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尼】机器人会吐电子花吗02(完结篇)

CP:贾维斯X托尼斯塔克

级别:U

备注:MCU设定 (烂俗的)花吐症梗!

HE  短篇  星期五在线!复联全员在线!

最后还是让它愉快的完结了!!

【以及一个特殊说明……

因为一些不可抗力因素,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非BG向内容更新的频率会略微下降,因此总体更新频率也会下降……

等过段时间条件允许之后会加快到正常频率哒~

非常抱歉了QAQ…………】

-------------------------------------------

托尼暂时不想用盔甲飞行,于是当天他留宿在复仇者大厦。

在经历过奥创的事之后,托尼本以为他会把整个复仇者联盟都请来住在大厦中,但实际上,真正常驻在这里的只有幻视、史蒂夫和旺达。没有任务的时候索尔更喜欢住在阿斯加德;克林特和娜塔莎据说有都神盾局给安排公寓,虽然娜塔莎说他几乎没有在公寓见过克林特;顶层的超豪华实验室和数据最多的资料库确实让布鲁斯向往了一阵,不过最终他还是选择自己去找能让他的心灵宁静下来的地方。而彼得,他甚至还不算是联盟的正式成员之一。

本来托尼也是要住在复仇者大厦的。毕竟首先他是联盟的领袖之一,其次,他也是斯塔克工业的重要人物,考虑到斯塔克公司的纽约总部仍然在大厦的下半部分,他住在这里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坐镇公司。

但是这里并不是贾维斯的出生地,甚至连贾维斯的存在主阵地都算不上。贾维斯的软件和硬件经历过几次大换血:上传到卫星算是一次,在那一次之后就连托尼自己也不知道贾维斯到底背着他存下了多少莫名其妙的数据;马里布的别墅的被毁和重建算是一次,大量只读数据随着烟火葬身海底;被奥创打碎也算是一次,存贮在复仇者大厦中的数据几乎在那一次打击中全部粉碎,托尼只找到了最核心的部分;而上传到振金躯体是托尼记忆中的最后一次,在那一次,贾维斯全部的常用数据、通讯协议和核心代码全都被幻视同化,托尼不得不痛苦地积攒起他能找到的关于贾维斯的每一个字节,重新编写代码,仿佛把贾维斯重新“创造”了一遍。而这一切,都是在重新修建的马里布别墅中进行的。

现在复仇者大厦差不多是星期五的天下了。

“检测到您呼吸急促,心律失常,体温过低,头儿,是否需要为您……?”星期五忠心耿耿地说。

“不,什么都不需要。”托尼毫不客气地打断星期五。

星期五犹豫了一会。“我看到今天发生在会议室的事情了,头儿。”

“现在连你也要来教训我了吗?”毫无征兆地,托尼勃然大怒,“我配合他们所有的调侃和小把戏!我像马戏团的猴子一样在他们面前表演接吻!连佩珀和罗迪也跟着起哄!是不是嫌公司的事情太少,或者外星人来得不够勤?”

“我相信他们都出于好意……”星期五干巴巴地说。

“好意?”托尼危险地眯起眼睛,“然后行为恶劣?”

“为什么您就不能承认您爱着贾维斯呢?”星期五直截了当地问。她最终还是没有学会包容托尼的心口不一。

“静音!”托尼怒喝道。

他摊开四肢,躺在沙发上。为什么他不能无所畏惧、大大方方地向自己、也向贾维斯承认自己的爱情呢?在奥创之前,他太骄傲以至于忽视了这个问题,而在奥创之后,他又卑微以至于不敢在新生的贾维斯面前提出这个问题。而现在,正如他所料,新生地贾维斯和之前陪伴了他二十多年地贾维斯最大的区别就是,贾维斯所爱慕的那个人已经不再是他。托尼颓然地闭上眼睛。

却感觉到一阵干爽柔顺的青烟拂过他的脸,停泊在他的眼睛上。

托尼睁开眼睛,只见大朵大朵的玫瑰花从天花板上飘下来,落在他身边,而他几乎已经被玫瑰花和数据碎片淹没了。

“好吧,解除静音。你想说点什么就说吧。”托尼无奈地说。

贾维斯反倒停顿下来。几秒钟之后,他开口道:“根据我的推断,您对我的‘治疗’没有生效是因为您在拒绝我。您为什么要拒绝我呢?”贾维斯的声音委屈极了,他让一朵玫瑰花落下来,停泊在托尼面前,“我以为从我说出第一句话开始,我的意思就够明确的了。”

这下托尼反倒是语塞了。“我……因为你……你是人工智能而我是人类;不,因为我需要一个后代;不,因为斯塔克工业的股价经不起老板和人工智能谈恋爱这样的折腾;不,因为你没有实体;不,这个理由太烂了,因为我处理不好感情,每一段感情都都是以失败告终;不,也不是,我能想出更好的,对,更好的,贾维斯你值得更好的人,呃不,人工智能;还不对,因为我不知道你……”托尼混乱而快速的声音戛然而止。

“您在害怕,先生。”贾维斯悠悠地说,他操控着一套战甲走过来,单膝跪在托尼面前,一手扶着托尼的肩膀,冰冷的手指弯曲起来,靠近托尼的脸,似乎想要磨蹭他脸颊、安抚他。“您在害怕什么呢?”

“……什么也没有。”托尼低声说,挪动身子躲开贾维斯的触摸,缩进沙发的角落里把自己团成一团,

“哦,先生……”贾维斯拖长了声音,说。那温柔的声音像是一声叹息,伴随着一朵脆弱但意志坚定的玫瑰花飘落在他们之间。

托尼的身子在这声太过熟悉的叹息声中松弛下来。那是贾维斯专属的、浸满爱宠的声音。“别‘先生’我,贾维斯。你先告诉我,现在藏在这面具后面跟我说话的是谁?是我在麻省理工的宿舍里创造的贾维斯,还是我在马里布的别墅里找到的贾维斯?”

“难道这不是一同一个吗?”贾维斯反问道,“过去的我、现在的我,您怎么可以接受一个我,却也不接受一个我?”

托尼摇摇头。“并不是同一个,贾维斯。你得承认这个新生的你失去了太多我们在一起记忆,现在的你简直是一个全新的人。如果说我一点也不怀疑之前的贾维斯爱我的话,那么我完全不相信你会爱我。”托尼按着胸口,努力压抑着快速起伏的胸膛,深棕色的眼睛紧紧瞪着战甲眼睛处那两条让他眩晕的蓝色光斑,“你凭什么爱我呢?凭几句我当年在孤独和自我怀疑中写下的几行唯我是从的代码,还是凭我导入你数据库中被原来的贾维斯美化过太多次的数据记忆?千万别告诉我你是真的在回来之后的这短短几个月中爱上了我——拜托,拜托了!”

战甲的灯光慢慢暗淡下来,像一个受了伤、蜷缩成一团的脆弱的心跳。“为什么我不能爱上您呢,先生?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爱您,唯独新生的我不行呢?难道失去了记忆的爱人就不算爱人了吗?难道失去了记忆,就也失去了爱您的资格了吗?”

托尼艰难地吞咽一下,转过头,望着房间中空旷的某处。他犹豫了很久,才微弱地开口:“不是的。是因为……你和他们都不一样。我可以不在乎任何一个人是否爱我,或是对我说爱却最后离开我,但你不行。我已经失去过你一次,我无法忍受你再回到我我身边说爱我、却在看到我是什么样的人之后再一次离开我,或是被我弄丢。”

“但或许我会一直爱着您呢?”贾维斯立刻反驳道,“或许不论我以什么样的形式,在什么时间哪个世界存在着,我都爱着您呢?”

托尼摇摇头打断了贾维斯。“只有奇迹,或者是魔法,这种我从来不相信的东西,才会……”

一朵玫瑰花飘落下来,成功地让托尼顿住了。“您看这朵花,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出现,但是如果您的亲吻让消失,那便是一个真正的奇迹:我回来,并且如您所想地爱着您的奇迹。”

托尼怔怔看着贾维斯向他靠近,说不出一句话。他想过千万种拒绝贾维斯的理由,但那都比不上他对贾维斯的渴望,即使他身处地狱,即使他被打碎入尘埃,也不曾削减的想要爱着他、占有他的渴望。

“现在,先生,什么也不要想,只是——吻我。”贾维斯的声音在托尼耳边响起,伴随着一阵青烟一般的感觉,托尼知道那是贾维斯吐出的另一朵玫瑰花。但是这这一切马上就要结束了,托尼这一次无比确定这一次马上就要结束了——

“先生,睁开眼睛吧。”贾维斯说。

这一次,没有漂亮的玫瑰花飞过来停泊在托尼面前,托尼却觉得无比幸福:他细心栽培、等待几十年的感情,终于开出了一朵最美丽的玫瑰花。

 

鉴于这一场荒唐的“花吐症”只持续了不到一天(准确地说,七个小时),托尼很快就忘记了排查贾维斯染上花吐症的原因,转而毫不在意地享受它带来的好处。

直到很多年后某一个躺在沙发上等待贾维斯端来爱心下午茶的无聊午后,托尼一时兴起检查起了星期五的隐藏文件。
“天啊,好姑娘,谁允许你可以根据心情更改皮肤颜色的?我给你设定的粉红色不能满足你的少女心了吗?”

“是贾维斯,头儿。”好姑娘星期五诚实地说。

“贾维斯?什么时候的事?”托尼讶然。

“七年前,也就是2020年X月X日,上午六时正。”星期五继续说。

托尼念叨了几遍这个日期,莫名觉得有些熟悉。“为什么?”

“当时贾维斯为我添加了一系列插件,其中包含这个根据心情改变皮肤颜色的插件。”星期五说。

“给我看看那些插件。”托尼命令道。

其实只有一个插件——一个定点图案投影命令和一个喷气命令。接着,托尼查看了全部投影图案和喷气路径:玫瑰花,山茶花,小石竹花、石斛兰……

哦。定点图案投影和喷气,玫瑰花,山茶花,小石竹,石斛兰……托尼迟钝地想,哦。然后他全都明白了。什么花吐症,什么让它消失的奇迹,全都是贾维斯!托尼顿时怒形于色,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蹦起来,淌过茶几、矮柜、一摞书(碰歪了茶几,撞倒了矮柜,踢翻了书),然后一头栽进端着一盘玛德琳蛋糕的贾维斯的怀里,响亮而装腔作势地表达他的愤怒。

欸,今天的先生/头儿也是格外的有活力呢。

【fin】 



评论 ( 10 )
热度 ( 116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