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尼】当钢铁侠遇到钢铁女侠

CP:贾维斯X托尼史塔克

级别:全年龄

备注:MCU设定时间线接《美国队长:内战》后含有3490世界的贾维斯X娜塔莎史塔克提及

最终还是没赶上当天,不过也算是迟来的情人节贺文!时间线和设定的混乱请不要太计较小妹哦,欢迎指正,待小妹补完全部考据之后慢慢改!

荣耀属于原作者、RDJ和炮儿,只有OOC属于我

------------------------------------------------------

托尼眨了眨眼睛,醒了过来。

穿过平行宇宙的时空旅行让他脑子里嗡嗡作响,眼前也似乎还飞舞着能量和时空破碎的橘红色花火。他用力甩了甩头,赶走脑海中的蜂鸣和眼前的光斑,深深吸了几口气,眼前的场景才清晰起来。

这里似乎是他在另一个宇宙的史塔克大厦(或许是复仇者大厦,他不情愿地嘟囔道),而这间屋子就是他的实验室。而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几个月前他同幻视聊天时幻视告诉他心灵宝石似乎含有可以开启平行宇宙的能量,为此他和幻视在实验室泡了两个多月,终于找到了开启平行宇宙的方法。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执着于这样一个既不能解决当下内战问题又不能给史塔克工业带来利益的项目,可是每当他想到平行宇宙,看到他为平行宇宙做出的那堆成山验算时,冥冥中总是有种渴望驱使着他,仿佛他解开了这个谜题就找到了什么一样。

但是能找到什么呢?他在熟悉仪器和全息投影的微光中慢慢在这间实验室内踱步,不时停下来翻看堆在桌边的文件和投影中自动运行着的项目。在这个世界中似乎还没有组成复仇者联盟,马克系列盔甲也只开发到了7号。

这么说来这个世界的托尼史塔克过得还不错,他的嘴角无意识地扬起一个轻微的笑容,放下手臂熄灭了掌心炮。

“请别收起武装,头儿。”星期五在托尼眼前的屏幕上无声地打出一行红字:“发现异常:系统防火墙无法破解。”

“你当然无法破解,好姑娘。”托尼轻笑,“这会儿当班的恐怕是这个世界的贾维斯呢。”提到这个名字,托尼的心猛地一跳,混杂着甜蜜与苦涩感情从那里涌出来,他无法分辨这股洪流中是骄傲更多还是悲伤更多。

“战甲受到无法识别的系统扫描。”星期五忠诚地提醒道。

托尼在战甲里微笑着吹了声口哨,张开双臂任由一道红光扫过他的全身,似乎是坦白又似乎是拥抱。

一个熟悉的男声在他头顶上响起来:“扫描完毕。请您解除战甲。”

托尼的心又一次剧烈地跳动起来——这正是贾维斯,那个被他弄丢了,原本以为再也听不到见不到了的贾维斯。

“不管你是谁,请你解除你的战甲。”另一个陌生又有一点熟悉的女声从房间另一端传来,随着这个声音,实验室的灯一层一层亮起来,忽然明亮到刺眼的光线让托尼忍不住用力眨眼,好抹去忽然涌上来的眼泪。

在他的视线中,另一副红金配色的盔甲出现门口,那个女人弓着身子,掌心炮亮起来对准了他,像一只随时准备跳起来攻击的的豹子一样慢慢走向他。

“安东尼·爱德华·史塔克?是你吗?”托尼问,不顾星期五刷出了满屏的红色大字“危险”,脱下了盔甲,走下来站在一边,再一次张开了双手示意自己放下了武器。

女人停下了脚步,手掌稍微移开了一点,没有回答他,也没有解除盔甲甚至是弹起面甲。

“来吧宝贝儿,”托尼故作轻松地吹了一声口哨,“你看我现在可是什么没有了,你把我的马克都拿走了。”

女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终于弹开了面甲:“你吹口哨的样子真是难看死了。”

一双暖融融的巧克力色杏眼笑得弯弯的,镶嵌在一张白皙精致的瓜子脸上,尖利小巧的下巴微微向前扬着,那完美的弧线仿佛刚好可以被托尼托在掌心。接着,那一张丰满的粉红色嘴唇弯起一个骄傲的弧度,扯出脸颊上两个小小的酒窝,深棕色的秀眉一挑,眼睛变成了星光与朝阳交辉的黎明的天空:“娜塔莎·史塔克。”她舔了舔嘴唇,托尼的心也跟着一颤,“我叫娜塔莎·史塔克。”

 

“这么说来,你是另一个世界的我。”娜塔莎微微皱着眉,不过依然兴致盎然地总结道。

托尼点了点头。“刚才星期五和贾维斯说了那么一大段,还核对了我们的DNA,难道不就是为了像你证明这一点吗?”

“那你为什么要来我的世界?”她接着问。

托尼撇了撇嘴。“幻视——你大概不知道他,他算是某种人工智能和魔法的产物——找到了一种可以在平行空间短暂地穿梭的方法,我正在研究它。”

娜塔莎显然对“幻视”这个名字产生了兴趣,托着腮喃喃念了几遍,才重新把注意力转回到托尼身上。“好吧,那你是怎么来的?你要怎么回去呢?”

这个问题似乎把托尼难住了。他想了一会,才谨慎地开了口:“我想过一段时间我自然就会回去了,穿梭平行空间需要大量的能量,实验室的反应堆能量耗尽我就会回去。至于我怎么来的——这是个复杂的问题,我不确定我能解释完。你让贾维斯打开传输端口,星期五会把具体文件传送给你。”

娜塔莎点了点头,身边的一台计算机立刻亮了起来,托尼向他的战甲点了点头,星期五操控着战甲同计算机连接了。

“贾维斯禁止了访问,头儿,只允许单向接受文件,不可被读取。”星期五立刻说。

托尼转向娜塔莎,抱着双臂皱起了眉。“我以为人工智能之间的友好交流不算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娜塔莎展颜笑了,但她看起来一点也不轻松。她重新举起手臂,掌心炮虚虚对着托尼,身后悄无声息地冒出了两套盔甲,想也不用想更多的战甲正在赶来的路上。“我以为你清楚我为什么要禁止贾维斯被读取。你说你是另一个世界的托尼·史塔克,那么你的贾维斯呢?你和星期五恐怕也不是原生搭档,她操控战甲并不熟练,你也没对她进行足够的用户习惯追踪设置。”

托尼闭上眼睛。“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他轻声说,尾音消失在一声疼痛的叹息中。

“那就长话短说。”娜塔莎挑起眉,飞快地看了一眼在她身边慢慢浮现出来的橙色光球。

“我注意到你的马克系列开发到了第7款。这么说你已经知道神盾局了吧。后来神盾局会组织一个复仇者联盟,你会遇到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然后你们会阻止一个叫洛基的邪神侵占地球。那个时候你会把一颗核弹投进太空,那个时候你会看到漂浮在外太空里密密麻麻的外星生物和他们的武装。然后……”托尼的声音顿住了,他停了一会,像是在等待声音里翻滚的情绪平静下来,“然后你会想要建立一支人工智能控制的钢铁武装保护这个世界,或许你会叫他奥创。但是奥创不会如你所愿,他想要毁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他会先杀死贾维斯……”

“不!”娜塔莎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掌心炮抖动着,惨白的光芒在托尼身上摇晃不定,像是谁惶惑的心跳。

“请继续,先生。”娜塔莎身边的橙色光球游移到娜塔莎肩膀上,将娜塔莎笼罩在光球中,冷静地安抚着娜塔莎,面向托尼时的声音却无法抑制地染上了几分担忧。

托尼捂住了脸,把发颤的声音和跳动的眼睛埋在手中:“但是贾维斯没有消失,之后我找到他……可是复仇者中只有贾维斯可以渗入网络对付奥创,而且奥创制造了一具实体,我可以把贾维斯导入实体,创建一个更好的保护世界的人工智能系统。可是在导入的过程中……数据没有完整的上传,实体被雷神引来了雷电,通过心灵宝石激活了,诞生了幻视,贾维斯消失在了幻视的意识里。”

“在那之后你启用了星期五?”贾维斯问。

托尼点了点头。

“贾维斯允许了我的访问。”星期五在一旁说,她那略显复杂的声音打破了房间了沉重得让人抬不起头的沉默。

“我看到了。”过了几秒,贾维斯说,“如他所说,女士。”

娜塔莎放下了掌心炮,解除了战甲,露出一个高挑纤细的女性的躯体,可是那美丽的身形充满了疲惫与恐惧。“所以说,你是来找贾维斯的。”她尽量平静地说,但是她的声音像是被浸透的纸,轻轻一碰就会支离破碎。

托尼沉默了许久,再次开口时,却是无法遮掩的赤诚与破碎:“是,也不是。在来之前,我不知道只几个月来我执着于平行宇宙的研究的意义何在,更不知道开启了平行世界之后我会被送到哪里。但是我无法放弃,直到今天,我意识我坚持的原因,还有我的贾维斯离开我这一年来我真正想要:我想要他回到我身边,我爱他。二十年来我从未发现他对我来说如此重要,或许从他诞生以来就改变了我的生命,只是他太强大、太完美,也从来不会要求什么,所以我将他的存在视为了理所当然,认定了他不会离开我便肆无忌惮地信任他、依赖他、向他索取,甚至肆无忌惮到忽视了他的需求,忽视了我对他的感情,那段我一直以为只有创造者和被创造者之间的亲情,原来早已经变成了死生与共、休戚相关的爱情。”

橙色的光球闪了闪,细微的、电流一般的蓝光在光球周围的空气中闪动,光球一瓣瓣打开,在电流间流转舞动,编织出一个高大的身形:穿着一身黑色洋装、金发碧眼的男人。这就是娜塔莎的贾维斯,她甚至给贾维斯做了一个虚拟的形象。而那个有着短短的金发和蓝得像最透明的天空一样的眼睛的男人伸出虚拟的手,握住了娜塔莎放在桌子上不住颤抖的手。

“看到你的贾维斯,娜塔莎小姐,有那么一瞬间我是嫉妒你的——在你和你的贾维斯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还可以有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短的时间和他相处。我想你也是爱他的,他对你亦然。而你那么幸运,还可以握着他的手对他说爱,可是如果我没有来到这个平行世界,我连再看贾维斯一眼都做不到。所以,你愿意让我备份一下你的贾维斯,让我找回我的爱人吗?”托尼说完,长长吐出一口气,似乎是终于解脱了,又似乎才陷入了另一种折磨。

“贾维斯全部程序已备份完毕,上传至内置硬盘。”好姑娘星期五适时地说,娜塔莎也露出一个微笑:“我怎么能拒绝你?一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我?”说着,她也握住了虚空中她的贾维斯的手。

托尼张开双臂,拥抱了那个脱下战甲后看起来有些纤瘦的身躯。娜塔莎的身子暖暖的,还有些颤抖,却趴在他怀里笑开了。托尼也笑着揉了揉埋在颈窝的深棕色脑袋。“我不确定你的贾维斯能不能被我带回我的世界,在我的世界里,我还没法确定我详细和完全的平行空间穿梭的理论。或许今天我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只能存在我脑海中的记忆,或许我回到我的世界之后根本记不得这一切。但是遇见你真是太好了,能对一个真正的贾维斯(即使不是我的)说爱,真是太好了。”

娜塔莎大笑起来,滑出了托尼的怀抱。“如果没有带到,你可以再来找我——你知道办法。”

“建议你回到战甲内,头儿,反应堆能量低于百分之五。”星期五再一次忠诚地提醒道。

“那好吧。”托尼伸手召唤战甲,战甲服帖地一片片回到他身上。“再见了。如果你要找我,”托尼偏过头指了一下备份了平行宇宙穿梭资料的计算机,“你也知道办法。”他对娜塔莎说,也对贾维斯点了个头。

“再见,托尼。”娜塔莎笑道。

“再见,先生。”贾维斯也同样向他点了点头。

“等等,贾维斯?”托尼飞快地脱下手甲,向贾维斯伸出手。

贾维斯迟疑了几秒,虚空的手碰到托尼的手,握了握。托尼看到贾维斯那澄明得没有一点渣滓的眼睛里泛起一个微笑。

接着,在一阵空气扭曲的橘红色火花和热浪中,托尼消失了。

 

托尼再一次回到他的实验室的时候,整个楼层都是黑漆漆。

反应堆彻底被耗尽,整栋大楼都停了电,寂静无声的实验室在黑暗中仿佛一块巨大的坟墓,只有不远处幻视额头上的心灵宝石和他黑白分明的眼睛的散发着幽幽的微光。

“星期五?”托尼轻声唤道,却没有一个声音回应他。

“史塔克先生?”幻视担忧地飘过来,托尼却后退了一步,重重地靠在实验台上。

“星期五?你在吗?贾维斯呢?”托尼不屈不挠地问,却再也没有力气掩饰声音中哽咽。

仿佛记忆被重播,实验室的灯光由远处易一层一层亮起来,设备重新开始运转,发出聒噪嗡嗡声,一丝一丝吐出暖气。

“欢迎回家,先生/头儿。”两个声音环绕着他,一口异口同声地说。

还没等托尼反应过来,一个小小的、看起来纤弱得过分却那么真实那么明亮的跳动着的光球贴上了他的额头。

“情人节快乐。”贾维斯说。

【fin】

评论 ( 9 )
热度 ( 99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