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DMHP】白鼬

CP:德拉科X哈利(含:哈利X金妮、德拉科X阿斯托莉娅)

级别:全年龄

备注:BE预警  小妹发刀子是从来不管今天是什么日子哟~

大家圣诞节快乐~

---------------------------------------------------------

“德拉科?我们最好……还是分开吧。”哈利说这话的时候,德拉科正在用手里的罐头沙丁鱼逗今天在花园里发现的白鼬。他的手不自觉地一抖,罐头打翻了,大片的油渍渐染在他亲自挑选的富丽堂皇的地毯上。

为什么?他想问,“救世之星”终于厌倦了这段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泛滥的关系、打算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回到他美艳惊人的女朋友身边去了吗?

“对不起,但是……今天我没有去上班。我去了……陋居。”哈利艰难的说,嗓音干巴巴的。

别说了。求你,别说了。德拉科背对着他,魔杖一扫弄干净地毯,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白鼬光滑的皮毛。小东西不解人间忧愁的心脏欢快而有力地敲击着他的手心。

“我想,我不能这样对待金妮。这是……不对的,我们之间的……那些。”哈利继续吞吞吐吐地说。“所以说,我想我们最好分开,不要再有超出礼仪的来往,赶在谁都不知道之前。”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德拉科忽然愤怒起来:什么魔焰中掌心的温暖,什么还给你魔杖时的心悸,全都是鬼迷心窍!抛去一切,我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不过爱上了另一个普通人,难道有错吗?做了那么多恶事,我早已知道我不无辜,但是唯独在爱这件事上,我没有罪。但为什么,原罪的惩罚却落在了无辜之上?

德拉科加重了手上的力量,白鼬发出一声尖叫,狠狠咬了一口他的虎口,逃窜出去。

“这是什么?”哈利反手抓住了从他身边掠过的白鼬。

“白鼬。”德拉科轻声说。他的声音有些嘶哑,这让他自己有些吃惊。太失礼了,他不应该这样暴露感情。

“哪里来的白鼬?”哈利局促地说,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不断挣扎的小东西,似乎这样便会更轻松一点。

“花园里闯进来的。”德拉科抬起头,再开口时已经恢复了油滑圆润的声音。

“……别转移话题,德拉科,我想你刚才听见了……”哈利脸上泛起红晕,故作严厉地重新说。

“果然是鲁莽的格兰芬多,波特。和韦斯莱还有泥巴种东躲西藏的一年看来并没有教会你耐心的优秀品质。”德拉科嘴角上扬,扯出一个惯常的笑容,这让哈利感到不虞。

“你也一样,马尔福,看来抄家失势并没有教会你夹着尾巴做人。”哈利立刻反驳道。

德拉科挑起眉:“我无意跟你争吵,波特。你希望我什么时候走?”

哈利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似乎惊讶于他那么痛快地不再纠缠。“今……呃,明天吧。”哈利在德拉科挑着眉玩味讥诮的笑容中匆忙改了口。

德拉科嘲讽的笑更深了。“今天我就走,波特。”他冷冷地说,“你这个充满泥巴种臭味的窝让我鼻炎都犯了。”

哈利的脸色沉下来。“德拉科,今天是我提出的分手,你也不用这样。从道义上讲,我先招惹的你没错,但是我是真喜欢你的。我不像你,不像你从小就有那么多人围着宠着,让你对送到你面前的感情不屑一顾,永远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这几个月来我付出了,可是你看看我得到了什么?你对我的态度改变了吗?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嘲讽我、苛待我。我受够了,我不想在用我的感情去焐热一块永远也不会融化的坚冰!”哈利声音越来越高,几乎咆哮起来。他攥着吱喳怪叫的白鼬,另一只手扶着光洁冰凉的流理台,大口喘着气,感觉自己浑身的力量都要从张开的嘴里和手心里流走了。

德拉科闻言一笑,动作优雅地一捋自己的头发:“还算你聪明,波特。我还以为你会一直焐下去呢。”说完,他利落地转了个身走上楼梯,砰的一声砸上了卧室门。

“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嗯?”哈利苦笑,低头看着蜷缩在他手里,已经没有力气挣扎的白鼬。

 

一个小时后德拉科身后飘着自己的箱子走下来的时候,哈利正坐在地毯上喂白鼬沙丁鱼。

傻乎乎的白鼬俨然忘了刚才是谁攥得它几乎窒息,不计前嫌有食便是爹地捧着罐头鱼吃得开心,乌溜溜的小眼睛温情脉脉地看着哈利,哈利也温情脉脉地给它顺着毛。

“终于要离开这个垃圾箱了,呼吸都畅快许多。”德拉科悠然地倚着门框望着哈利,笑道。

“德拉科,你这张嘴真该收敛一下。”哈利没有理他,平心静气地说,耸了耸肩,“你要不改改,以后会吃亏的。一个……同学的善意提醒。”

德拉科照他的样子也耸耸肩。“随你怎么说。把我的白鼬还给我。”德拉科向他伸出手。

“你不是说这是从花园里闯进来的吗?”哈利惊讶道。

“那也不是你的。”德拉科不耐烦地说,“给我我把它放回花园里。”

“不用了,我自己……”

“给我,波特!”德拉科的语气凶狠起来。

“好吧。”哈利嘟囔着说,拎起白鼬扔给德拉科。

德拉科伸手接住白鼬——拎住了脖子,推开屋门。

“德拉科!”哈利猛然站起身,叫住了他。“我……我想问……”

德拉科回头,破天荒地露出一个没有讥讽的笑容:“跟你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值得回忆的好时光。不过老天保佑,也不是那么糟糕。至少你那活儿……对付小姑娘足够了。”

哈利的脸一瞬间涨得通红。他还想再说什么,但是门已经在他眼前关上了。

 

从那天之后,哈利觉得那只白鼬似乎就在他家附近安了家。

它几乎见证了他所有重要时刻:金妮第一次到访,韦斯莱一家全家第一次来过夜,他和金妮浪漫的花园婚礼,他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抱着长子回来的那一天似乎看见一个白影在窗台上一闪而过,他奔过去打开窗户,果然看见那只白鼬懒洋洋的躺在他的信箱上,在阳光下对他眯起了灰眼睛,似乎在微笑。

尽管白鼬从未在他手臂够得着的范围内出现过,也从没有吃过他每天放在栅栏底下的罐头,哈利总是愿意相信那只白鼬从未离开过他的生命。

直到那一个晚上。他从魔法部回来,一天的工作让他筋疲力竭,脑子变成一团浆糊。

几个麻瓜小孩在巷子口闹个不停,似乎又发现了什么新玩意,正玩得开心。“咬他,快咬他!”一个小孩叫到。“你敢!你敢我就把你的尾巴拽下来!”另一个小孩色厉内荏地喊道,紧接着,哭喊声划破了街区的祥和:“你还真咬!哇——好疼——!”“咬人啦!这臭东西咬人啦!快打它!打死它!”然后是一片树枝抽打、石子投掷的声音,间或小动物吱吱地惨叫。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哈利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同时尽量不惹上那群孩子),忽然一声尖叫抓破他的耳膜,让他浑身一颤。

一只白鼬,浑身血迹斑斑、皮毛凌乱的白鼬一口咬住了抓着它的孩子的手背,小小的尖牙深入皮肉,在孩子拼命刷手的时候忽然松口,被甩着他面前。白鼬被摔得动弹不得,躺在水泥道路上,还在无力地挣扎着想向他挪过来,一双灰色的眼睛里泛着闪动的水光。

哈利忽然不敢看它。于是他拧过头去,加快脚步逃进自己的院子里,不理会身后再一次被孩子们捉住的白鼬凄厉的尖叫。

哈利几乎一夜没睡。他不停的担心那只白鼬,它会不会被那群凶恶的小孩抓住弄死。迷迷糊糊中他似乎做了梦,梦里白色和金色的身影交织着哭诉着,醒来他却发现流泪的反而是自己。

他茫茫然地穿好衣服,吻了对他甜甜笑着的金妮和二儿子,走进院子里准备幻影移型。

可以篱笆底下一团模糊的灰色抓住了他的眼睛。

那只白鼬,大难不死的白鼬正窝在他家的篱笆底下、他常常放沙丁鱼罐头的那个角落里,浑身干涸的血迹和污泥把白色的皮毛染得黑灰、一缕一缕贴在身上。它因为冷和疼而剧烈地颤抖着,前腿折断了,站不起来,只能用后腿支撑着身子匍匐在地上。望着他的那双灰眼睛里水光不再,早晨太刺眼的阳光似乎把它们烘干了,那眼睛里现在只剩下空洞和绝望。

哈利猛地后退了一步,不知为何,眼里酸胀难忍。他转过头刚想叫金妮来治疗一下这只可怜的小动物,那白鼬却一撩尾巴、拖着跌跌撞撞的步子跑走了。

……那双深井一样的眼睛便成了哈利许久的噩梦。

 

再一次听到德拉科马尔福的消息是在一个星期之后。

尽管神秘人肆虐的时代早已不在、往日的阴影也几乎褪尽,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认定他们敬爱的傲罗队长一点也不想听到有关于德拉科马尔福的消息。而哈利听说德拉科将要在周末订婚、并且会在马尔福庄园举办公开订婚舞会、任何人都可以参加的消息时,距舞会开始已经不足一天了。

那天的哈利似乎特别不讲情面,狠狠训斥了几个实习生,责令他们立刻回家反省,不接到他的通知不允许回来。这对于一向非常照顾新人的哈利来说还是第一回。下班的时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庆幸明天不用上班,庆幸明天晚上还有一个可以放松的舞会。

尽管没有接到邀请,哈利还是去了马尔福庄园。他没有进去——盛装打扮的迎客家养小精灵偷偷地纳闷地看着他——只是站在雕花围栏外面、隔着大丛盛开的铃兰看着庭院里舞会的盛况。

德拉科看起来消瘦了许多,本来就苍白的脸上更是带着一些病态,嘴唇也没有多少血色。但他的神情是坚决而快乐,挽着他光彩照人的未婚妻言笑晏晏,漂亮的灰眸像是阳光下融化的雪山,干脆果断而充满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旺盛生命力。

他还年轻,哈利忽然想,当他决定跟过去一刀两断,尽管那伤口血流成河,但是他会活下去,然后蓬勃地迎接新生,不像自己。哈利低头看着自己手上已经有些磨损的结婚戒指,忽然觉得这样看下去并没有什么意义:里面的那个人幸福也好不不幸也罢,都和自己半点关系都没有了。

 

第二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星期天,哈利从集市上带回一大包铃兰幼苗,打算种在自家花园里。

金妮自告奋勇来帮他松土,两个大人一个小孩在花园里热火朝天地忙碌着。

忽然,金妮发出一声低低的尖叫,哈利赶忙扔下自己的铲子,凑过去看金妮指着的土堆。

没什么大不了——不过是一具小动物的枯骨。看上去它已经在自己花园里埋了许多年,肉体早已经腐烂,只剩下一具骸骨,和一点带着一丛黑毛的白色尾巴尖。哈利安抚着并没有怎么受到惊吓的金妮,探过头去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不记名房客。

他可看不出那是什么动物,要说发现,那也不过是发现这小动物是被人拧断了脖子、扔在花园里的。

【fin】

 -------------------------------------------------------

P.S.德拉科走之后,哈利家里那只白鼬是他变的。

P.S.S.原来那只也是他掐死的。

:)

评论
热度 ( 13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