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尼】看到尾巴了!01

CP:贾维斯X托尼斯塔克

级别:全年龄

备注:520表白日贺文  (没有任何考据强行甜的)傻白甜向  含有部分HP世界crossover

永恒的荣耀属于原作者和演员,只有OOC属于我

【01,

贾维斯有个秘密。

他被奥创粉碎,又消失在上传到实体的过程中,他以为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幸运地回到他的先生——托尼斯塔克身边了。

不过显然,这一次他大错特错。

他是被一阵奇怪的搅动惊醒,那种感觉就好像他浑身变成了某种柔软的游丝,随着一个发光发热小棍在一个盆子里打转。贾维斯睁开眼睛,看到了一双柔美的灰蓝色圆眼睛,眼睛的主人是一个有着一头柔顺火红头发的姑娘。

“您好。”贾维斯客气地说。

“唔……您也好。”红发姑娘显然被吓到了,不过还是有些害羞的回答道。

她的英国口音让贾维斯松了口气——这一口气让他原地飘了起来,红发姑娘吓得后退了一步,喊着弗雷德和乔治跑了出去。贾维斯看了看自己,他现在似乎有了一个人类的形状,不再是数据球的样子,这让他很高兴。不过现在的他是由一缕白色的、像是烟雾一样的东西组成,并且那一缕烟雾正是从一个古色古香的精致圆形大盆里冒出来,而那个盆里还旋转着许多向他一样的烟雾。贾维斯伸出手戳了戳自己的脸,没什么感觉。不过他发誓他觉得自己听到了一种手指陷进粘液里、然后又拔出来的声音。

——噫……真恶心。贾维斯想到,然后才发现自己和原来最大的不同:他的思维方式变化了,他不再像一个人工智能那样依靠数据感知世界,他现在像一个活生生的人类那样的思考。他的视域变窄了,他不能同时看到听到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一切。但他现在可以感受到阳光,感受到木地板的温暖,感受到旁边架子烟雾缭绕的银器发出的嗡嗡震颤。

他变成了一个人,虽然是个没有实体的人。

还没等贾维斯为自己高兴,一阵故意压低的兴奋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红发的姑娘带着两个年长一点的红发双胞胎男孩走了过来。“我就说不要让你们偷偷溜进邓布利多的办公室!现在我们有大麻烦了!”她说。

“哇哦!”“冥想盆里长出了一个人。”两个男孩围绕着他,动作一致地抱着双臂偏着头兴致勃勃地打量着他,默契十足地说。

“您们好,我叫贾维斯。请问这是哪里?”贾维斯依旧彬彬有礼。

“我没听错吧?”“居然有人不知道霍格沃茨,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学校?”两个男孩做出了一模一样的浮夸的惊讶表情。

“我叫金妮韦斯莱。”只有那个红发姑娘和和气气地回答道,笑容里还带着几分羞涩。“他们是我的哥哥,弗雷德和乔治韦斯莱。”

“很高兴认识您们,韦斯莱小姐和先生。”贾维斯说,“不过我想我并不属于这里……我在找一个名字叫做托尼斯塔克的人,请问您们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三个孩子齐刷刷地摇了摇头。贾维斯有些失望,叹了口气。“我是他的管家。”他想了想,避重就轻地说。

“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乔治问。

“我不知道。”贾维斯回答,“先生,就是托尼斯塔克,正在做一个实验,我在实验中昏迷了,醒来之后就变成了这样。”

“那这个实验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进行的?”金妮问。

“2016年,美国纽约,曼哈顿区。”贾维斯说道,这一串字词落地的时候,他感到一阵轻微却让他难以忍受的牵扯般的刺痛。

“哇哦,那你是来自未来的人!”弗雷德说。

贾维斯瞪大了眼睛。“现在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乔治忽然弯下腰,行了个华丽的礼:“欢迎来到1994年的伦敦!”

 

“我得回我自己的世界去。”贾维斯坚定地说。

“那你得先从冥想盆里出来。”弗雷德没好气地反驳道。

经历了刚才贾维斯听到时间和地点后莫名其妙的情绪爆发(那是一场几乎毁了邓布利多半个柜子的灾难),三个人好不容易手忙脚乱的把柜子表面上复原之后,两个男孩子对贾维斯的态度急转直下。

“我们快要没时间了。给画像施的睡眠咒马上就要失效了,我们可不知道怎么把你弄出来。”乔治说。

贾维斯眨了眨眼睛,双手撑着冥想盆的边缘,把自己的提起来——于是那些白雾变出了一双长腿——然后整了整身上的西装,从冥想盆里迈了出来,跳下桌子,站到三个孩子身边。

三个孩子惊讶地长大了嘴巴,目瞪口呆地望着贾维斯。

贾维斯温和地笑了笑,拍拍乔治的肩膀:“走吧。”

“我知道我们要找谁了——皮皮鬼!贾维斯是个幽灵,但是皮皮鬼能让一个幽灵有实体!”乔治一拍自己的脑门,跳起来拉着他的双胞胎兄弟和妹妹跑出了邓布利多的办公室。

几分钟后,他们发现了在厨房后面的储藏室里把盐倒进糖罐的皮皮鬼。

“嘿!皮皮鬼!我们给你找了个好活儿!”弗雷德抬起头喊道。

穿着一声可笑的橘红色西装的皮皮鬼根本没有理会他,随口哼着一首听上去像是“韦斯莱家的小崽子”的难听小曲就要飘出去。

乔治一挥魔杖,一缕白色粉末想箭一样准确地戳进皮皮鬼嘴里(注1),皮皮鬼猛地呛住了,咳嗽了几声,一个转身飘到三个孩子面前,凶恶地呲起牙:“小伙子和小姑娘们,恭喜,热闹了皮皮鬼大人,今天晚上有你们好看了!”

金妮一把拉过了身后的贾维斯:“嘿,皮皮鬼,你知道他是谁吗?”金妮意味深长地顿了顿:“他是血人巴罗(注2)的美国亲戚。难道你想让巴罗大人知道你对他最亲密的亲戚不敬吗?”

皮皮鬼打了个冷战。“好吧……什么事?”

“这位高贵的先生需要一个身体。”乔治说,“你要给他一具活人的身体。”

皮皮鬼飘了过来,凑近了贾维斯——贾维斯感到一阵寒冷——仔细的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然后,他回到贾维斯面前,捏了捏贾维斯的脸,后退一步,裂开嘴露出一个狞笑。“这位先生现在由纯粹的记忆组成。而这些记忆能显示他的样子,说明他在别处有实体。他只要找到他的实体就行了。”皮皮鬼说完,一溜烟飘走了。

 

“也就是说,我们要先把你送回纽约。”金妮抱着双臂,坚决地说。

“可是我们都不知道纽约在哪儿!”弗雷德说。

“哦,这个我知道,”贾维斯说,“你们只需要把我送回伦敦就行了。”

乔治笑了:“这好办,我马上就给汤姆说一声,你用飞路粉飞到他那里去,出了他的酒吧,你就到伦敦了。”

三个孩子带着贾维斯回到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偌大的房间里空去一人。

弗雷德点燃了炉火,投了一把亮晶晶的粉末,炉火瞬间变成了一人多高的绿色火焰。

“汤姆?”弗雷德叫道。

一个光秃秃的小老头的脸出现在炉火中,对弗雷德露出一个嘴角咧到耳根的笑容:“弗雷德少爷。”贾维斯却被这个人吓了一跳,站在弗雷德身后,不确定的望着他。

“汤姆,这位是贾维斯,”乔治指了指身边那一团白雾,“他的一个实验出了岔子,迷了路,闯到霍格沃兹来了。我们得把他送回伦敦,到了伦敦,他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了。”

汤姆点了点头。“当然了,乔治少爷,您让他到我这里来就行了,推开门就是伦敦!”

弗雷德为贾维斯让开了路:“迈进火焰里去,然后大声说‘破釜酒吧’,然后你就到了。剩下的事交给汤姆就行了。记住,一定要说得又响亮又清楚!”

贾维斯顺从地走进火焰,向紧张地看着他的三个孩子眨眨眼睛,露出一个微笑。“谢谢你们……”他说。

然后,他大声说出了破釜酒吧的名字,一阵暖融融的绿色火焰吞没了他……三个孩子不见了,贾维斯消失在了旋转的飞路网中。

 

贾维斯踉跄两下,从壁炉里跌了出来,撞在一张桌子上,打翻了一杯黄油啤酒,引起了一片不大不小的骚动。

“您是?”汤姆走过来,疑惑地问。

“您好,我是贾维斯。弗雷德和乔治韦斯莱向您引荐过我。”贾维斯和气地对这个有些吓到的老头说。

汤姆顿时瞪大了眼睛。“可是那是12年以前的事情了!而且我以为你是一缕白烟!”

这下子轮到贾维斯惊讶不已了。“可是……”

“当时两位韦斯莱少爷向我引荐您之后,您并没有出现。不久炉火就熄灭了,我还以为这又是两位少爷的恶作剧……没想到您真的出现了,还变成了一个活人,不过是在十二年之后……这个世界真是奇妙啊……”汤姆絮絮叨叨地说着,贾维斯却觉得前所未有的轻快:或许是某种他无法理解的魔法,不过他回到了他所在的那个时间,他所在的世界。

“的确非常奇妙,谢谢您的款待。”贾维斯说,“不过我想我得赶紧回家了,毕竟晚了十二年……请问我该怎么去伦敦?”

“当然,”汤姆笑了起来:“您可是让您的家人等了好久……推开门就行啦,推开门,走出去,就是伦敦。”

贾维斯再次向汤姆道了谢,走出了破釜酒吧。

清晨逐渐熄灭的灯火和拥挤的车流扑面而来,贾维斯不禁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正是他所熟悉的、他的世界里的那个伦敦。贾维斯回过头,却根本没看到他走出来的那个小门,破釜酒吧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此刻对拥有了活人的身体的贾维斯来说,只有一件要紧的事:

先生,我回来了。

【tbc】

注1:这里乔治用的就是hp3里莱姆斯把一个纸团戳进皮皮鬼鼻子里的那个咒语……皮皮鬼拿学生没办法的样子看一次笑一次啊!

注2:血人巴罗,斯莱特林的常驻幽灵,也是皮皮鬼最害怕的幽灵。

评论 ( 22 )
热度 ( 77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