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TS】檐月之下弦月

CP:伊欧X雅瑞希尔、凯勒巩X雅瑞希尔

级别:全年龄

备注: @小小金花 点梗:原著背景,伊欧追出逃的小白遇到凯三,写凯三的内心的波澜,从遇到伊欧到伊欧离去

原文为伊欧寻找雅瑞希尔途中遇到库茹芬,这里(依照点梗情节)私设为遇到了凯勒巩  后期扒了大量原文请注意!

---------------------------------------------------------------------

“大人,‘那位精灵’带到了。”凯勒巩的卫队长掀开门帘,以手抚心鞠躬行了一礼。

杂乱而踉跄的脚步声传来,直到那个精灵被两个侍卫一左一右反剪着双手押到凯勒巩面前,他才从他木榻上直起身子,瞄了一眼站在营帐中央的精灵。

如果他能好好地挺起他的脊背,他大概是个高大英俊的黑暗精灵。凯勒巩不得不有些酸溜溜地承认,这个精灵俊美异常,有些瘦削的脸上带着明显属于帖勒瑞精灵的清秀,眉眼的轮廓却是锋利深邃的,一双黑眼睛深不见底,闪着新打磨的武器一般的明亮而冷冰冰的寒光。他浅色的薄唇也紧紧抿着,因为太过用力唇瓣都有些发白,嘴唇相接的地方却显得更加鲜红,像是一张白纸上裁开了一条细细的红线。

凯勒巩哼了一声。他以为雅瑞希尔会更喜欢金发而容貌更加端方阳刚的精灵……就像……就像他一样的。

“黑暗精灵,你到我的土地上来干什么?大概是很急的事情吧,要不然一个如此羞见阳光的人,怎么会在大白天赶路!”

凯勒巩看到伊欧那过分锋利的眉梢挑了一下,微微颤抖着,不由得抑制住想要大笑的冲动,看着伊欧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说话:“凯勒巩我王,据我所知,我儿与我妻,贡多林的白公主,在我出远门时前来拜访你;在我看来,我也当加入他们一同前来拜访才是。”

凯勒巩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一同拜访?黑暗精灵,你以为你是谁?”接着他收敛了笑声,沉声道:“如果是你陪他们来,他们大概会发觉自己在这里恐怕不受欢迎;不过,这事无妨,反正他们也不是来拜访我的。”

伊欧的眉毛挑得更高了,苍白如玉的眉间耸起一道细细的竖痕。

他在愤怒吗?凯勒巩死死盯着面前的黑暗精灵。但是为什么,他会觉得他应该还是有些担心她的?为什么,看到他迷惑而愤怒的样子凯勒巩没有了报复的快意,反倒意外地心情沉重?

他又想到他在艾格隆狭道清晨的薄雾中遇到雅瑞希尔的那天,他刚刚远远地呼唤了一声“伊瑞希!”就被一只飞驰而来的箭矢擦过肩膀,钉了一缕金发在身后的树上。

 

他的侍从纷纷架起弓箭。

而对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图尔库!放下弓箭,是我!”接着顿了顿,降低了声音,“卢米昂,收起弓箭,那是你的表舅!”

还没有看到那个拥有着锐利眼睛的孩子,凯勒巩就感到一阵刺痛:他的伊瑞希有了一个孩子?她又是什么时候成了婚?为什么自己居然毫不知情,在辛姆拉德悠悠荡荡几多年,还以为一切依旧。

上午开始散发出热力的太阳慢慢穿透了晨雾。对面孤孤单单依靠着的两人的身影渐渐显露出来。

雅瑞希尔瘦了许多。曾经红润的属于少女的圆鼓鼓的脸颊已经消瘦下去,秀丽的颧骨突出出来,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在因为长期见不到阳光而越发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上明显得可怕。那眼睛已经干涸了,曾经容纳了整个埃尔达世界最美的水光的眼睛中的晶莹已经被绵长的、看不见的眼泪消耗一空,但是在看到凯勒巩的那一刻,这双眼睛里重新燃起了一些笑意。而仅仅这一点星星之火,伴着与从前角度一模一样的扬起的嘴角,便点亮了整个清晨。

伊瑞希,他的伊瑞希,尽管经历了难以启齿、无法想象的磨难,她还是那样的光彩照人。

凯勒巩跳下马,向她张开了手臂。

雅瑞希尔猛地吸了一口气,发出一声短暂的抽噎,拼命眨着眼睛,在梅格林诧异的目光中从马上滑下来,扑到凯勒巩怀里。她紧紧抱着他,变得纤细不堪的手用力捶打着凯勒巩宽厚的肩膀。

“对不起,对不起……我该早些去找你的……”凯勒巩低声说。

“我到你的领地上,可是你同库茹芬打猎去了,我等了很久……”雅瑞希尔抱怨道,忍不住还是红了眼眶。

“我不会让你再等了,这一次,请你留下来,留下来和我一起,我们再也不分开!”凯勒巩扶着雅瑞希尔的肩膀,飞快地说。

雅瑞希尔却沉默了。

“因为卢米昂吗?”凯勒巩看着那个正在恨恨地看着他的少年问,接着的认真地补充道,“不管他是你和谁的孩子,不管为了什么你生下了他,我都会毫无保留地接纳他,视他为亲儿,给他封地,为他加冕。”

听到凯勒巩的承诺,雅瑞希尔怔怔地看着凯勒巩那双浅灰色的眼睛,似乎被吓到了。直到凯勒巩再一次晃了晃她的肩膀,她才回过神来,那一瞬间的迷茫失神在黑眼睛里凝固成坚决。

“我的图茹库……我不该让你承受这种事!但是,卢米昂是我自己的孩子,因此我也必须自己解决它。”雅瑞希尔摇了摇头,挣开了凯勒巩扶着她的手。

“现在的你拒绝我的帮忙可不是明智的选择,伊瑞希,你知道你需要帮助,而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凯勒巩思索了一会,慢慢地开了口。

雅瑞希尔垂下头。她能感受到梅格林锐利而有些寒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她,这种寒冷让她想到了幽暗的地洞,潮湿的泥土腥味,昏暗的灯光和散发着霉味和金属味的空气。她摇了摇头,抱紧了自己的胳膊。

“的确,你得帮我。”雅瑞希尔快速地说。

凯勒巩笑了,捧起雅瑞希尔的脸。“任何事。”

“有个黑暗精灵,叫伊欧的,那次我从你的领地离开后南下,误入他的领地,他便去强娶了我,使我生下他的孩子,还将我们拘禁在他的地洞里。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来,恐怕他已经知晓,不日便会追上我们。他知道我素来与你和库茹芬交好,恐怕会来到你的领地寻找,请你一定不要告诉他我的行踪!”雅瑞希尔冷静而迅速地说完。

而凯勒巩眨了眨眼睛。他明白了雅瑞希尔的意图,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在他胸口蔓延开。“你要离开?”

雅瑞希尔点点头。“恐怕我会暂时离开一阵。伊欧与矮人交情不浅,你不可冲动,不可贸然行事——”看到的凯勒巩想要辩解什么,雅瑞希尔立刻说,“杀了他并不能一了百了,你要记住你费诺里安的身份,难道的你想授矮人以柄、让尼尔雅的辛劳白费吗?”

凯勒巩抿紧嘴唇,脸色灰暗。

“伊欧知道我哥哥在贡多林,他若来到此地,之后恐怕会向西而行寻找贡多林。”雅瑞希尔顿了顿,笑道:“我便要反其道而行之,往他觉得我绝不会去的地方走,北上前往辛姆林,或许在尼尔雅或卡诺的领地待一阵子,等伊欧返回艾莫斯谷再回来。”

“那我立刻派人知会他们,再教侍卫陪你前去。”凯勒巩松了口气,说。

“不必了。”雅瑞希尔说,“我与卢米昂的行踪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样大张旗鼓地走,反而徒增麻烦。”

凯勒巩想了想,勉强地答应了。

雅瑞希尔的像个小女孩一样如释重负地笑了。“我就知道,凯勒巩,我就知道。”

凯勒巩却抿着嘴唇不再说话。刚才还在蔓延的剧痛隐去了,变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绵长的隐痛,仿佛全身都被牵扯着,他的一举一动都身不由己,而心中的呐喊却被冰封在这具傀儡躯壳中。雅瑞希尔知道他爱她,知道他会答应她所要求一切,但是她永远不会回应他,永远不会:而他也明明知道的。

这次轮到雅瑞希尔张开双臂,凑上前去拥抱了有些僵硬的凯勒巩。“我很快就回来了,你等我。”她轻声说,吻了吻凯勒巩的侧脸。

然后她飞快从凯勒巩身上滑开,轻快地跑到梅格林身边,翻身上马,简短的道了个别便消失在艾格隆狭道遮天蔽日的树木中。

 

伊欧轻咳一声,打断了凯勒巩的沉思。

凯勒巩偏着头,再一次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的爱人的‘丈夫’。黑暗精灵肩膀宽厚,手臂粗壮而有力,因为行礼而放在胸前的手上结着一层薄茧,尤其是手指和虎口处。凯勒巩对这样的痕迹并不陌生,那是长期锻造留下‘勋章’。但是这个精灵紧紧闭着嘴,一双锐利的眼睛毫不放松地盯着他,追随着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思忖着,分析着,像是要把他看个通透才罢休。

凯勒巩轻轻笑出声。他刚刚做了一个奇怪的决定:猎物已经踏入陷阱,但是在杀死它之前,他还可以玩弄它,让它暴怒,让它痛苦,消耗它的精力,最后让它在精疲力竭和战战兢兢中屈服,然后死去。于是他说:“他们在两天前越过了埃洛西阿赫,然后迅速朝西奔驰。看情况,你所说的话是骗人的;除非,你自己也是蒙人所骗。”

伊欧的瞳孔危险地缩紧了,但是他还是微笑着,咬牙切齿,从唇缝间挤出嘶哑的话语:“既然如此,我王,请准我离去,让我亲自去查明这事的真相。”

凯勒巩哈哈大笑:“我可以让你走,但我一点也不喜欢你。你走得愈快我愈高兴。”

凯勒巩教人放开他,还把他的马——一匹高大的栗色牝马——还给了他。“恐怕你也希望快点离开这里。”

于是伊欧翻身上马,说:“凯勒巩我王,你作了件好事,在你亲戚有需要时亲切对待他。我回来时会记得的。”

凯勒巩猛然抽出了剑。

他怎么敢!怎么敢凭借一个强盗的行为冒充他的亲族,在不光彩地强娶了别人的爱人之后,还在他面前炫耀他的恶行?凯勒巩几乎忍不住现在就要杀了这个肆意妄为的精灵!

他沉下脸来:“别在我面前炫耀你妻子的头衔,那些偷了诺多族的女儿,在没有获得亲族同意与赠礼的情况下强娶她们的人,不配被她们亲族的人视同为亲戚。我已经同意让你走了。走吧,给我滚远一点。按著艾尔达的法律这次我不杀你。但我奉劝你:现在就调头回到你所住的黑暗森林里去;因为我的心警告我,如果你现在去追赶那些已经不再爱你的人,你将永远再也不会回到此地来了。”

凯勒巩一字一顿地说完,转过头去不再看伊欧。他听到伊欧策马离去,甚至没有舍得向他行一个告别礼。

但他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因为他知道,下一次见到那个精灵,见到他两手空空、气急败坏地经过他的领地时,他一定会杀了那个精灵。

【fin】

评论 ( 8 )
热度 ( 22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