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切的华夫森

昵称来源于相公公对我口红色号的评价。
我才不要死呢,我至少要活到我的胶带都用完!
哼!(¬へ¬)

【贾尼】看到尾巴了!03(完结篇)

CP:贾维斯X托尼斯塔克

级别:全年龄

备注:520表白日贺文  (没有任何考据强行甜的)傻白甜向  含有部分HP世界crossover

永恒的荣耀属于原作者和演员,只有OOC属于我

终于写完了!就让妮妮带着耳朵和尾巴吧!十分可爱!以及赶上了炮总生日!开心!

-------------------------------------------------------

【03,

贾维斯现在很后悔他把自己的秘密保守得那么好。

当他和他在“霍格沃茨”遇到的三个孩子走在古色古香空无一人的走廊上时,那个叫弗雷德的孩子忽然戳了戳他(虽然他感觉不到,但是能看到呀),小声对他说:“嘿,哥们儿,你看起来有心事。需不需要老哥我帮你一把?”

贾维斯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弗雷德挑了挑眉,那火红色的眉毛几乎要消失在发际线里了。“你是不是有心上人啦?还没追到手?”说着,他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韦斯莱魔法把戏坊帮你搞定!我们这里有最好的爱情魔药,只要一滴,保证你的心上人对你死心塌地!”

“可是……”贾维斯小声说。

弗雷德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我知道你没钱,哥们儿,不过那不重要。我们可是热情好客的韦斯莱!我可以把爱情魔药的方子给你,只要你帮我们韦斯莱魔法把戏坊在纽约那边做宣传就行。”

贾维斯想了想他的先生。那个时候他以为他的先生一定会答应他的表白,他需要担心的是另一件事。于是他摇了摇头,义正辞严的说:“我想爱情这东西还是我自己追求的好。不过,你们有没有什么比较狠的,报复不听话的人的东西,最好是那种不会杀了他,但又可以让他永远都不会来找麻烦的东西?”

 

唉,现在贾维斯宁愿当时要了那份爱情魔药,而不是什么可以让人变成猫的“复方汤剂(3)”。

谁会预料到他的先生在接受了他的表白之后依然不咸不淡,对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一点关于情侣的暗示都不给他呢。贾维斯甚至怀疑托尼不过是碍于情面,不想扫了刚回来的他的兴致才答应了他的表白。

事实上,贾维斯觉得托尼完全不需要为了自己表白而烦恼,也根本不必委屈求全答应了他。即便托尼不接受他的表白,他依然会留在托尼身边——在贾维斯看来,能够陪伴托尼,不管以什么样的身份,都足够好了(当然,情侣最好)。看到托尼这一段时间以来的表现,贾维斯觉得托尼或许只是不愿意让他们之间的相处变得太尴尬,所以总是不好意思开口说出拒绝的话。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贾维斯认为自己也无权享受着托尼这种对待撒娇的小孩子一般的有意纵容:他应该是主动提出来结束这种绑定的一方。

不过……现在除了这件事,贾维斯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陪伴他的先生这么多年,贾维斯对托尼面临的各种各样的危险早就见怪不怪了。不过司空见惯并不代表着不担心,从前,每次先生遇到危险时他的运行总是会带来额外的热量,现在贾维斯知道人类将这种热量定义为愤怒。他需要一个不大不小、无伤大雅地报复,最好能把这些危险(尤其是来自于人类的,贾维斯听说了美国队长在西伯利亚对托尼所做的一切之后失去了对他和对大部分人的信任)消弭于萌芽之中。

所以贾维斯向弗雷德和乔治要了复方汤剂,据说是一种相当危险的魔药。那个小姑娘金妮,信誓旦旦的表示两年前这种魔药把她最好的朋友变成了一只猫(注4)。在贾维斯有些惊恐的询问下,他知道了那个姑娘最后好不容易变回来了,不过那种让她变回来的魔法只有一个叫庞弗雷夫人(注5)的巫师懂得,鉴于贾维斯要报复的人,主要是那些让托尼头疼的人,应该不会恰好能来到这个世界,变成猫这种事情在贾维斯的世界里相当于无解。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苦,不过这个效果完全可以让贾维斯满意了。

贾维斯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从各种稀奇古怪的地方收集齐了配置复方汤剂的材料:听听,草蛉虫,去了口器的蚂蟥,流液草还要满月的时候摘的,双耳草粉,双角兽角粉,非洲树蛇皮,只有粗锑、氯化铵、硝石、汞和铁听起来还比较正常。不过这些东西的组合……想想都觉得恶心。相比之下,贾维斯觉得最后要加进去的一根猫毛似乎都变得可爱起来了。于是,收集全了材料之后,又过了二十一天,复方汤剂此终于大功告成,贾维斯在大厦楼下的花坛里找了一直深棕色的野猫,拔下几根毛,扔到那一大桶刚刚熬好的复方汤剂中。

贾维斯才从复方汤剂的蒸汽中直起身子,托尼就推开门走了进来,连一点藏起魔药的时间都没给贾维斯留。

 

托尼满怀心事地绕过高高兴兴围着他打转的笨笨,慢慢踱到贾维斯面前。“原来你在这儿,我找遍了大厦的办公区,都没有找到你。”托尼摊了摊手,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

“我永远在此为您服务,先生。”贾维斯抬起头,温柔地笑着回答道。他太熟悉托尼这样的笑容了:黯然神伤、欲言又止,这种表情并不适合出现托尼那本该意气风发的脸上。

托尼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看着贾维斯澄明干净的蓝眼睛,却忽然停了下来,换成了另外一句话。托尼还是想再给自己,也再给贾维斯一个机会。“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他问。

贾维斯叹了口气。“果然瞒不过您,先生,我确实有话想对您说。”

贾维斯顿了顿,坚决地开口:“我们还是分手吧。”

托尼惊讶地抬起头,对上贾维斯坚定眼神和抿紧的嘴唇,于是托尼知道他们的关系肯定没有回寰的余地了。每一次,每一次贾维斯露出这种表情,不管是在他打算吃第三个芝士汉堡的时候,还是在他连续工作七十二小时不肯睡觉的时候,他总是最后妥协的那一个,不管贾维斯对他说什么,他都照单全收。

这一次,也不会有什么例外。

托尼眨了眨眼睛,垂下头。“既然你觉得应该分手,那么我们就……”

托尼巧克力色的大眼睛里流动着的破碎的光芒像一把碎玻璃揉进贾维斯的心脏,瞬间爆发的疼痛让他几乎顾不上冷静:“可是,您不觉得我们的问题就出在这里吗?”他咄咄逼人地向前探着身子,蓝眼睛放射出骇人的冷光,似乎要把托尼戳穿。“交往也好,分手也好,每一次都是我提出来,然后您默认,或是认为我觉得可以就可以。但是,一段关系开始或是结束都是双方的事,您为什么不说,您的意思是什么呢?”

“我的意思?”托尼后退了一步,有些紧张地看着贾维斯,喃喃重复道。

“没错,您的意思。这正是我们的交往中缺少的东西。我很高兴您能接受我的表白,成为您的伴侣也是我一直以来唯一的愿望。但是从我们开始交往,您似乎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想要跟我关系更进一步的迹象,反而有些时候还会逃避我,不知道如何跟我相处。如果您一开始就不情愿,为什么要答应我的表白呢?您是怎么想的呢?”

托尼闭上眼睛:“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我作为人类的时间远远比你长。所以,我比你对人类感情和思维的复杂有着更深刻的认识,我见过太多一开始认为自己能一生只爱一个人的人中途反悔。你还没有体会过这个世界美好和人类感情精妙复杂,但是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你真正爱的人或许不是我。”

贾维斯看着他,神情复杂的笑了笑。“您竟然是这样想的吗……我十分确定我爱您,就请您告诉我,您的感情。”

托尼那总是高速运转的大脑此刻一片空白。所有的念头,所有的计算和担心都溜走了,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一句带着醉意的话:“我想和你上床!或是接吻,或是……随便什么都好,只是……靠近我,亲近我,我一点都不想和你分手,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托尼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终于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短短的一句话,以降调结尾,却好像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他撑着桌子,急切地寻找什么东西能让他吃一口或喝一口——然后他看到贾维斯刚刚在摆弄的那一大桶饮料,明亮的棕色,冒着热乎乎的蒸汽,看起来味道不错——托尼端起塑料桶,狠狠灌了一口。

“先生——!”贾维斯这才反应过来托尼做了什么,发出一声被踩了脖子一样的惨叫。

托尼上一秒还有些疑惑地看着一脸悲痛欲绝地冲过来的贾维斯,下一秒一股强烈的恶心和不舒服便贯穿全身,他倒在贾维斯伸出的臂弯中,脸贴着贾维斯温热的胸膛。

“这是……什么?”不过托尼现在无心享受自己男友的完美身材,他挣扎着问,觉得自己的头顶和尾椎骨处有什么东西正在鼓胀着要冒出来。

“……能让人变成猫的魔药。”贾维斯咬了咬牙,心一横说道。

“……”托尼简直无力吐槽了,“这应该不是为了我准备的吧?”

“不是,先生,这是个意外。”贾维斯说,他的蓝眼睛里蓄起一汪泪水,透过这闪亮的泪水,托尼可以看到自己头顶上冒出了一对猫耳朵,身后也长出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所幸托尼的不适感很快就停止了,他只是长出了猫耳朵和猫尾巴。但是不幸的是,贾维斯也不知道任何可以让猫耳朵和猫尾巴消失的办法(外科手术?想想都觉得吓人)。实际上,贾维斯觉得这一对棕色的薄薄的灵动耳朵和毛发柔软油亮十分好摸的尾巴和他的先生的发色还挺相称的。

但是托尼显然不那么觉得。几个小时了,他一直在实验室焦急的转圈,双耳警觉的动来动去,尾巴也不停来回甩动。“我该怎么办?”他十分沮丧,也拒绝走出实验室或是让佩珀、哈皮或罗迪进来:“我会被他们嘲笑到死!”

“贾维斯!全都是你的错!”托尼怒吼道。

贾维斯摸了摸鼻子,悻悻地低下头。“对不起,先生……我会对您负责的。”

托尼听了,却忽然笑了起来。“一辈子对我负责?”

贾维斯坚决地点点头:“一辈子对您负责。”

托尼凑上来,吻了吻贾维斯的脸颊:“虽然没有戒指,不过我宽宏大量,也算你求婚成功,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该策划个婚礼?”

贾维斯瞪大也眼睛:“先生……?”

“唉,算了……先从学会叫我‘托尼’开始吧。”托尼说着,拉低贾维斯的头,用嘴唇堵住了贾维斯那句脱口而出的“托尼”。

【fin】

注3:复方汤剂,一种魔药,只需要在汤剂里加一根目标人物的头发,它可以让一个人变成目标的样子,并维持一个小时。

注3:即hp2里赫敏喝了复方汤剂长出猫耳朵和尾巴的情节。

注4:庞弗雷夫人,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校医


评论 ( 4 )
热度 ( 47 )

© 亲切的华夫森 | Powered by LOFTER