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椒】上京记09(完结篇)

CP:贾维斯X佩珀波兹(含:杜姆X托尼斯塔克)

级别:U

备注:双方都是普通人(国内背景的)AU  博士生!贾维斯X本科生!佩珀

HE 短篇 前篇:《且看风去风留》,佩珀考研复试顺便跟贾维斯结了个婚的故事

最后一段是杜铁!杜铁!杜铁!

终于写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写下一个文之前我要咸鱼一周……躺平………………

不要去农家乐吃饭!不要去农家乐吃饭!不要去农家乐吃饭!

-------------------------------------------------

“呼,蒙混过关……我觉得你爸妈还是挺喜欢我的。”贾维斯和佩珀在佩珀家楼下分别的时候,贾维斯松了口气,乐观地说。

佩珀挑起一边的眉毛。“我爸说的没错,你还是挺狂妄的。”

“但是他们接受我了呀。”贾维斯说。

“接受和喜欢可差得远呢!”佩珀笑道,“而且我觉得八成是因为我已经替你做了大部分工作。昨天晚上我就告诉他们我们结婚的事了。”

贾维斯的脸一下子垮下来。“也就是说,他们在我们回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了。”

“是的。”佩珀同情的点点头。

贾维斯看上去介于羞愤和想要杀人的冲动之间。他深深了吸口气,“好吧,我现在感觉自己像个骗子……”他嘟囔道。

“有点吧。”佩珀说,凑上前亲了亲贾维斯的脸,“可我还是你的同谋呢。”

贾维斯重新笑起来。他喜欢这个。

 

两个星期后,佩珀和贾维斯第二次来到B市。

现在他们已经对这个城市的生活轻车熟路,在物理学院外等待贾维斯参加博士生考试的时候佩珀甚至有种自己本就输于这个城市的错觉。

不过,要是没有另一个男人时不时的打量,佩珀的这三个小时显然更加愉快——那是一个穿得非常考究的中年人,有一头精心打理过的灰发和一双锐利的灰眼睛,如果不是面部线条有些硬朗和不近人情,佩珀大概会忍不住用“美丽”这个字眼形容这位男士。他坐在那里的姿势也非常“美”,放松地靠在长椅远离佩珀的那一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偶尔拨弄身后一盆袖珍椰子又窄又长的墨绿色叶子。他就像一头在挑选猎物的狮子,佩珀想,而自己正是他那可怜的猎物之一。想到这里,她不禁对贾维斯生出一丝微薄的同情:作为这个男人的同事,她素未谋面的斯塔克教教恐怕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

在佩珀的耐心和勇气要被那个男人耗尽之前,贾维斯终于从教室里走出来。他看上去脸色灰败,佩珀吐吐舌头,迎上去。“怎么样?”她紧张兮兮地问。

贾维斯回以一个一言难尽的目光。“应该能上。”他简短地说。

佩珀松了口气,感觉一下子活过来了。她踮起脚向贾维斯身后看去,没有一个同学从他身后走出来。“你的同学呢?监考老师呢?”

“只有我一个人考试。”贾维斯说,“监考老师……”

话音未落,斯塔克教授——佩珀一眼就认出了被贾维斯描述过许多次的、标志性的小胡子——手里捏着贾维斯的卷子走出来。他把贾维斯的卷子折成一张巴掌大小的方片,漫不经心地塞进口袋里,而坐在长椅另一头地男人站起来,露出一个温暖地笑容,迎向他,两人交换了一个短暂的亲吻之后勾肩搭背地离开了,看也没看佩珀和贾维斯一眼。

“那人是谁!!!”佩珀指着灰发男人,无声地尖叫着问。

“那是维克多.冯.杜姆教授,斯塔克教授的……丈夫。”贾维斯牙酸地说。

“啊……是吗……”佩珀面无表情,语气迟钝:“看来你博士这三年必然是鸡飞狗跳的三年了。”

“五年。”贾维斯阴沉地说。

佩珀真的尖叫出来。

【fin】 


评论 ( 1 )
热度 ( 3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