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椒】白手成家02

CP:贾维斯X佩珀波兹(含:维克多.冯.杜姆X托尼斯塔克)

级别:12

备注:前篇《且看风去风留》《上京记》

双方都是普通人的(国内背景)AU  HE  中短篇

博士在读生!贾维斯X(硕士毕业的)社会人!佩珀   

教授!杜姆X教授!托尼

-------------------------------------------------------------

【01,第一次争吵留念02

第二天贾维斯来找她的时候,佩珀还是有一点小紧张的,真的,真的。“嗨,贾维斯……”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向贾维斯笑了笑,“我要跟你说……”

贾维斯扶着额头叹了口气。“你果然还是把东西卖了。”他肯定地说。

“呃,是啊。”佩珀干巴巴地说,又争辩道:“两百多块钱呢。”

贾维斯翻了个白眼,瞪着佩珀,似乎在“违心地表扬佩珀一下”和“残忍地打击佩珀一下”之间挣扎。“卖了就卖了吧,你的东西也该换新的了。”最后,他耸耸肩说。

他拉起佩珀的手,沿街慢慢走着,找一家他们还没有去过的人少的小饭店。六月末的B市没有一天是凉快的,就连傍晚树荫下的风也是微温的。佩珀在身边哼哼唧唧说着答辩的事,她的裙摆不时摩擦他牛仔裤包裹下的腿,她身上清凉的香味就是从那个地方缠绕上来,包围了他,让他感到些微的放松。

而同时,佩珀一边小心翼翼地岔开话题,一边观察贾维斯的脸色。她发现自己有些想法很矛盾,比如现在,她既希望贾维斯对她说点什么,最好是带着宠溺、笑意盈盈地抱怨她没有听他的话,又有点委屈地觉得自己什么也没做错。然后她忽然看到贾维斯虽然答应着她,脸上则是超然、松弛的淡漠和疲倦。

佩珀自认为她并不是让贾维斯疲惫的那部分,但是贾维斯越来越重的黑眼圈仍然让她心中五味杂陈,明明自己做的没错,为什么现在理亏的好像也是她呢。佩珀撇撇嘴,趁贾维斯转头的时候踮起脚尖,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

这甚至算不上一个完整的亲吻,但贾维斯依然完完全全地愣住了。他转过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佩珀。佩珀的脸在贾维斯的目光中浮起一层淡红,但她偏着头,舔舔嘴唇,放肆地说:“如果你现在还没有开心一点,我可不再负责哄了哦。”

“我一直很开心。”贾维斯拉过佩珀抱着她,下巴搁在佩珀肩头。

佩珀咯咯笑着一把拍开贾维斯的手:“别在大街上。”

“那换个地方就行了吧?”贾维斯坏笑着,更紧地抱着佩珀,故意在她耳边说。

佩珀缩起身子躲开,脸涨得更红了。

“所以我们最好快点租个房子。”吃饭的时候,贾维斯说。他们选了一家热闹的麻辣烫小店:没什么能比闹腾的说话声和食物蒸腾的热气更符合他们的心情了。

“我已经在找了。”佩珀热切地说,“我选好了一些房子,等你有空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

“你选你喜欢的就行了,不用管我。”贾维斯嚼着生菜,含糊不清地说。

“但房子里也有你的一半,我希望你也能选个喜欢的。”佩珀鼓起腮,撒娇似的说,“我算了一下,我的工资差不多够付房租和水电费,生活费的话,我们省一点用,你的津贴也够了,每个月还能存下几百元钱。”

贾维斯则瞪大了眼睛看着佩珀:“等等,我有点没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我们要住在一起?”

“对啊,不仅要住在一起,而且还要住能力范围内最好的房子,然后过那种一室两人三餐四季的生活。毕竟这算是我们结婚之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同居,你难道不希望有个……家,这样的房子吗?”佩珀说着,警觉起来,“你以为我要租什么样的房子?”

“佩珀。”贾维斯叹了口气,带着安抚的口吻说道:“我理解你想要立刻就过上那种……理想生活的想法。但是现在是不是有点早?我还在上学,搬出去和你住的话,学校的宿舍要不要退?还有每天上学的交通费,每年算下来大概要比学校住宿费还贵了。所以说我搬出去和你一起住,首先就不经济。其次,既然我们都打算在B市发展,那不能一辈子租房子住,将来肯定要自己买房子,而且越早买越好。如果你一个人住,选一个比较便宜一点的房子,生活上再节省一点,多存些钱,加上我之前的家底,还有如果你父母也能支援一部分的话,五年之内搞个首付出来应该还是挺有希望……”

“想都别想!”佩珀厉声说,“如果你的打算就是让我自己一个人过,那你就别想从我爸妈那里拿一分钱!”

“佩珀,我不想跟你争这个,你自己一个人住只是暂时,最多两年,等我毕业我们就可以换一个好一点的房子。”贾维斯压抑着怒火说,“而且如果我们告诉叔叔阿姨要买房子,你觉得他们会不会支援?又不是说买了房子没有你的名字,都是夫妻共同财产了。”

“别给我来逐条反驳那套,贾维斯,我不会再接受我们还要继续分居了,我们已经结婚三年、分居三年了!”佩珀气哼哼地说。

“但是难道我们就非得像个连体婴一样黏在一起吗?佩珀你能不能有点大局意识,为了将来更好的生活考虑一下?再过两年而已!”贾维斯的耐心也消耗殆尽,毫不客气地说。

“两年,天啊贾维斯,两年,你还好意思说,你知不知在美国分居六个月以上就可以离婚了!”

餐桌上地气氛诡异地安静下来,贾维斯一下子变得脸色煞白,伤心又不知所措地瞪着佩珀。佩珀这才发现自己的口不择言,立刻抓住贾维斯冰凉的颤抖着的手:“不不不,我不是说……我不是那个意思,贾维斯,真的,我完全没有……我气晕了头,你别当真。”

贾维斯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张开嘴想说什么,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

“不管我刚才说了什么,我都收回,好不好?”佩珀晃着贾维斯的手哀求道,“我爱你!”

“我觉得我们可能都需要冷静一下。”几分钟之后,贾维斯慢慢说,他平复了许多,依然脸色苍白。“不如我们今天先这样?我送你回去?”

佩珀忙不迭地点头,但是直到贾维斯把她送到她寝室门口,她都没有成功让贾维斯开心起来。

【tbc】

评论
热度 ( 2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