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尼】网上寻爱指南01

CP:贾维斯X托尼斯塔克(含:哈皮霍根X佩珀波兹、詹姆斯罗德X卡罗尔丹福斯、克林特巴顿X劳拉、幻视X绯红女巫)

级别:U

备注:梗来源于BBC纪录片《网上寻爱指南》

双方都是普通人AU  应用数学博士!贾维斯X工学博士!托尼

短篇 HE  大概是傻白甜 含有少量强制科普 多CP(详情请看CP栏) 星期五上线!

看完这部纪录片之后,我觉得它哪里都好就是结局不满意,男女主怎么没有在一起!!!!所以就有了这篇文……

------------------------------------------------------

【01,首先,你要有一张好照片

托尼怀疑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和善地向他微笑的金发男人。“您好,贾维斯博士?”

“你好,斯塔克博士。”贾维斯博士礼貌地回应道。托尼向前探了探头,没看到贾维斯博士的嘴唇。好吧,佩珀的情报诚不我欺。

根据佩珀给他的资料,这位贾维斯博士来自英国,有着典型的英国绅士的性格:淡漠、温和、彬彬有礼,虽然一派慢吞吞的样子,但业务上严谨,学术能力极强,是应用数学方向数一数二的人才,目前的研究的主题是用数学和计算机方法改善传统的人际关系。

“叫我托尼。”托尼伸出手,热络地和贾维斯握手。

“好的,托尼。很高兴你愿意成为我们的实验对象。”

“实验对象?听起来像是个冷冰冰的称呼啊……说真的,你确定你的算法,基于神经生物学和个人信息匹配的人际关系改善系统(托尼从一张皱皱巴巴的小纸片上读出来),真的属于‘应用’范畴而不是‘假设’?”

贾维斯一副受了冒犯的表情:“我可以想象您单身至今恐怕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托尼立刻败下阵来。“好吧,好吧。我猜你一定是在数学计算陷入瓶颈的时候喜欢用文字发泄来着。不过不管如何,我们还是开始吧。”说着,他换上一个讨好的笑容。

贾维斯翻了个白眼。“今天我们要做的事情不多,我会首先同你讲一下这个项目的概况,给你一些基本的参考资料和日程表,然后会让你在一些受试者中选择一个匹配对象,最后为你拍一张照片供你的个人介绍使用。”

“我们的项目名称,如你所见(贾维斯嫌弃地指了指被托尼揉成乱七八糟的一小团的那张纸片),是‘基于神经生物学和个人信息匹配的人际关系改善系统’,换句话说,就是根据人类大脑植物性神经对于刺激刺激的反馈,对个人信息进行加工和调整,并以此为依据,用性格倾向匹配系统为受试者寻找伴侣。呃,斯塔克先生,我使用‘伴侣’这个词合适吗?还是可以更加细化?”

“合适?”托尼一头雾水:“我从没……我是说,我身边的人都是正常人……”接着,他想起贾维斯来自著名的腐国,于是挠挠头,“无意冒犯。”

贾维斯薄薄的嘴唇扭出一个干笑:“那么我把寻找对象暂时定位女性。”

“根据课题,我们的项目一共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个人信息的录入,分成图像录入和文字信息录入,我们需要采集一些你的个人信息,包括但不限于照片,个人简介,职业、收入和一些常见信息的采集,还有你的兴趣爱好,包括对异性的审美;第二阶段是神经反馈,我们会对你进行神经个性判断并做一些病理分析,但这些主要是我们的工作,作为第三阶段匹配实验的重要参数;第三阶段,就是根据前两个阶段采集的数据,放进我们的新编写的算法中进行匹配,然后根据匹配结果让受试者见面并进行实验。我的助手,也就是弗莱迪博士会负责编写算法,今天你不会见到她了,不过我想过几天你们需要见面,她会询问你一些第一手资料。”贾维斯愉快地说。

托尼愣了几秒。“也就是说,我要去——相亲?”

“呃,也不全是,那是最后地部分,而且,只是配合着做一些活动,我可以保证这一般不会引起社交恐惧症患者的不适……”贾维斯舔舔嘴唇,安抚地说。

“我没有社交恐惧症!我检查过的!”托尼大声争辩道。

贾维斯挑挑眉,露出一个不置可否的表情。“当然,先生。”

“好吧,我会……配合实验的。”托尼嘟囔着说。

贾维斯满意地点点头。“那敢情好。不过今天我们不会安排太多内容,以防我们的进度有点过火而引起你的不适。今天我们只需要你拍一张照片,然后挑选一个你满意的受试对象。”他看了一眼手机。“现在要给你拍照的摄影师史蒂夫罗杰斯先生还没有准备好,所以我想你大概不介意先挑选一下受试对象?”

托尼点点头,顺从地接过贾维斯递给他的平板电脑。“我需要做什么?就是在这些漂亮姑娘中挑一个约会对象吗?老实说你不如给我一本花花公子杂志,我觉得那个可能更符合我的审美标准……”

贾维斯又一次、重重地翻了个白眼。“我得提醒你,先生,我个人认为能登上花花公子杂志的女士恐怕存在择偶问题的概率不大。”看到托尼立刻兴趣缺缺地叹了口气,重新瘫坐在椅子里,贾维斯忍不住笑起来,补充道:“不过你猜的不错,你的确要在这些姑娘中选择一个你觉得最美的。记住,不考虑其他任何因素——我想我们也没有给你提供什么干扰因素——只考虑长相,选择你觉得最美、最喜欢的。”

“哇哦。”托尼感叹道。“我还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就像皇帝选秀女一样——”说着,他开始一张一张地翻看平板电脑上地照片。

“等等。”贾维斯按住托尼想要向后滑动的手:“我得说,我刚刚想到,我可以顺便实验一个‘最优停止理论’。”

托尼挑挑眉。

“最优停止理论最早在1875年由亚瑟凯利提出,它的意思是,当你在一定范围内进行选择,只能选择其中一个、拒绝一个选项后这个选项不会再重复出现的时候,在总数的37%左右挑选就能挑选出最理想的而结果。”

“就像是那个选麦子的故事,对吗?”托尼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问,“我只能路过这片麦田一次,但我要选出最大、最好地麦子。然后我在走到37%的时候摘一颗麦子,这颗麦子就最有可能是最大最好的?”

贾维斯眯着眼睛笑起来:“没错,先生。不过在这个实验中,我想你可以这样选择:在前37%的女性中进行初步判断,了解你喜欢的相貌类型和女性的情况,对备选女性总体有一个全面的感性认识,但是一个也不选。然后,当你达到37%的时候,我会提醒你,然后你选一个比你刚才拒绝的女性看起来都好女性。”

托尼点点头。“就是说,在后63%中,我只需要选一个比上一个好的就可以?”

“理论上来讲,是的。”贾维斯说。

托尼立刻点亮了手中平板电脑。“呃,粉红色的头发真的是……这个女人的嘴唇像是喝了血一样……瘦巴巴的,不过据说往往是这种女人比性感女郎‘功夫’更好……”最后,托尼选了一个长相干练、挑眉深眼的浅红色头发的女士。

“哦,你选了乔安娜女士。”贾维斯看了一眼托尼的选项,颇感兴趣地说。

“她怎么样?”托尼紧张兮兮地问,期盼地看着贾维斯。

贾维斯温和地笑了。“这恐怕需要你自己……哦,罗杰斯先生准备好了。我们最好快点去找他了,罗杰斯先生的工资可是按小时付的。”

 

史蒂夫罗杰斯,著名摄影家,画家,美学艺术家,贾维斯如是说。但是在托尼看来,他反倒是更像一个动不动就拿狗狗眼看人的、笑起来非常魔性的健身教练。他的白T恤看起来太小了,当他搬动摄影器材的时候,托尼简直怀疑那滚动的肌肉会不会把T恤撑破,而当他终于舍得听见贾维斯的呼唤,向他们伸出手来握手的时候,托尼差点跳起来以防他忽然把他们暴打一顿。半个小时前托尼第一次和贾维斯并肩走出咖啡馆来找罗杰斯的时候,托尼还觉得贾维斯挺高大的,但是在罗杰斯面前,贾维斯顶多算是奶牛面前一根纤细漂亮的芦苇。

“你好,安东尼斯塔克博士。”罗杰斯友善地笑着对托尼说,“贾维斯博士已经提前跟我沟通过了,他说需要我为你拍一组非常有吸引力的照片。”

“实际上,是非常有‘性’吸引力的照片。”托尼咧开嘴,露出一个鲨鱼一般的笑容。

“实际上,是差不多的一回事。”罗杰斯不甘示弱,同样露出一排白牙,并且套用了托尼的句式。

“呃,实际上,先生们,判断是否具有吸引力需要通过神经的验证……”贾维斯微弱地说,试图拉开像是斗牛一样要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

罗杰斯耸了耸肩。

贾维斯发现初次见面的托尼似乎和罗杰斯不太对盘,但是这并没有影响罗杰斯的专业素养。罗杰斯善于捕捉每一个美的细节,甚至善于在贾维斯意想不到的地方创造美。在他,和他的团队(包括一个让贾维斯和托尼都大开眼界的化妆师团队)的共同努力之下,镜头中的托尼变得完全不像他了:不再是那个穿着两件松松垮垮的T恤和拖到地面的脏兮兮的运动裤的、刚刚结束了一个星期和机械的苦斗从车间里走出来的机械师,而是一个闪闪发光、散发着魅力的男超模。托尼在他的指挥下站在街头,转身、回首;或者是反坐在直背木椅上,表情迷蒙的抽烟;又或者带着一顶怪异(但在照片上却那么协调)的圆顶高礼帽衔着一直鲜花看向上方。

街拍的时候甚至有几个不长眼的姑娘远远地凑做一堆,似乎在讨论着要不要跟托尼搭讪。

贾维斯心里颇不是滋味地赶走了那几个姑娘,提前结束生活照的拍摄。

拍照过程的最后一个环节是拍摄一组用于个人简介首页的证件照。

托尼被卸掉了脸上的妆,有点栖遑地坐在一块白色的反光板前,按照罗杰斯的指挥看镜头露出微笑或面无表情。

“呃,罗杰斯先生?我想知道,对异性来说,最有吸引力的照片是什么样的呢?”看着罗杰斯在电脑前给刚才的照片修图的时候,贾维斯有点犹豫地问。

“‘最有吸引力’?”罗杰斯反问道。

“作为一个摄影师,你肯定知道什么样的照片能打动观众。就像是花花公子或是GQ中的照片那样,针对特定的读者,尤其是在择偶市场中的女性读者,一张具有什么样特性的照片最能打动她们?”

罗杰斯大笑起来。“关于方面我能告诉你的并不多,我想这恐怕要属于‘摄影师的天赋’这个范畴了。不过我得说,不管是什么样,对别人而言有吸引力的你和你自己以为的有吸引力的你是非常不同的,这一点在不同的性别之间尤其显著。”

“我想我们的罗杰斯先生似乎在说,别浪费时间贾维斯博士,根本不存在什么对一切都有吸引力的照片——”托尼的声音忽然从两个人头上冒出来,把他们吓了一跳。

罗杰斯皱起眉。“我们可以验证一下,我说的正确与否。”

在托尼和罗杰斯的怂恿(贾维斯觉得自己更多的是为了不让他们打起来)下,贾维斯自己也拍了一组没有妆容、没有背景也没有表情的大头照,按照罗杰斯的要求选了一张自己觉得最好的照片。

“那么,我们现在怎么确定自己认为最有吸引力的照片和别人认为的不一样呢?”托尼挺直腰板坐在一张转椅上,一只手乖乖地放在膝头,一只手规矩地举起来,除了他讽刺的语气,他看起来完全像个老师最喜欢的、眼里闪着求知欲的好学生。

“我得说我很可惜这次的受试者是两个男性,如果是男性和女性的话,效果会更加明显一点。”看到托尼挑起眉,罗杰斯赶紧说道,“当然不同的人的审美也不一样。我可不愿去预测这个结果。现在,斯塔克博士,我会给你播放贾维斯博士的照片,然后你从中挑出一张你觉得最有吸引力的;而贾维斯博士,你也是一样,挑选一张斯塔克博士的照片。等你们都选好之后,我会把你们选择的自己觉得最好的照片和对方觉得最好的照片做一个横向对比。你们想看到对方的结果吗?”

托尼和贾维斯对视了一眼。“行吧。”托尼耸耸肩,说,贾维斯也点头同意。

而罗杰斯来宣布结果的时候看起来非常犹豫。“我想你们应该看看这个,结果和我想的有点不一样。”他递给托尼和贾维斯一人一张纸。

托尼扫了一眼自己的,嗯了一声之后把结果放在一边,去看贾维斯的结果。

“这就是你觉得我最有吸引力的样子?”贾维斯有点失望地说,“我觉得我的性征应该更明显一点。”

“是的,实际上,你们在自己觉得有吸引力的照片中,都额外突出了一些品质。”罗杰斯谨慎的说,他指着贾维斯的照片评论道,“在你自己最满意的照片里,我加深了肤色,调宽了你的颧骨,眉毛颜色更深、更靠近眼窝,形状也偏为上挑,眼球的位置也更为靠近。我想这让你看起来更严肃,更具有攻击性。但是斯塔克博士挑选的照片则更接近于没有任何修改的版本,我只是稍微调暗了整体色调。”

“而斯塔克博士的结果,我想你似乎更喜欢甜美或搞怪的风格!你还让我调整了你的表情,弄出了人工微笑。当然,你也加强了性征的表现,胡子,宽阔的额头,你还去掉了你的下睫毛。不过我得说这个选择让你的照片失色不少。而贾维斯博士也挑选了最接近于原片的照片,我无法解释,或许是因为科学家们发现别人的本质的能力在长期的工作中被不断锻炼出来了。”

贾维斯看着自己的结果笑起来。“自然科学工作者尖锐的小问题。”

“恐怕我需要另找一个人来帮我挑选照片了,你的眼光对我好像没什么帮助。”托尼说着,冲贾维斯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但我确实选了我觉得贾维斯最有吸引力的照片。”

“我也是。不过——这种情况常见吗?”贾维斯小心翼翼地问。

“如果你是说你自己的理想型和别人认为最有吸引力的样子不一样的话,相当常见。我想我还没怎么见过两种形象一样的案例。”罗杰斯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哦,那看来我们真的要另找几个人来帮托尼挑照片了。”贾维斯不无遗憾地说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