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尼】竹林中08

CP:贾维斯X托尼斯塔克

级别:18

备注:普通人AU  律师!贾维斯X总裁!托尼斯塔克

详细警告见01

--------------------------------------------------

【08,负和博弈

这是一条黑漆漆、阴沉沉的贫街陋巷。弗莱迪站在巷口哀叹,对自己将去做的任务失望至极。她打量着墙上的涂鸦,跨过地上的空易拉罐,大步走上摇摇欲坠的铁楼梯,径直来到二楼最里面那扇门前。木门和纱网在她的摆弄下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然后,咔嗒一声过后,木门向里面弹开,露出一间浸在黑暗和灰尘中的小公寓。

史蒂夫罗杰斯走上楼梯时,有些愉快地好奇于今天他的室友詹姆斯巴恩斯居然比他更早回家。“巴奇?”他推开门,把钥匙和几枚硬币扔进门边的碗里,发出一阵清脆的叮咚声。

“下午好,罗杰斯先生。”弗莱迪大模大样的坐在沙发上,对罗杰斯露出一个美艳的笑容。

罗杰斯抿紧嘴唇,似乎在思考如何回答。他的身体已经先于语言做出反应,他退到门边,把购物袋放在地上,双手在背后摸索着桌子下面的雨伞桶。但他什么也没摸到。

“您是在找它吗?”弗莱迪眯起眼睛,笑得更开心了,从沙发垫子后面摸出一根沉重、光滑的棒球棍。

“你是谁?”罗杰斯的瞳孔收紧了,他双手攥拳,愤怒地质问,“女士,您私闯民宅了。”

“我叫弗莱迪,是一名律师。”弗莱迪甜甜的说,把棒球棍竖在两腿之间,绞紧了大腿夹住它。“我对您并无恶意,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您能帮我个忙。”

“抱歉,女士。”罗杰斯的态度软化了一些,他飞快地瞟了一眼弗莱迪夹着棒球棍的大腿。“但是我想不出像我这样……贫穷且瘦弱的人如何能帮到你这样的漂亮女士。”

“相信我,只有你能帮我了。”弗莱迪说着,递给罗杰斯一台平板电脑。

罗杰斯点亮了它。那是一段视频,似乎是一段公路的监控录像。看到那个画面的,罗杰斯的手立刻剧烈地颤抖起来,几乎要把平板电脑摔在地下。但他铁青色脸色,用另一只手点开了视频。

公路一端驶来一辆摩托车,上面坐着两个男孩。开车的男孩带着头盔,看不清容貌,身后一个浅色头发、瘦小的男孩紧紧搂着他的腰,似乎在痛快地尖叫。摩托车并非直线行驶,而是在这一段路上来回逡巡,飞快的划着8字圈。后座上的男孩不时高喊、大笑,似乎在催促戴头盔的男孩。这时,一辆汽车,前面挂着耀眼的“斯塔克001”牌照,把这条小公路填得满满当当的,从对面飞驰而来。

记忆为罗杰斯补充了那一瞬间的慢动作。他和巴奇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辆汽车冲过来,巴奇甚至让自己的手从车把手上脱了胶。车前灯让他们头晕目眩,但是预想的疼痛却没有到来,反而是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和一声巨响。巴奇赶忙调转车头,飞奔回声源:那辆汽车冲出公路,撞在几米外的一颗大树上,车头凹陷、车身变形,破碎的风挡玻璃撒了一地。副驾驶坐上的夫人满头鲜血,一动不动地歪在一边,似乎已经死了。而驾驶坐上的先生也被玻璃划伤,但他挣扎着想要推开车门爬出车外,看到两个肇事者靠近,便求他们救救他的妻子。

“那女的活不成了。”巴奇脱下头盔,死死盯着汽车的残骸对罗杰斯说,他的声音剧烈的颤抖着。

“那我们怎么办?我们杀了人,会坐牢的!”罗杰斯带着哭腔地对巴奇说。

“我不知道。”巴奇绝望地说,“是我杀了她,我开的车……”但是一股奇怪的勇气从绝望中滋生出来,像是在淤泥中忽然绽放处一丛火焰的花。巴奇慢慢靠近还在挣扎着爬出车外的男人。接着,他抱起男人的头,狠狠地向方向盘砸去。

罗杰斯仍能轻易地回想起他那时的尖叫声——他觉得他自己的耳膜永远的被那尖叫声撕破了,头骨碎裂的咯吱声伴随着尖叫声永远在破碎的耳膜中回荡。

最后,罗杰斯捡起路边的一块石头,打碎了悬挂在他们头上的监控器,屏幕彻底黑了下去。

“如何?”弗莱迪柔声问。“我觉得这里面这两个人看起来非常像您和您的舍友,我想我有必要让两位确认一下。”

罗杰斯眯起眼睛,狠毒地瞪着弗莱迪。“你想要什么?”他声音嘶哑地说。

“你知道,最近你们好像身陷另一桩杀人案。与你们同时在场的人,毫无疑问,就是这场,”弗莱迪指指平板电脑“‘事故’中两位死者的儿子,安东尼斯塔克。”

“你想要什么?”罗杰斯又问。这次他的声音流畅了些,他抱起双臂,后退了一步。

“据我所知,小斯塔克以为他父母死于一场‘事故’。你说如果我把这段视频发给他,会怎么样呢?”

罗杰斯的瞳孔收缩了一点。“你不会。”他轻声说。

“这取决于你是如何给那天电梯里的事情定性的了。”弗莱迪甜甜地笑起来,“一场事故、一场谋杀似乎不太可能,毕竟监控视频显示,你同伴的手接触了死者头部,就像小斯塔克的手碰到了关门键。所以,两场事故,还是两场谋杀?”

罗杰斯顿了几秒。“事故。”他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太好了!”弗莱迪高高兴兴地说,“您介意现在对我讲讲那天在电梯里发生了什么吗?”

弗莱迪回到办公室后,不必要地重复听了很多遍罗杰斯的供词。罗杰斯说的已经足够证明弗罗斯特女士的证词无效了,即便弗莱迪找不到巴恩斯也不会影响案件的走向。

整个楼层空无一人,贾维斯此刻大概已经去了斯塔克大厦陪伴他的小委托人。弗莱迪贴在玻璃隔墙上看着公共区,青白色的灯光给那浅色木桌椅镀上一层金属光泽。不知是谁把空调关了,四月的寒气透过玻璃幕墙渗进来,弗莱迪抱紧了自己的肩膀,她的呼吸在光滑的玻璃隔墙上氤氲出一大团细细的雾。弗莱迪凝视着这团雾,在上面画了个问号。

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置那段揭示了托尼父母死亡真相的监控视频,她任那视频躺在平板里、平板躺在桌子上,好像这样就可以推开这烫手山芋。她本以为泽莫是一条死路,幻视却在那个人的云存储器中发现了这段出人意料的视频。有了它,收买罗杰斯和巴恩斯的工作确实一片坦途,但弗莱迪宁愿自己从来没有看过这段视频。

这样她或许就不需要像现在这样,在揭开托尼最痛的伤口和欺瞒他之间做选择。

她跟随贾维斯工作三年,之前作为检察官工作得更久。她自认已经作过太多卑鄙的勾当,见识过太多无耻的行径,却从没有一次像是现在这样让她犹豫不决。似乎不管她如何抉择,不是把一个涉世未深的青年推进怀疑和欺骗的陷阱,就是打碎一场体面的追念、刺伤一颗还未痊愈的心。

弗莱迪慢慢走到办公桌前,把玩着那台平板电脑。所以她讨厌小孩、讨厌年轻人,喜欢那些已经能熟练运用各种面具和手段的成年人。她这么嘟囔着,登陆进入一个匿名邮箱,把视频发给托尼。

 

“晚上好,斯塔克先生。”佩珀波兹抱着圣十的收购可行性报告走进来,把托尼点的咖啡放在托尼手边。“您的邮箱里刚刚发来一份匿名邮件,没有标题,含有一个视频附件。您现在看一下吗?”

“先不了,记一个待办事项,明天审判之后我再看。”托尼蜷缩在宽大的转椅里,双手捂脸,他的声音闷闷地从指缝里传来。“我现在没有心情处理新项目。”

“好的先生。您要的圣十的收购案我拿来了,您要现在看吗?”佩珀犹豫着问。

“看啊,放这里吧。”托尼拿开手,兴致盎然地看着佩珀把文件放在桌子上。“这算是我最近能想到最好的事情之一了。”

佩珀忍不住哼了一声。“我表示怀疑,斯塔克先生。”她激烈地补充道:“斯塔克集团的法律部门集结了大量业内顶尖且熟悉军工业、机械、科研等专业领域的优秀律师,完全能满足日常需要。此次请圣十律所也主要看重它在后期公关方面更有经验,但是从专业水平上,依我看来,圣十整体低于公司法律部。收购圣十实在不是高性价比之选,也毫无必要。”

托尼点点头,受到鼓励的佩珀有些得意地继续下去:“况且圣十目前经营状态良好,且无意与集团合并,因此价格不太好谈,如果强行收购必然会导致公司资金大量流失。”

托尼十指相对,抵着下巴,思索着说:“那在法律部找几个信得过的人,去查一下圣十的案子,照他们的作风,重点看看取证程序,仔细查肯定能查出问题。没有问题也可以制造一些,那就找一些老案子。让他们停业接受审查,贾维斯现在经济亏空严重,那几个合伙人也不像是能贡献多少的样子,圣十撑不了几个月。那时候我们不仅可以收购,价格也好看。”托尼转过椅子,得意地对佩珀露齿一笑。“我相信你的组织能力,不要让任何人发现,好吗?到时候我们不仅可以得到一个独立律所,还能得到贾维斯。”

佩珀目瞪口呆地看着托尼,她蓝绿色的眼睛里闪动着惊恐和失望。“这可不是得到他,先生,而是打碎了他的心。”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