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椒】白手成家04

CP:贾维斯X佩珀波兹(含:维克多.冯.杜姆X托尼斯塔克)

级别:12

备注:前篇《且看风去风留》《上京记》

双方都是普通人的(国内背景)AU  HE  中短篇

博士在读生!贾维斯X(硕士毕业的)社会人!佩珀   

教授!杜姆X教授!托尼

最近小妹都看了些啥……为啥文风变成了这样…………

-------------------------------------------------------------

【02,两份工作01

最终,佩珀在学校附近的居民楼里租下了一间屋子。那套房子坐落在一栋26楼的小高层中的底22层,是一套宽敞明亮的三居室。佩珀租下了一间卧室和三分之一的公共区域。她的那一部分卧室是整套房子中的点睛之笔,有一个小小的阳台和独立卫浴。佩珀一眼就相中了房间中的独立卫浴,她总觉得在贾维斯回来住的那两天,独立卫浴有助于发生点什么妙不可言的事情,尽管她要每月为此多付出300元的房租和额外的水电费。

浴室可以在某种意义上助长浪漫——这种想法来源于她上班以来疯狂补上的小说。现在她有大量时间阅读那些通过微博或是读书软件推送的网络小说,不用计较它们是否情节真实或文笔精美,更不用在意它们是否对她的生活有所裨益。事实上,用网络小说来消磨工作中漫长的空闲时间要比她的同事们(几个人过中年、徐娘半老的阿姨)凑在一起坐在台阶上磕瓜子聊天打牌高雅多了。

因此,她在新的工作单位并不如何受欢迎,不过佩珀总是愿意以一种带点自豪的抱怨语气说出的这话来,好显示她是她同事中的一股清流。她的新工作——一家小学生活动中心当老师——与其说是一份体面职业,倒不如说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佩珀每天只有两个工作时段,一个是中午小学生放学之后,监督吃完饭的小调皮鬼们乖乖午睡并按时起床;另一个就是小学生放学之后到家长来接走之前按着小厌学派们写作业。

这份佩珀眼中难得的好工作来自于她的同门,一个土生土长的B市人。大概十年前B市老旧居民区改造的时候,同门一家凭着比其他人家多一个的人头数分了一套多一间卧室的大房子,从此之后同门一家便开始了以炒房为主的经济产业发展。现在,同门已经是一个名下有两套房产的优质单身女性,长相甜美,性格温柔,恋爱经历单纯,经济条件优良,硕士毕业的学历不低也不太高,离婚姻市场上的抢手货只差一个清闲又体面的工作。于是同门的妈妈给她物色了一个工作:小学生活动中心的老师。同门不情不愿地勉强上了一天班就坚决不再去,她想要一份有挑战性有意义、能体现出自己苦学七年的价值的工作。

在同门十分苦恼地向佩珀倾诉她宁愿在某个证券交易所当个端茶倒水的秘书小妹也不愿遵从家里的命令乖乖嫁做人妇相夫教子的时候,已经结婚三年的佩珀老脸一红,然后颤巍巍地问她:“那这个小学生活动中心老师的工作能不能介绍给我?”

几天后,佩珀顶着同门对这份工作的“混日子、挣钱少、没意义”的差评毅然决然地去小学生活动中心报了到。只有一份没有保险的临时用工合同,档案被草草塞进社区办事处,佩珀有些不快,不过这点不快在拿到活动中心给的一个月工资的安家费之后瞬间烟消云散。

“我可以承担咱们的家庭开销。”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之后,佩珀把四十多张红彤彤的纸币在床上张张摊开摆成一个漂亮的扇形,自豪地对贾维斯宣布。

“啥?”贾维斯躺在佩珀新买的折叠摇椅上,瞪大了眼睛。

“家庭开销。我的生活费,还有你每个周末回来的时候的费用。也就是说,以后我们见面的那几天,我来养你!”佩珀喜气洋洋又豪情万丈地说。

“真的吗,这么棒!”本来在躺椅上摇来摇去快要睡着的贾维斯腾的一下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笑起来。这一段时间他的实验正是关键时期,在学校的每一天都是一场恶战,简直就像是数着一分一秒熬日子,一个好消息都没有。他太需要一个愉快的消息让他振奋和放松一下了。

“那当然。现在我也算是有钱人了。”佩珀向一床的钱偏偏头,说。

“啧,工作了就是不一样。”贾维斯笑吟吟地叹息道,“那我以后就靠你养活了,土豪老婆大人!”

佩珀咯咯笑着,要求贾维斯给他的新“金主”揉肩捶背。

 

可惜的是,美好的日子并不能持续多久。当佩珀订购的一大批杯盘碗碟、布艺织物和花花草草到货之后,生活第一次对佩珀显露出了狰狞的面孔。她的安家费早在置办桌椅床垫和窗帘被褥的时候便已经用尽,还不到月底,她当月的工资反倒是先见了底。每一个独自坐在家中打开电脑却不知道除了看小说还能干点什么的晚上,佩珀常常会思索的一个问题:她似乎不记得自己买过什么出类拔萃的物件,但她的钱只是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

因此最先消失的是佩珀每天下班回家时的零食。之前几个月的时光让她同下班路上的小店店主们形成过一种微妙的友谊,每一天她都会微笑着靠近临街敞开的柜台,露出甜甜的笑容叫一声阿姨或姐姐,然后买一点零食一边吃着一边去搭地铁,零食的量不会太多,刚好够她吃一个晚上,但从不间断。因此,活动中心和学校附近的小店店主们几乎都眼熟佩珀。而现在,她只能在下班之后行色匆匆、急急忙忙地逃过那些小店,借低头玩手机掩饰自己的尴尬。那些发着温馨诱人的暖橙色灯光的小店中店主目光仿佛不屈不挠的小钢针戳在佩珀背上,似乎在责怪佩珀为什么那么久不去他们家买零食了。

她戒零食路上的另一个阻碍便是那美味的零食本身了。前几个星期,吃零食的渴望似乎还没有那么强烈,但是当佩珀又一次发了工资,崭新的纸币在她口袋里跳动叫嚣以显示自己的存在感时,零食的诱惑似乎变得无法阻挡。她甚至看到小学生们站在家长的车旁边心无旁骛地舔冰淇凌球都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把冰淇凌夺过来咬上一口方能解恨。挣扎几番之后她决定每个周末都买一些零食回家,一是解馋,二则是打消贾维斯的疑虑:贾维斯早在第一个没有零食的周末就发现问题,并已经开始怀疑佩珀是不是因此资金紧张而削减零食预算了。

在贾维斯怀疑之后,佩珀像敏感的鱼群,立刻匆匆忙忙把省钱前线推到贾维斯看不见的地方:付费小说。佩珀几乎在所有的小说阅读平台都注册了帐户并充值了数量不等的积分、阅读金币和阅读券。当她点进一篇网文并兴致盎然地追下去的时候,她从来不会在乎几章之后的付费提醒,一路确认支付点下去,几块钱的花费似乎一点也不显眼。但是当佩珀发现自从上班以来她竟然在看网文和电子书上花了将近一千块钱之后,她把“不要在网文和电子书上氪金!!”写在便签纸上贴满了她能看见的所有地方。

但是小说还是要看的。佩珀决定只看那些免费的部分,不管一篇小说写得如何好,只要收费,她就果断放弃。为此,她已经放弃了大部分她追了很久的连载文。没关系,我可以等它们完结了然后总会有人出免费文包。佩珀这么安慰自己。她时刻注意她加入的网文读者群,等待有人分享完结文包,但是,文包还没有等到,她先被群成员无休无止的情节讨论和剧透烦个半死。那些可怜的群成员没错,而且建群的目的就是情节讨论,佩珀知道,但是那些有钱看文的人能不能体谅一下因为种种原因不能看文的人,然后闭嘴一会不剧透呢?

佩珀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变成了学生时代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能及时看更新的时候,她是一个在群里大声嚷嚷刷屏讨论剧情的人,觉得所有自己不去看更新还不许别人讨论的人自私敏感无理取闹,让别人迁就自己;看不到更新的时候,她则想让所有讨论剧情的人闭嘴直到自己看了更新,觉得那些大声剧透的人幼稚炫耀不体贴别人,大喇喇的不知羞耻。

佩珀感慨又愤怒地翻了个白眼,把她加入的读者群全部屏蔽,发了几条抱怨的微博之后决定再也不看网文这种浪费时间、徒引争端还没有用处的东西了。

佩珀打发时间的新方式变成了阅读正统文学。正统文学较之网络小说,佩珀认为其最大的优点就是全部完结并且无需付费。她乐滋滋地啃下了许多以前她不屑一顾的大部头书之后,觉得自己的人生仿佛都得到了升华——那些她以前喜闻乐见的东西怎么都如此肤浅、庸俗,而她现在的追求简直高贵优雅英明神武,她的决定为何都如此正确?佩珀终于找到了她满意的娱乐活动。

【tbc】

评论
热度 ( 1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