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尼】我若有个人工智能01

CP:贾维斯X托尼斯塔克(含:哈皮霍根X佩珀波兹)

级别:PG

备注:M-preg(男性怀孕)请注意避雷!!

M-preg(男性怀孕)请注意避雷!!M-preg(男性怀孕)请注意避雷!!

实体!贾维斯X时间线回到钢1之前!托尼

无限战争之后,托尼的记忆被重置了……除此之外,他还发现自己竟然不可思议的怀孕了……

基本上是甜的!!!队/团宠托尼!!小妹只是想写一个(甜甜的)M-preg日常!!没有提纲!情节随性,更新佛系!应该不会太长

本来小妹是想甜甜的来着。但是最近三次的事情实在是太烦了,所以现在文风不可预测╮(╯▽╰)╭

-------------------------------------------------------------------

“早上好,先生。现在是上午10时33分,实时气温23℃。”贾维斯端着早餐走进来。

床上团成一团的人看见他,立刻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微笑。“早,贾维斯。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那只是一个梦而已。”贾维斯安抚地说,把早餐放在床头,开始帮托尼套上衬衣。

“你不打算问问我那是个什么梦吗?”

“您已经忘记了。”

托尼瞠目结舌。他确实已经忘记了梦的细节,尽管他做梦的时候觉得他那么真实。他的脑子此刻像一个漏了底的木桶,留在里面的只有一些晃动的、模糊地闪烁着火与血的画面。“那不是个好梦。”他还是嘟囔道。

“都过去了。”贾维斯给托尼穿好衣服,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亲吻。

托尼心满意足地蹭蹭贾维斯的胸膛,光滑的布料下结实而温热的身体带给他无限的新鲜感。但是等等,新鲜感?“贾维斯,你什么时候有实体了?”

贾维斯有些担忧地摸摸托尼的头。“什么意思,有实体?人不是本就应该有实体吗?”

托尼愣了几秒,然后如释重负地微笑起来。“看来是那个梦境对我影响太深了。刚才我还以为你是个人工智能操控地仿生人。”

贾维斯皱起眉。“现在我觉得还是问问那个梦到底是什么为好。”

“我梦见我有一身盔甲,还有一个跟你同名的人工智能。我是个超级英雄,保护地球的哪一种,而且还保护了很多次。最后一次是……有个叫灭霸的外星怪物要毁灭地球,而且他已经这么做了,他要杀掉……很多人。”托尼低声说。

“这可真不是个好梦。”贾维斯的蓝眼睛里写满担忧,“不过我想一定是这几天您在实验室工作得太久了,有点精神恍惚。”

托尼一脸茫然。“工作?”

“耶利哥导弹,一个星期后就要上市销售了,现在还有些完善工作需要完成。”贾维斯轻描淡写地说。

托尼打了个冷战。他不知道耶利哥这个名字为何会让他如此恐惧,像是从内脏中将他冻住了一般。“我能不做这个了吗?让研发部去作吧。是时候让他们锻炼一下了。”

贾维斯沉默了,偏着头探究地盯着托尼。他似乎高估了记忆清洗的效果,又或许过去对托尼的伤毁程度远超过他的预判。“当然,先生,我会通知研发部的。”

“哇哦,所以说现在终于是你掌管公司了吗?我记得我把公司给了佩珀。”躲过了公事的托尼眉飞色舞地把一块三明治塞进嘴里。

贾维斯似乎有点为难。“您还在想着那个梦。波兹小姐虽然实际上就是在做您作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需要做的事情,但她职位上只是您的助理。”

“好吧。”托尼说。“你对这事可真够不满的,看来我对佩珀的压榨有点……人神共愤了。”有那么一瞬间托尼似乎想说“人机共愤”,但他实在不知道这种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我没有不满,先生。”贾维斯说,“我只是希望您能适当担负起一些作为一个普通人应当承担的责任。”

托尼迷惑地抬起头。贾维斯的话像是一句非常严重的职责,但是他并不是没有听出贾维斯语气中的心疼和埋怨。“呃,好的,我会的。今天下午我见见佩珀吧,可能我真的该多操心些公司的事务了。”

贾维斯看起来非但没有高兴,反而更窝火了。“没问题,先生,不过现在您最好在您的早餐彻底变成午餐之前吃掉它。”

托尼一直在哼哼唧唧地抱怨他的早餐。两小块三明治、加奶油淋枫糖浆的煎饼、咖啡,这是他最常吃的组合。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就是想吃烘豆:粘稠的加了厚厚的番茄酱和肉汁的酱汁裹着一颗颗绵软的鹰嘴豆,浓郁的咸香味随着他勺子的拨弄散发出来,他不禁满怀希望地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因为自己想象中的味道为发出一阵干呕。

贾维斯猛地跳起来:“先生?”

“我想吐。”托尼按着胸口,恶心地说。

贾维斯立刻扶着托尼跑到浴室,但托尼只是对着马桶干呕了一阵。“我昨天喝酒了吗?为什么我觉得那么累?”

“没有,先生,昨天您一整天都在工作室,活动和饮食均规律,没有摄入酒精、尼古丁或其他成瘾性物质,并于晚上22时正入睡。”贾维斯立刻说。

“我睡了12个小时?”托尼靠着贾维斯地腿坐在地上,气喘吁吁,难以置信地问。

“是的,先生。”贾维斯给托尼擦擦嘴,把他扶出浴室,放在卧室的长沙发上。

托尼立刻像是没了骨头一样陷进沙发中,然后四处嗅了嗅,又戒备地坐直身子。“沙发上有股怪味。”他控诉道。

贾维斯偏偏头,沙发的生产制作信息和全部使用记录立刻在他眼前闪过。“可是就我所知,最近的一个月内除了您和我没有人使用过这张沙发。”

托尼揪住贾维斯的领带把他拉到面前,他的脸贴着贾维斯的颈窝和胸膛,像只小猫一样闻了闻。“是你身上的味道。”

贾维斯很想闻闻自己身上有什么味道,但是他很清楚自己身上不会有体味,只可能有他精心挑选过的香水味。“需要我换一款香水吗?您不喜欢这个味道吗?”

“我喜欢。但是不是香水味,是……”托尼咬着嘴唇苦思冥想,然后一拍脑袋,放弃了,“我不知道,不过这味道不坏,像是,呃,烘豆?”

托尼又一次干呕起来。

 

下午佩珀到达的时候,托尼正坐在办公室往嘴里塞着饼干。“下午好,佩珀。”托尼亲切地说,朝佩珀抛了个媚眼。

“下午好,托尼。你把零食带到办公室吃?”佩珀快步走过来,啪地一声把一个文件夹放在托尼对面。

“我饿了。”托尼含糊地说。“这是我需要签字的东西吗?”

“不,这只是你的日程表和新工作的说明。”佩珀把托尼的日程表递给他,利落地说。“贾维斯呢?”

“他去给我买吃的了。我想吃咱们楼下小吃车上的芝士热狗。”托尼毫不在意地说。

“你中午吃饭了吗?”佩珀挑起眉,问道。

“吃了,但是后来吐了。”

“吐了?贾维斯有没有调查你的食物来源?你是不是吃了不好的东西?”佩珀怀疑地绕过桌子,拿起一片饼干仔细打量。

“调查了,食物没问题。没有下毒,没有过期食品,没有污染食品。”托尼耸耸肩,“但是好像在一夜之间,我喜欢或想吃的东西都会让我呕吐。早晨是烘豆,中午是肉丸意面,刚才又是炸芝士条。”

佩珀翻了个白眼。“你吃得太油腻了。难怪会恶心。”

“但我喜欢醇厚的味道!”托尼大叫。

佩珀慈爱的看着他,像是看一个躺在地上打滚的孩子。

而托尼差不多真的要在地上打滚了。

“游戏时间结束,幼儿托尼,你现在必须工作了。在贾维斯回来之前你要看完这些资料然后告诉我我们要不要投资这个项目,你吃完你的芝士热狗之后则需要去工作室改进坦克的履带,使用报告已经发到你的工作邮箱里去了。”

“坦克履带?我以为我还要在耶利哥导弹的项目上花一点时间。”托尼有点惊讶。

“但你不是把耶利哥导弹的项目下放到研发部了吗?贾维斯今天早上告诉我的。”佩珀比托尼还要惊讶,而且还有点不耐烦。

“呃,我没想到他那么快就告诉你了。而且你们还都把这件事认真了。”托尼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说真的,为什么我没有让你当首席执行官?我想你完全可以胜任这个工作。”

佩珀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是很想升职加薪,不过不是以这种跳火坑的方式。而且,我还不想那么早被你们两个闪瞎。”

托尼吐吐舌头。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有好多东西需要知道。“我们经常不分场合的秀恩爱吗?”

佩珀一脸深恶痛绝地点头。“绝对。简直让人恶心。”

“我不知道,佩珀。一觉醒来我觉得好像一切都有点不对劲。这些,”他挥挥手,大面积地一指周围的一切,“和我记忆中的不太一样。贾维斯说是我还没有摆脱噩梦的影响,但是……就好像我过了两种人生,而本来应该互不干扰的它们现在重合起来了。”

佩珀惊恐地看着他。“你跟贾维斯说过这些吗?”

托尼摇摇头。

“你应该告诉他。他是你的丈夫,你的伴侣,你不能像瞒着我那样瞒着他。”佩珀忧心地说。

“好吧。等他回来我就告诉他。”托尼顺从说。他拼命回忆他又有哪里瞒着佩珀了,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但是贾维斯回来的时候,托尼跟佩珀为了托尼收藏的蒙德里安的画吵得正欢,两个人都忘记了要告诉贾维斯的事。

“先生,您的芝士热狗。”贾维斯看着托尼欣喜地一把扯开包装纸,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着热狗,笑着从背后搂住托尼,蹭蹭托尼头顶柔软的头发。

“行行好,托尼,贾维斯,去卧室——”佩珀发出一声哀鸣。

托尼吐吐舌头,回应佩珀的是一个响亮的、落在贾维斯脸上的亲吻和得意的笑声。

“得了,看来这里没有什么需要我的了。”佩珀利落地站起身,踏着愤怒的步子走出办公室。“等等,别忘了明天上午十点,哈皮会载你去基地和罗迪谈新一期的军械合同!如果你忘了,我就活剥了你的皮,说到做到!”她特地折回来,恶狠狠地补充道。

“今天真是抱歉,波兹小姐。我会看着先生的。”

贾维斯的声音从佩珀身后传来,带着低沉和满足的笑意。但佩珀知道这就是一张空头支票——贾维斯只会纵容托尼,让托尼变成一个无法无天的熊孩子。她无奈地摇摇头,上帝保佑可怜的哈皮和罗德上校。

 

“天啊,我还是迟到了!”托尼从床上猛地弹起来,尖叫道。

“如果您能在十分钟内洗漱完毕,还是很有希望把迟到时间控制在一个小时之内的。”这次贾维斯没有端着早餐出现,而是从托尼身边坐起来,有条不紊地帮托尼理顺睡得东倒西歪地头发,替他套上衬衣并仔细的一颗颗系好扣子。

“我睡了多久?我觉得我睡得太多的。”托尼嘟囔着,心不在焉地捏捏贾维斯的脸,也开始整理贾维斯的衬衣领子。

“十个小时,先生。但我猜您还没有睡够。”贾维斯柔和地说。

“是啊,我还是很困,而且很累。”托尼打了个大大的呵欠,顺从地张开嘴让贾维斯把一片红提软曲奇塞进他嘴里。“我昨天晚上干了什么?”

“起夜,先生,如果您非要问的话。”

“啥?”

“起夜。别这副表情,先生,我是字面意思上的。”贾维斯认真地说。“您昨天晚上一共起夜四次。”

“呃……贾维斯,别这么大声的说出来。”托尼尴尬地捂着脸。“难道我到了性功能下降的年龄了吗?天啊我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贾维斯忍俊不禁:“先生,我保证您还是一如既往的……风流倜傥。而且,就算是您性功能下降我也不会嫌弃您的。”

“哦,你敢。”托尼把头埋在被子里,闷闷地威胁道,除了他通红的耳朵让这个威胁毫无威慑力罢了。

贾维斯忍不住俯下身轻咬着托尼艳醴的耳廓,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打开他。

三个小时后托尼迈着急匆匆的小碎步跳上飞机的舷梯。

“三个小时,斯塔克先生。”罗德上校严厉地说,“我等了你三个小时——”

而托尼在某种他说不出的冲动下扑上去给了罗德一个熊抱,成功地堵住了罗德的嘴。然后他猛地跳开了:“我敢打赌你一个星期没洗澡了,罗迪,你身上的味道能熏死一头熊!”

罗德上校一脸受伤地挑起眉。“看来真正的男人味对习惯了衣香鬓影的人来说已经有点过了。”

“罗德上校的体味并没有变化,先生。”贾维斯跟上来,忧虑地补充道。

托尼做了个鬼脸,冲进机舱。

几天以前,托尼为自己选择的飞机餐是寿司和清酒。但是今天,当他面无表情地吃下一块寿司之后,他马上要求乘务员把剩下的寿司丢掉,给他重新上一份“没有酸味,但有味道”的东西。

“您不能再吃重油重盐的食物了,先生,您会吐的。”贾维斯及时解救了一脸茫然的乘务员,坐在托尼身边,递给他一小盒干蛋糕。

“我发誓我不会再吃一口没有味道的酸兔粮了,贾维斯,我发誓,再也不吃,这辈子都不吃。”托尼抓起一把干蛋糕,恶狠狠地塞进嘴里,瞪大了眼睛威胁到,“宁可饿死都不会吃用醋泡过的米饭和没有沙拉酱的蔬菜沙拉。再给我一盒干蛋糕。”

没有更多的干蛋糕,贾维斯只好到厨房看看剩下的食材中还有什么能符合托尼的新要求。他把鱼片塞进炸豆腐中,用牙签封口,加上酱油、砂糖和味淋煮熟,配上浇了速食肉酱的鸡蛋寿司段给托尼。这不是日式料理的传统做法,但是意外的获得了托尼的称赞,在贾维斯发现托尼吃得有点撑之前,托尼差不多消耗掉了飞机上得所有炸豆腐。

酒足饭饱的托尼头晕脑胀地踱进基地,对罗德上校趁机提出的各种新要求好脾气地一一应允。

“经过我们的测试,上一批装甲车基本上没有问题。发动机,武装,内部空间和智能操作系统都达标,唯一的问题,”罗德上校领着托尼和贾维斯走到一辆污渍斑斑、布满了弹孔的装甲车跟前,让托尼靠近来看那些被打穿的钢板,“车身的厚度还不够。如果你能再增加些车身厚度,或者是弄些防弹装置,我想我们就——”

回应罗德上校的是一声可怕的干呕。托尼软趴趴地挂在贾维斯身上,蜷起身子捂着胸口呕吐不止。

“是飞机餐有问题吗?”罗德上校和贾维斯一人一边扶着托尼快速走向基地的休息室,罗德忧心忡忡地问道。

“我想不是,上校。最近几天先生总是这样,嗜吃重油重盐的食物,却总会因此而呕吐。”贾维斯说。

“总是?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你该让他做个检查,肠胃病之类的。”罗德摇摇头,叹息道。

他们把托尼放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托尼立刻在沙发上摊成一摊,还有气无力地争辩他只是被装甲车上散发出来地的硝烟和汽油味恶心到了。

罗德上校对此翻了个白眼:“军械和武器制造商会恶心武器和硝烟味?”

贾维斯却若有所思地盯着在沙发上翻滚挣扎的托尼,什么样没说。

剩下的公事全部由贾维斯代替托尼谈完。半个小时后,贾维斯回到托尼面前,发现托尼已经在休息室硬邦邦的、有点硌人的沙发上睡着了,而哈皮说托尼是自己睡着的——困倦,无聊,哼哼唧唧,然后酣然入睡。

回到大厦,送走了佩珀和哈皮之后,贾维斯的第一件事就是走进他们的卧室,坐在托尼床边,望着他像一个孩子那样侧着身蜷着双腿熟睡。这副场景曾让他辗转反侧、求而不得,又在他无法出现在托尼身边时带给他无限安宁。贾维斯眨眨眼睛,他的世界变成轻轻颤动着、游弋着的一片黑暗,托尼的轮廓在其中闪着微光。贾维斯拉开托尼身上的被子,展平他的四肢。

托尼只是轻轻哼了一声,不安地扭了扭头,想要把肚子保护起来,却没有醒来。

挪开托尼的手,贾维斯得以毫无阻碍地用超声波扫描托尼的腹部。没有耦合剂,贾维斯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但这并不妨碍他看到托尼的小腹处闪烁着一个小光点:一个本不应该出现的子宫,现在安安静静地躲在肠管后面,里面有一个闪闪发光的胚胎正在生长。

托尼怀孕了。 

【tbc】

评论 ( 6 )
热度 ( 68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