,填表、审核、签字、领证。当佩珀和贾维斯牵着手从民政局同手同脚地走出来,怎么也抑制不住的笑容还挂在他们脸上,放在口袋里的结婚证的热度从薄薄的小本上一路灼烧到心口。

贾维斯放弃了博士生宿舍,和佩珀一起在D校附近的一所宾馆住下。前台的漂亮姑娘怀疑地看着他们,但佩珀特别骄傲也特别开心地把结婚证啪的一声拍在光滑的大理石台面上,昂着头宣布道:“我们结婚了!”前台姑娘翻了个毫不掩饰的大白眼。

一切安顿好之后,佩珀坐在床上,抚摸着洁白笔挺的被单,听着贾维斯卫生间里伴着水龙头哗哗的水声不知道在侍弄些什么,她忽然有种回到面试的时候、回到B市的感觉:仿佛什么都没有变,一间房间,两个人,坐在床上无所事事的佩珀和忙忙碌碌的贾维斯。但是一切又都不同了,一个星期前,他们是恋人,今夜,他们是夫妻。她甜蜜地想着,心里慢慢被一股愉悦而沉重的充实感填满。这种充实感让她虔诚地俯下身,背起她能想到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事情和亲人,因此她也有了勇气,去面对她一直下意识地逃避的事。

贾维斯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隐约听见佩珀走出房间打一个电话,忽高忽低的声音在走廊里若隐若现。于是他慢慢坐下来——就在佩珀刚才的那个位子上,手指垂下来也摩挲着佩珀抚摸过的白被单——然后拿起浴巾,把自己包裹起来,心不在焉地擦着短短的金发。就在几分钟以前,贾维斯在浴室里站了很久,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自己从热腾腾的白雾中拔出来,久到连他身上的水珠都要蒸干,变成一张张厉害的小嘴,把他内心的所有不安都咬出来。接近三十年的人生经验告诉他与其等着这些不安在尴尬的时候爆炸,不如现在就主动坦白……可是他鼓起勇气走出浴室,佩珀却不在房中。

就像蓄满力的一拳打在棉花上,贾维斯挫败而没着没落的倒在床上,几分钟后,佩珀满脸笑容,雀跃地走进来,卸下了千斤重担一般把自己扔在床上,就在贾维斯身边。

贾维斯深吸了一口气,刚要说什么,佩珀就贴过来,靠进他怀里,搂着贾维斯的腰舒服的把脸贴在贾维斯胸前。

于是贾维斯又额外花了几分钟才找回自己的舌头:“佩珀,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情……”

佩珀眯起眼睛。她早有预感贾维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今天我向你求婚的时候,我说过我现在贫穷落魄,身无长物,青黄不接且前途迷茫。事实上那是因为,我要从D校退学,然后去考T校斯塔克教授的博士生。”贾维斯说。

佩珀的眼睛猛地瞪大了。“为什么?”

“在你面试的时候,我碰到了斯塔克教授,跟他聊了聊。之前我一直有想跟着他学习的意向,而且我们谈过之后他也算是……接受我了,所以我就打算跳到T校去。”贾维斯简短地说。

佩珀看起来根本不能理解。但她眨眨眼睛,接受了贾维斯的选择。“那你能不能先不退学?等你考上了T校的博士再退?”她满怀希望地挣扎说。

“恐怕不行,因为如果我的人事档案在D校而且不是应届毕业生的话,我没法报名考试。”贾维斯说。

“那好吧。”佩珀耸耸肩,然后仰起头望着贾维斯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不过我相信你一定能考上,女人的直觉都是很准的。”

贾维斯却猛地一挥手,用力抓住佩珀的胳膊,贴近她,咬着牙说:“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小佩。我会很穷,会身无分无,如果你跟我在一起,你可能只能过上最最拮据,毫无生活质量可言的日子,你明白吗?”

佩珀认真地看着贾维斯。“我当然知道。既然我已经嫁给你,我就接受了你给我的任何生活。我可以,也愿意跟你一起过苦日子,或者说,我要跟你一起把苦日子过好。”

贾维斯再一次摇摇头。这次他放松了对佩珀的钳制,颓然地躺在床上。“不,佩珀,你之前的生活太顺利了,根本不知道贫穷到底是一种什么概念。你可能现在觉得你可以承受,但是以后呢,如果这段日子很漫长呢?我以为一个女人结婚后希望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不管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更加富饶是完全无可厚非的,没有那个人生来就是为了要跟伴侣过艰难的生活,哪怕他们真的非常相爱。我不希望你过那种,消耗我们之间的感情去对抗生活中的磨难的日子,也不想……”不想让你因此而不再爱我,我会无法承受你在给了我那么好的爱情之后再离开我。贾维斯默默地补完。他没法对佩珀说出他的真实想法,那似乎太自私,对他自己也太残忍。

而佩珀似乎已经明白了贾维斯所有说出口的和没说出口的话。她眯起眼睛,像是要把贾维斯看穿,然后,她重重地叹了口气,抱住贾维斯的一条胳膊,凑过去亲吻贾维斯紧紧闭着的、有些濡湿的眼睛。“你别想用这种话吓住我,贾维斯。正如你所说,我之前的生活太顺利了,或许我对我们可能面对的事情一无所知,但这正是我的优势所在——我不会因为物质上的顾虑,干扰我们的感情。我爱你,仅仅是因为你,而不是因为你的前途,你的物质。你或许习惯了你所得到的每一种东西都有条件,但是我需要你知道的是,我爱你,没有条件。”

贾维斯愣了几秒钟。佩珀见他一脸茫然空白的表情,还想辩白些什么,却被贾维斯一把抱住,压在身下,狂热地亲吻着。“这是你说,你说的。”他恶狠狠地呢喃道,“你既然亲口说了,就不要后悔。我会跟你在一起,抓牢你,把你捆在身边,让你永远也别想离开我。如果以后你想要离开我,我就会强迫你留下来,一遍一遍地想今天晚上你说过的话,你对我的承诺,直到你再也不能无视它。”说着,贾维斯又一次咬着佩珀的嘴唇,说道,“我是个很自私也很记仇的人,我会不择手段达到我的目的,维吉尼亚波兹小姐,希望你记住这个。”

佩珀咯咯地笑起来:“我会记住的。不过或许你应该叫我夫人?‘贾维斯夫人’,你知道。”

【tbc】


评论 ( 1 )
热度 ( 7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